123 Street, NYC, US 0123456789 [email protected]

瑞信資訊

歷史小說

o2hy3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 txt-第339章 爾虞我詐,明中官讀書-rb3os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邵鹏被带到了武媚那里。
武媚还在产后的调养中。
他站在寝宫外,张天下看了他一眼,进去禀告。
晚些,张天下出来。
“昭仪说……”
周山象就站在寝宫门内盯着邵鹏的一举一动,甚至连眼神都没错过。
邵鹏束手而立。
“你原先在百骑为陛下效力,犯错之后,昭仪听闻你与武阳伯颇为亲密……”
邵鹏这才知晓自己为何能逃过这一劫。
王皇后和萧淑妃在宫中闹腾了几年,宫中但凡有些前途的都站队了,武媚作为后来人寻不到几个心腹。
于是她把目光转向了宫外。
邵鹏这些年一直在百骑,相对而言很是可靠。
“昭仪从陛下那边救下了你。”
“奴婢多谢昭仪。”
张天下拱手,“此后还请邵中官多看顾。”
邵鹏一怔,“咱哪敢?”
他不敢相信……
里面传来了武媚的声音,“阿弟说你是个忠心耿耿的,好生做。”
邵鹏没想到……
他是戴罪之人,来到武媚这里最多是打杂。
可没想到武媚竟然把一宫之人都交给他管理,这份信任,这份恩情,让他毫不犹豫的跪下,“奴婢……”
无需更多的语言,滴落的泪水证明了邵鹏的感激。
里面的武媚坐在床上,周山象进来,低声道:“邵鹏落泪,感激零涕。”
武媚笑道:“平安曾和我说,邵鹏此人颇为可靠,重情义!我就是看中了他的重情义!”
情义她能不断的施给邵鹏,无需多久,这人就能对她死心塌地。
她突然问道:“百骑换了谁去监控?”
周山象说道:“不知。”
“希望不是一个让平安挠头的。”
……
值房里。
明静看着贾平安。
程达觉得气氛不对。
他没有参与审讯明静,不知道这个‘男人’就是当初到火药作坊偷东西,引得贾平安和兵部大闹一场的罪魁祸首。
但他觉得明静看贾平安的眼神不对劲。
不是什么审视,而是恼怒。
某在这里不对吧?
程达难得的醒悟了,起身道:“某肚子疼。”
等程达屎遁后,明静突然噗嗤一声就笑了起来,“我去了贾家,你敞开书房让我进去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看穿了我。”
贾平安笑了笑,“你骗了某!”
明静神色微变,“你不会让一个陌生人进书房ꓹ 任由她去看新学的书籍。那些书籍在外界压根就没有,你为何给我看?”
“因为你长得美。”贾平安笑的很邪恶。
明静不禁想起了自己被阿福抓烂了胸衣的事儿ꓹ 可贾平安当时就一个评价:好小!
这人说谎不打草稿。
“你何时察觉到了我不妥?”明静真的不明白,“若非如此,我会一直在贾家待着ꓹ 而不是来百骑和一群男人厮混。”
李治想弄清新学的底细,让明静来卧底ꓹ 这事儿无需解释。但贾师傅何等人,明静这等身手的人他只是随意招揽ꓹ 竟然就拉回了家中。
这也太不值钱了吧?
呵呵!
贾平安觉得这个女人高估了自己ꓹ “火药作坊乃是大唐的要地,兵部在那里看守严密,可你当日进去时,百骑那两个轮值的却恰好不在……你以为某执掌百骑是空架子吗?”
明静面色微冷,想起了那时候贾平安的模样,分明就是对自己的身手颇为震惊。
原来都是假的!
那一切只是贾平安的忽悠。
贾平安见她怒了,就笑了起来ꓹ “能让百骑作为内应……那也就罢了,某想试探一番ꓹ 就把你拐到了贾家ꓹ 若你真是女冠ꓹ 那你不该进某的书房。可你却进了。拿着书看的毫无忌讳ꓹ 唯一的解释……”
他看着明静,“你奉命而来ꓹ 其中一个任务就是看看新学有什么ꓹ 所以某知无不言。”
明静想起自己当时翻看贾平安编写的书时是那么的容易ꓹ 当时她还以为贾平安是被自己的美色迷住了。
“你在骗我!”女人哄骗男人,觉得志得意满ꓹ 可最终却得知男人一直在看自己演戏,那种感觉……
太羞耻了!
