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Street, NYC, US 0123456789 [email protected]

瑞信資訊

科幻小說

c8w4p超棒的都市言情 我竟然能預知未來討論-第441章展示-pd30r

我竟然能預知未來
小說推薦我竟然能預知未來
“早点睡吧,今天一天你也累了。”落寒从沙发上起来,往楼上走去。
林风暖跟了上来,落寒看着她,不解的问道,“你去哪?”
“不是意遥哥哥说的嘛?睡觉啊。”林风暖天真的扬起眸子,对上落寒漆黑的眸子。
落寒第一次彻底的败下了阵,她以前好歹也是部队的一名军人,部队会把人培训的这么饥渴嘛?怎天就想着怎么怎么爬上别人的床。
重生之簡惜修仙
林风暖挽上落寒的胳膊,“意遥哥哥,怎么了,走啊?”
落寒一想到自己要跟一个傻子同床共枕,浑身都开始了排斥。那天是因为自己被老爷子都算计,没了意识,才会和她发生那么荒唐的事。现在清醒的状态下,打死落寒都不会和一个傻子睡在一张床上的。
報告!萌妻要離婚 唐咩咩
“你乖,床太小了,两个人睡很挤的,你去另一个房间睡好不好?”落寒耐着性子,像是在哄一个孩子一般。
林风暖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下,“可是我朋友跟她男朋友都是睡在一张床上的,这样他们就会有自己的宝宝,我也想做一个贤妻良母,我也想给你生一个漂亮的宝宝,意遥哥哥,你喜欢男宝宝还是女宝宝?”
落寒的脑海中闪现出一幅画面,林风暖牵着一个10岁男孩的手,男孩对着自己喊爸爸。突然画风一转,男孩抱着他的腿,吵闹着要喝奶奶。一阵乱拍,第二天报纸上出现一个硕大的标题:天才少年落寒娶了一个傻子,又生了一个傻子。
落寒猛地摇了摇头,自己不可以成为整个银城的笑话,对于高傲的自己来说,侮辱比死还要难受。
“咚”的一道关门声,落寒头也不回的进了房间,关门,上锁,动作行云流水,落寒满意的看了看,径直的往床走去。
门外就剩下林风暖一人,林风暖的嘴角噙起一抹狡猾的笑,转身,大阔步的朝着另一个房间走去,这一切都在朝着林风暖所预期的那样发展着,甚至比他想象的还要胜利,她知道对于高傲的落寒来说,他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和一个傻子有关系的。
回到房间的林风暖简单洗漱后,看着镜中的自己,对于他来说这一切委屈都不算什么,只要能找到真相,帮父母报仇,那自己所有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林风暖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一个人,钟意深。林风暖拿出电脑,开始调查这个男人,看着资料上对他的介绍,林风暖觉得,他们不应该有任何的交集才对,为什么钟意深会给自己那么大的压迫感,自己会本能的害怕,躲避他。难道一切都只是巧合而已。
林风暖摇了摇头,不管是不是误会,自己都一定会搞清楚其中的情况。
豪門驚婚 魚邪兒
林风暖放下电脑,回到床上躺着,但脑海中的一幕幕都是林家破产,父母双双跳楼的画面,林父林母身上都是伤,在梦中哭诉,宝贝女儿,我们对不起你。
“铃铃铃“,手机闹钟吵醒了睡梦中的林风暖,原来是做了一个噩梦,在失去父母后,林风暖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整夜的噩梦对她来说有时反而是片刻的温存,至少他的父母回来看他了。
林风暖看了一眼被泪水浸湿的枕头,一阵心酸。
“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拉回了林风暖的思绪。
看了眼被泪水浸湿的渗透,林风暖一把将泪水擦干,重重地吸了一口气,像是在做什么决定似的,用力的将门打开。
门外早已穿戴整齐的落寒,看了一眼双眼通红,浑身邋里邋遢地林风暖,落寒再一次深深的开始怀疑这个女人的性别了。
“意遥哥哥,你怎么那么早啊?你是想我了吗?”林风暖满脸期待的看着落寒。
“我马上要去公司了,给你叫了早饭,你早点下去吃。”落寒高傲地别开脸,不想搭理这个女人。
“意遥哥哥,你进来吧,人家还没有洗漱呢。”林风暖不由分说地将落寒扯了进来,将他带到床边,然后扭头去卫生间洗漱了。
落寒看了一眼周围,眸子留在了那个被泪水浸湿地枕头上,难道一个傻子也会难过吗?
“意遥哥哥,你别走呦,我马上就好”,林风暖伸出一个圆圆的小脑袋,看着落寒。
落寒竟然觉得,这样的林风暖其实也挺可爱的。
落寒翻了一下,发现她的房间还有一个电脑,一个傻子要电脑干嘛,落寒好奇的拿起电脑,轻松的打开了查看到林风暖的浏览记录,映入眼帘的是三个大字:钟意深。
这丫头够可以的啊,谁说他傻了,哪里傻了,竟然敢背着自己偷偷调查别的男人。
从卫生间出来的林风暖看到落寒手上拿着自己的电脑,眼神中流露一丝慌张,自己忘记把电脑放好了。
“意遥哥哥,你为什么要动人家的电脑,我电脑里有意遥哥哥不能知道的秘密呦“,林风暖突然走到落寒的身后,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电脑,紧紧地抱在怀中。
