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Street, NYC, US 0123456789 [email protected]

瑞信資訊

歷史小說

zkvtw精品都市小说 《李逵的逆襲之路》-第602章 瘋狂的奴隸展示-82rpk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
张川面对童贯可不敢摆出李逵的那种盛气临人的面孔,身为将门,还是势力连西北都出不去的将门,张川面对任何一个有京城毕竟的官员都很心虚。
尤其是童贯,这是皇帝身边的人呐!
毒妃傾城:王爺,你被休了!
童贯将视线从远处落到了近处,心头说不出的难受。
为何李逵如此轻易就搞定了一切?
这不现实。
這靈氣要命 塑料炸彈
当他将视线落在京川关的那一刻,他怒了。到处都是残垣断壁,连一间像样的屋子都没有。他甚至还能看到一些生火的痕迹,相比飞廉军的士兵在夜晚只能靠着火来余寒。他指着眼前的破败景象,对张川质问道:“为何京川关还是如此破破烂烂?”
张川见童宦官的表情阴霾的那一刻,心头就开始打鼓了,急忙解释道:“童公公,我们也收拾出了几间屋子,只不过您也知道,京川关在元丰年间修筑过,但是多少年过去了,荒废之后想要修缮已经不可能,好在城墙大部分都能用。只要简单修葺之后,还能做防御。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公公,您不知道,如今我的人手根本就无法照看关隘,外头都是狼,兄弟们夜里都去打狼了。”
“狼?很多吗?”
“太多了,都是跟着羊群和牛群来的。稍不留神,就会有损失。更让下官惶恐的是,我们直到现在也无法知道,外头到底有多少牛羊,只有最金贵的战马数量有所统计。”
张川也不是不想去统计,可惜他手上能用的人手本来就不多。
童贯惊诧道:“就李大人手中的兵马,也做不到将整个草原都劫掠吧?这些牛羊到底是怎么来的,你给我说实话?”
“真的是飞廉军的兄弟们送来的,不过我听说要继续赶出草场。一开始飞廉军送来的牛羊也有限,甚至还有不少受伤的兄弟。可是最近几天,突然一下子冒出来了这么多,甚至还有草原上的牧民往我们这里送牛羊,公公,别的我也不清楚,只能等大人来了再问。”
按照眼下京川关的战马数量,童贯甚至可以让手下的步兵骑上马,去草原。
可这样一来,他更担心了。毕竟河湟之地不小,方圆上千里,他到哪里去找李逵?
突然,张川似乎想到了什么,对童贯道:“还请公公恕罪,有消息称庞将军最近两天会来京川关。到时候问他也是一样的。”
庞万春?
異界之無敵老師
童贯对庞万春的印象不怎么深刻,这是连寒门都不算的草根将军。唯一的特殊之处就是他是太师府的门人。
可即便太师刘葆晟在将门之中,也没多少影响力,更何况一个门人了。
即便庞万春有能力,也不是童贯拉拢追逐的对象。
魔教教主,請小心!
两天后,庞万春带着近三千人马来到了京川关。
童贯看到这一幕,眼角就有点突突。这是带着一半的兵力回来,难道李逵要选择退兵,见好就收了吗?
情劫,步步淪陷 葉陽羽軒
好在他也先见之明,早就安排的德顺军的士卒开始修京川关。监工种建中极其擅长修城统筹,安排的妥妥当当的。
才两天时间,城墙部分已经修缮的差不多了。等到修完了城墙,那么关内的兵营就需要开始修缮,这才有了驻军的可能。现在童贯唯一的担忧就是,京川关要不要守?
如果按照皇帝的心思,这必须要守。
这可是神宗皇帝收复河湟之地的见证,小皇帝在平日里性格随和,可是关系到神宗皇帝的功绩,赵煦立马会失去理智。
想来想去,童贯还是觉得需要说服李逵,至少京川关不能让出去。
“末将庞万春,见过将军。”
庞万春一身戎装,铠甲上早就是污迹斑斑,显然在草原上经历过不少战斗。脸色也略感疲惫,缺乏他这个年纪的鲜亮,唯独让高俅心惊不已的是,庞万春的眸子宛如出鞘宝剑的寒光一样,震慑人心。就连和庞万春熟悉的高俅,也有种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惊诧。
高俅朗声笑着走到庞万春面前,抱着对方的双肩,爽朗的笑道:“庞老弟,你我都是兄弟,别整这些虚礼。”
一句话,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当然,高俅也知道庞万春是李逵在飞廉军中最赏识的将领,没有之一。连他都不如庞万春。
至于鲁达、张川等人,要么太莽撞了,要么就是缺乏主将的气度。而庞万春截然不同,他虽出身寒门,祖辈连个当官的都没有,仅仅是禁军军籍而已的出身,但眼下的庞万春已经能给人一种统领千军万马也不虚任何战场宿将的气度和自信。
这种气度,高俅羡慕不过来。
他也清楚自己的能力,庞万春是在战场上最靠近李逵的帮手,在战场上和李逵在一起的危险有多大,高俅自然明白,一不小心,人就没了呀!