“某提醒过你!”
“何时?”
贾平安笑了笑,觉得这女人自作聪明,“某说心不静当出世。在红尘中修炼的不是高人,就是心不诚。你……心诚吗?后来你问某为何滞留红尘,某说某喜欢红尘……这是在告诉你,某知道你不是方外人,你在红尘不是打滚,而是……你本是红尘中人。”
“那你以为我是谁的人?”明静觉得自己被贾平安看穿了,浑身上下赤果果的。
“呵呵。”
贾平安怎会不知,当时他弄了铜钱骗局,本想让明静去,随后她自然会告诉李治。
可当时明静不去,于是贾平安派出了鸿雁。
这便是缘!
明静叹息一声,“你就没有垂涎过我的美色?”
“你是绝色。”贾平安觉得这妹纸自视甚高,“可某见过更美的女人。”
——不管是长腿妹子还是娃娃脸,都能碾压了明静。
明静起身,“从今日起,你我要携手共进了。”
贾平安伸手。
明静皱眉,“你想作甚?”
贾平安说道:“携手共进。”
明静:“……”
贾平安起身,“不想握手?”
明静突然爆发了,“凭什么?”
她从一开始就被贾平安给压制了,觉得憋屈。
但这是装的!
若是她这般容易崩溃的话,李治怎么可能让她来百骑。
所以……
贾平安笑了笑,“你莫要垂涎某的男色。”
他洒然出去。
“呸!”
明静想起了贾平安说的臭皮囊,不禁摸摸嫩脸,“说什么见过比我更出色的女子,谁?”
……
“武阳伯!”
苏荷见到贾平安,就像是想到了金主。
“采花去了?”贾平安接过小背篓,见里面有半篓花。
“是呀!”苏荷拿出一朵花递过去,“你闻闻,可香?”
贾平安嗅了一下,“香。”
“可等到了秋季,就见不到花了。”
苏荷的凶看着规矩了些。
“要不……”贾平安拈着花,“人花如何?”
“什么人花?”苏荷不解。
贾平安笑了笑,“采蘑菇也行。”
苏荷和他并肩而行,“先前有人来了感业寺,寻我问话,一直问明空在感业寺的事,还问了你和明空……”
这是要埋人!
“后来我寻机就出来了,她还在寺里面。”
苏荷很是坦然。
“你在禁苑里再转悠半个时辰,某去看看。”
贾平安进了感业寺,就看到了蔡艳。
“蔡艳!”
蔡艳正在和几个女尼说话,闻言回身。
妖劍仙
“武阳伯!”蔡艳笑道:“倒是巧遇了。”
“你来作甚?”贾平安漫不经心的进去。
他仔细看了周围的人,三个是先帝的嫔妃,两个是感业寺的女尼。
蔡艳摆摆手,五个女尼散去。
“这里乃是先帝嫔妃的居所,皇后很是关切,令我来此查看食宿。”
这个理由无懈可击。
贾平安微笑道:“某若是问出不是呢?”
这是要打脸的意思。
象棋的故事
蔡艳变色,“你想作甚?皇后有权过问这里。”
贾平安冷笑道:“可某是陛下特许巡查感业寺之人!你平日里不来,偏生最近来,是为了寻武昭仪的错处吧。皇后为了寻武昭仪的错处也是辛苦了,你说某去告诉了陛下,陛下会如何?”
皇帝会暴怒!
这是先帝的地方,是你一个儿媳妇能过问的吗?
你过问补给也就够了,派蔡艳去问武媚的错处是几个意思?
蔡艳变色,但依旧倨傲,“你尽可去。”
“陈王还不是太子。”
陈王的册封仪式还没举行,在此之前,李治随时能中止了此事。
闖將 新兵扛老槍
“你在威胁皇后?”
蔡艳抬头,眼神凶狠。
“不行?”贾平安回身准备回去。
皇后和阿姐已经成了死对头,贾平安连面子都无需给。
蔡艳也才将想到这个,她下意识的抓去。
这一下抓到了贾平安的袖子,贾平安挥手,蔡艳被带了一下,踉跄着冲了过去。
扶我一把!