他仅仅是在金明寨之战中,站在李逵边上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就在病榻上躺了三个月。这种突如其来的死亡恐惧,让他对庞万春又嫉妒,又敬重。反正,轮到他头上,说什么也顶不住。
窈妃傳
“庞将军……咱家。”
“见过公公!”
“你是有功之臣,咱家不过是陛下跟前的奴才,不用多礼,也不必多礼!”
来到了京川关,童贯仿佛找到了当初在宫中的那种状态,迈着小碎步,整个人仿佛飘了过去,又快又稳。
还在远处的种建中又是嫉妒,又是无奈。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己?童贯见到自己就让他去修城墙,修关隘。可是看到了庞万春呢?就跟见到了亲兄弟似的亲近。
筆情之筆中情
童贯是真急了,李逵快一个月没有了消息,连带着飞廉军的骑兵都没有了消息。好不容易等到了个能带来确切消息的人,他能不急吗?拉着庞万春,童贯就急切的问:“庞将军,是否飞廉军要退回来了?”
“公公,末将来是带着草原上降伏的百姓,帮忙牧羊牧牛,并没有说飞廉军要退兵啊!”庞万春还以为出了什么变故,脸上急切道:“童公公,是否秦州出了什么变故?”
“这倒没有,可是秦凤路如今根本就没有做好和青塘决战的准备,李大人身边才三千人马,万一草原上出现了变故,这让咱家如何和宫中交代?”童贯急眼道,李逵一天不回来,他的心一天就悬着,根本就踏实不下来。
可是庞万春苦笑道:“公公,恐怕决战要提前了。”
“提前?这安学士他老人家已经准备了?”听到如此重大的机密,他堂堂监军竟然什么都不知道,童贯的心头拔凉拔凉的,心灰意冷之情溢于言表。
安焘有没有和青塘人决战的想法?
有,至少一年后。
打仗不是让士兵出去就行了,秦凤路的兵力不足,武器装备也不够,关键连民夫数量也不足。加上大军出动,粮草先行。安焘这时候正稳稳当当的在秦州,以每天两份以上的奏折,距离京城两千里远,也不耽误他和章惇骂战。
什么上阵父子兵,打仗亲兄弟,你章惇不能光顾着给自家的兄长牟利,给章楶物资无数,把秦凤路给忘了吧?
户部的人不给钱,都是你章惇授意的,就是要让老夫独臂难支,老夫要给皇帝上书,你堂堂宰相破坏我大宋收复河湟之地的伟业。
反正,安焘自从来了秦凤路,就没少骂章惇。
本来他也不想来,要不是被章惇阴了一把,他也不会来秦凤路,老头记仇,能咬一口是一口。
但是,种建中清楚安焘没有和青塘人决战的想法,至少今年之内肯定没有。安焘最想要做的是环庆路、鄜延路,还有河东路抽调军队。四万多禁军,还不足以收复河湟之地。至少再来三万人马,安焘才会考虑收复河湟之地,出兵青塘。人少了,安大佬没有安全感。
大宋不缺人,也不缺钱,缺的是气势。
聖職者的靈氣無限
安焘没有决战青塘的勇气和打算,主要是他认为,秦凤路如今的气势还不足以压到青塘吐蕃。
种建中虽还称不上是安焘的心腹,但他二十年的文官经验,早就看出了安焘的打算。按部就班,稳稳当当的将青塘收复。
所以,决战不可能,这个命令肯定不是安焘下达的。
既然安焘不下令,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李逵僭越了,他替代安焘下了决定。
可问题是,李逵即便替安焘下了决定,但是安焘不派兵的前提下,能成吗?
带着疑惑,种建中挤到庞万春面前,问:“庞将军,你说的要决战,可是李大人的决定?”
“是,也不是。”模棱两可的回答,肯定不会让人满意。庞万春随即解释起来:“公公,将军,还有种大人,不是我家大人要决战,而是草原上投靠过来的百姓要推翻腐朽的唃厮啰国,推翻唃厮啰国主阿里骨的残暴统治。”
童贯?