她踉踉跄跄的过去,伸手乱抓。
可贾平安无视了她。
抓!
抓!
蔡艳一把抓住了东西,顿时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然后奋力……
嗤!
蔡艳稳住了,见自家抓到的竟然是裤子。
裤子被她抓烂了些,露出了里面的小腿。
“啊!”
被抓的是不放心跟着来的苏荷,她下意识的一腿。
呯!
蔡艳松手扑街。
苏荷的腿真白!
贾师傅义正辞严的道:“过来躲着。”
苏荷下意识的躲在他的身后。
蔡艳起身,苏荷怒道:“你为何抓我的裤子!”
蔡艳没搭理她,“我错了。”
她对贾平安低头了。
“某为何要原谅你?”
贾平安在盘算着皇后的意思。
“你要如何?”蔡艳抬头,涨红着脸问道。
“叫爸爸。”
贾平安觉得皇后是膨胀了。
蔡艳犹豫了一下,“爸爸。”
爸爸是何意思?
蔡艳不解。
但她觉得定然是羞辱。
贾平安摆摆手,蔡艳怒道:“回头让你好看!”
贾平安一脚。
他发誓自己只是随意的一脚。
在王皇后和阿姐彻底成了对手后,他无需对王皇后那边的人敷衍,所以很是随意。
这一脚踢到了蔡艳的屁股。
蔡艳羞红了脸,“无耻!”
贾平安龇牙。
蔡艳跑了。
“哎呀!可算是走了,不然我还不敢出来。”
苏荷一只手捏着裤子撕开的两边,一手抓着贾平安的衣袖,“武阳伯,皇后回头会不会发火?”
“她肯定会发火。”
“为啥?”
“因为她没男人!”
“没男人为何要发火?”
“火气大。”
“可我为何没火气?”
“因为你喜欢吃肉。”
……
郑远东出了长孙无忌的值房,一路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进了房间后,他坐下,闭上眼睛。
他身体看似安静了下来,可右手却在拨动着手串。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有人敲门。
“进来。”
门外进来的依旧是那个白胖的内侍。
“告诉陛下,陈王册封太子之事他们志在必得,皇后那边……柳奭对长孙无忌低头了,昨日才将在家中宴请了长孙无忌。”
内侍问道:“可有对陛下的话?”
“有,长孙无忌说陛下终究还是稚嫩,竟然用给陈王册封来交换百骑监察长安城中的治安之责。”
“另外,某有一事不明。”
郑远东迟疑了一下,还是说出了疑惑,“长孙无忌为何一直盯着高阳公主?李道宗、执失思力为何也在其中?”
内侍摇头,“此等事你无需管。”
“不查清楚某心中不安。”郑远东说道:“前日某还听到长孙无忌提及了数名宗室……这些不弄清楚,谁知道他们在谋划着什么?”
内侍板着脸道:“不该你问的就别问。”
郑远东垂眸,“某知道了。”
等内侍走后,郑远东悄然出去。
他去寻到了王琦。
“柴令武那边如何?”
郑远东漫不经心的问着。
王琦不喜欢郑远东,见到他总觉得自己要低一头,“柴令武最近经常和外面沟通,特别是房遗爱,还有薛万彻。”
“薛万彻……薛万彻不该。”
郑远东看着有些迷惑。
蠢货!
王琦找到了优越感,“那人蠢。”
电光火石间,郑远东发现了一件事。
在整个谋划中,房遗爱蠢,薛万彻蠢,荆王李元景更是个志大才疏的蠢货……
唯一有头脑的就是柴令武。
为何?
郑远东一路缓缓而行。
“救命!”
郑远东只觉得马儿一停,抬头时,就见一个男子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心中一个咯噔。
这是撞死人了?
可某的马速很慢啊!
郑远东还在懵逼,边上冲来两个男子,其中一个扑在倒地男子的身上,翻他过来,嚎哭道:“老二,老二你怎么了?你醒醒啊!”
另一个男子劈手就把郑远东从马背上揪了下来,“你撞死了人,走,去万年县!”
两个不良人过来,问清情况后,就带走了郑远东。
那两个男子架起倒地的男子,雇了一辆大车,缓缓回去。
“别装了。”
“武阳伯说要装得像,否则回去打断某的腿。”
“那就闭着眼睛。”
……
郑远东被蒙上了双眼,堵住了嘴,等再度见到光明时,贾平安就在身前。
“听闻你给长孙无忌出主意,要弄死武昭仪?”
郑远东心中一个咯噔。
那不过是他随口的一个建议而已,顺着长孙无忌支持王皇后的口吻,给自己加分。
可……
贾平安竟然敢动私刑?
包东取了他嘴里的布团,郑远东喘息了几下,“你敢动私刑?”
“拿鞭子来。”
……
“相公,郑先生被万年县拿了。”
长孙无忌得了消息后,不禁大怒,旋即令人找来了万年县县令朱浩。
“郑远东?”朱浩满头汗,“相公,下官得回去问问。”
他急匆匆的回去问了,再回来时,气得不行,“相公,万年县并没有拿了此人。”
“那他插翅飞了?”
长孙无忌大怒,一茶杯砸去。
呯!
朱浩额头破了,鲜血和茶水顺着流淌下来。
“去查!”
万年县县廨一阵鸡飞狗跳,不良人们全被拷打了一番,可依旧一无所获。
……
“某真不知晓。”
郑远东被打的遍体鳞伤。
“不知道?”贾平安冷笑道:“动刑!”
郑远东觉得不妥,“此事不该百骑管!”
贾平安狞笑道:“百骑有监察长安治安之责,今日你撞伤了路人,随后逃逸,肇事逃逸你可知晓罪加一等?可你……”
他看了包东一眼。
包东怒道:“肇事逃逸也就是罢了,你竟然还打伤了百骑的人,胆大妄为,胆大包天,进了百骑还敢狡辩……”
没有的事啊!
这是……故意的!
郑远东本是聪慧之辈,想到自己的马速这般慢,哪里能撞伤人?
而且百骑来的也太快了些,更像是一个圈套。
是了!
贾平安和武媚姐弟相称,这是为武媚出气来了。
某该怎么办?
自报身份?
那他再也不能留在长孙无忌的身边了。
我是个卧底!
坚韧!
卧底能做到长孙无忌的心腹幕僚,这本事可不是谁都能有的。
“啊!”
皮鞭抽打在身上,郑远东不禁惨叫了起来。
“说!”
贾平安拿起皮鞭就抽。
郑远东明悟了。
冠冕唐皇 衣冠正倫
贾平安这不是想问什么,而是要泄愤。
就算是长孙无忌出面,贾平安也能振振有词的说他郑远东肇事逃逸,还打伤了百骑的人,如此刑罚一番有错?
没错!
你好毒!
……
李治后续才得到了消息。
“郑远东目前就在百骑,贾平安亲自动刑。”
沈丘觉得郑远东就是个倒霉催的,竟然遇到了贾平安。
“他怎么抓的郑远东?”
“说是郑远东撞了人,随后逃逸,百骑的人去抓捕被他打伤。”
李治捂额。
“郑远东再傻也不会逃逸,长孙无忌能轻易解决了此等事。贾平安……这是故意报复。”
不过这等事儿贾平安做的没错。
“你去一趟。”
沈丘问道:“用何理由?”
是啊!
郑远东是长孙无忌的幕僚,李治出手营救,这便是此地无银。
“如此,你夜里悄然去一趟,告诉郑远东安心。另外,把此事告知长孙无忌,他在明日会出手把郑远东弄出来。”
下衙了。
贾平安出了百骑,可转个圈,却带着包东绕到了另一边,从后门进去。
“你在值房里等着,别出来。等某一发信号,你就带着兄弟们冲出来。”
贾平安阴笑着,他先前令人给王琦那边传信,说郑远东就在百骑被拷打。
来吧。
来探望郑远东吧,看看这厮会否吐口,说出长孙无忌的那些秘密。
他也想看看百骑内部谁是内应。
上次明静在百骑得刑房轻松逃脱,贾平安就怀疑有内应。
后来知晓明静是李治的人后,他释然了。
可郑远东呢?
神醫小逃妃
长孙无忌在百骑可有钉子?
挖出来!
贾师傅得意的笑了笑,然后就看到明静进来。
卧槽!
卧槽!
卧槽!
……
晚安前书友们看看票夹,月票、推荐票,爵士来者不拒。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