高俅?
聲聲嫚 卿本懶懶
种建中?
张川????
他们虽然听着庞万春的大宋官话,每一个字如何写都能当场写出来,可是这些字连在一起,他却听不懂了。
四双眼睛,齐刷刷的盯着庞万春,后者后怕的吞了一口唾沫,可他说的每一句都是真话啊!
“庞将军,李大人离开兰州的时候只有带走了三千人马,就算是投靠的蕃兵算上,也就六千人马,还不是足数的,你说这么点人马怎么可能去和唃厮啰国决战?再说了,青塘的吐蕃人,怎么可能带着外人去打他们的国主和大贵族?这不是胡说八道吗?”
童贯是第一个产生怀疑的人,他觉得不靠谱,比李逵带着三千人马打下兰州城都不靠谱。唃厮啰国再不济,也是一个小国,能起十万人马的国家。
人口有多少虽然不清楚,但不会低于五十万,甚至七八十万也有可能。
六千人,怎么打?
童贯不相信,高俅等人也不相信。只是不好意思反驳庞万春的说辞而已。
庞万春苦笑道:“诸位,我也觉得玄乎,可是这件事让大人给办成了。”
“怎么办成的?”
高俅心虚不已,打仗他只学会了守城,独立领兵野战,根本就没有这个胆量。更不要说用六千人马去和一个国家决战了。唃厮啰国哪怕再小,也是一个国家。
尽管他是见证人之一,但回忆起来,庞万春还是流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诸位,此事说来话长,得从李大人带着我们离开兰州城说起。”
“来京川关之前,我们就和青塘部落打过两次小仗。李大人本来的想法就是仿效兰州,将青塘的奴隶,奴兵给予百姓的身份,接纳为大宋子民,从而彻底抛弃奴隶的身份。可是谁知道,这一套根本就不管用,我们的人马一直在减少,主要是蕃兵,稍不留神就跑。”
“一开始李大人认为是没有给赏赐,不但推出来悬恩令,允许蕃人奴隶以杀贵族正兵一人,为自己翻身。但响应者寥寥。后来大人用二头羊,五头牛,两匹马为代价,响应者更是寥寥,大人一时间陷入被动。”
想起刚进入草原的艰难,庞万春也是心有余悸。
童贯脸色阴沉,咬着牙使劲的样子,仿佛遇到了生死仇人:“蕃兵都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是不是白眼狼末将不知,但是我们围攻的几个小部落,即便给予俘虏的奴隶自由之身,他们也不敢拿起刀对欺辱他们的大贵族下手。当时大人心里很着急。但有一天,他站在山岗上说了一句:错了,错了,我以为奴隶需要自由,但更可能奴隶需要信仰。”
庞万春极力装出李逵说话的口吻,随后两手一摊,道:“这都是大人自己对自己说的,末将没有任何添加。”
“随后,大人就不再试着进攻小部落,一来,俘虏要派人看守,不是真心降伏。二来,唃厮啰国的奴隶也奇怪,明明已经活地如同牲畜一般,却还不知反抗。不是说一个也没有反抗的,有些人妻女被凌辱,儿子父亲被杀,因为愤怒和屈辱也会拿起刀反抗。但更多的是驯服,就像是羊一样,披上了狼皮,还是羊,他就是吃草,吃不了肉。”
“直到有一天,大人带着我们看到了一座庙宇,并不大,至少在青塘周围不算太大。大人带着亲卫就去了庙里,末将当时也在,大人对庙宇中的大和尚许诺,大宋会赏赐他,他不为所动;大人和庙中的大和尚许诺,大宋会出钱给庙宇的佛塔贴上金箔,大和尚有所意动,大和尚也不为所动;直到大人说,只要大和尚配合,青塘之地将来赋税一分为三,朝廷一份供养军队,地方一份供养蕃官,寺庙一份供养佛祖,大和尚这才跟着大人出来。”
“后来大伙儿就像是做梦似的,不打仗,奴隶们只要听了大和尚两句话,就仿佛身上的枷锁都解开了,发疯似的要为我大宋效忠。以至于现在大人根本就不需要打仗,让和尚出面,就已经拉起了五万大军。”
“对了,公公,这是大人给你的信。嘱咐我说,需要公公出面用秘折请奏陛下,赐封国师一人,大和尚若干,名单都在信里。就是……”
“快给咱家看!”
童贯看完,还真的像梦里一样。瓦解青塘唃厮啰国的办法,竟然如此简单。而他,仿佛要立大功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