落寒被她吓了一跳,看着林风暖护着电脑的样子,落寒有些不是滋味,这样到底是在护电脑还是护着电脑里的人。
“你电脑里有什么不能看到秘密?难道?”落寒意味深长地看了林风暖一眼,这个女人肯定是背着自己在外面找男人了,以装疯卖傻为名,到处勾搭男人。
林风暖看到他意味深长的笑容,以为落寒误会自己电脑中有一些不好的东西,脸色涨得通红,但还是理直气壮地喊道,“这些东西出来本来就是让人看得呀,我又没做错什么,难道他可以出,我不可以看吗?”
落寒意识到林风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可是想到林风暖那理直气壮的样子,落寒很想掐住她圆圆的脸蛋。
冥動九天 雷貓
“你一天到晚能不能想点别的,谁跟你说这个了,而且你电脑里不会真有吧?”落寒看了一眼林风暖,震惊的看着她。
林风暖在听到是自己误会了落寒的意思后,本就涨得通红的脸蛋,一时之间更加红润。
这个女人真的不是一般人,她到底是谁派来惩罚自己的啊?落寒默默地吐槽着,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又傻又色的女孩。
林风暖放下电脑,又转头看了落寒一眼,“意遥哥哥,你不可以在偷看我的电脑了”。
落寒翻了一个白眼,自己看上去很穷嘛?就那么稀罕她的一个破电脑。
“意遥哥哥,你说我穿哪件好看?”林风暖蹦跶着来到衣柜旁,拿出两身衣服,看着落寒疑惑地问道。
落寒看了一眼,林风暖的左手抓着一件粉色的背带裤加一件白色T恤,右手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一脸谄媚的看着自己。
天殘行
落寒的眉毛紧拧,看着这两件衣服,为什么这个女人的眼光会那么差。
“不好看吗?要不这样,意遥哥哥,我去换给你看看好不好?然后你再给我挑。”林风暖甜甜的笑着,拿着衣服整备往卫生间走去。
落寒想到还要等她试衣服,给他挑衣服,脑子突然胀疼了起来。直接拦住了林风暖,从她的手中拿起那件白色的连衣裙。“这件吧”。
林风暖举起右手,仔细地端详着:这真的好看吗?说着往洗漱间走去。
落寒现在打死他的心都有了,这个女人,自己眼光那么差,竟然好意思来质疑我的眼光。他是以为自己的眼光很好吗?
落寒百无聊赖的翻看着林风暖桌上的照片,没有想到这个傻女人的看书的品味还是不错的,不过她看的懂吗?
林风暖推开洗漱间的门,走了出来。一身白色连衣裙,将她的整个人的曲线比例拉的非常完美。
落寒突然有些愣了神,他没有想到,林风暖会将一件毫无特色的连衣裙穿出那么惊艳的效果。
“易遥哥哥,你看怎么样?好看吗?”林风暖转了一个圈,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
“真丑!”落寒毫不客气的打击着林风暖,虽然他觉得这件衣服穿在林风暖的身上特别好看,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打击他。
高傲如落寒,她怎么会轻易的承认一个傻子居然一时让自己沦陷了。
林风暖嘟着嘴,“那,易遥哥哥,要不我去换那一套吧?”
落寒的脑子里突然想起了刚刚那一条粉色的背带裤和一件白色t恤,打了个冷颤,“别,你还是穿这一件吧。”他可不想林风暖出去之后被拍到,新闻上硕大的标题是落寒竟有一私生女。毕竟现在的林风暖智商跟孩子没什么区别,再加上这一身装扮,呃,秋易遥不敢再往下想了。
林风暖开心的挽着落寒的手,“易遥哥哥,走,我们下去吃饭吧,我都饿了呢。”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秋易遥满脸黑线,自己一个小时前就来叫他去吃饭了,可是他硬是磨蹭了一个小时。这到底饿了怪谁呀?
“易遥哥哥,走呀,发什么呆呀?”林风暖奇怪的看着秋易遥。
两人刚下楼,只见一个中年女子正在打扫着卫生。
林风暖看着眼前一个陌生的面孔,有些紧张的捏着衣服的角,“易遥哥哥他是谁呀?他为什么出现在我们家呀?”
秋易遥并没有发脾气,而是摸了摸她的头,耐心的解释着,“这是我给你请的保姆,张姐。以后就让他来照顾你。”
“可是易遥哥哥,我跟你说过我会做一个贤妻良母的,那他来了我该干什么呀?你是不是不要我了,你是不是想要娶她呀?”林风暖扬起头,委屈巴巴的看着落寒,眼眶泛红,好像下一秒就要落泪。
秋易遥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他只是害怕自己不在的时候,林风暖会把他家给炸了。他没有办法时时刻刻的看着他,请一个保姆,是他想到最好的办法,既能照顾林风暖又能看着自己的家不会等他下班回来发现自己已经无家可归。
秋易遥没有搭理林风暖,直接拉着他来到餐桌前坐下。
“先生好,太太好。”张姐有礼貌的对着二人微笑,刚刚林风暖和秋易遥的话,他全部都听见了,但他没有想到堂堂秋少竟然会娶了一个傻子当媳妇儿。
落寒点了点头,“以后就喊我秋少,喊他林小姐吧,不用喊先生和太太。”
林风暖仰着脸,一脸愤怒的看着张姐没有说话。
张姐献媚的点了点头,“秋少,我去给你们把早点热一下吧,现在已经凉了。吃凉的对身体不好。”
“对了,林小姐今天做了中式的早餐和西式的早餐,请问你想吃中式还是西式的呢?”
“我不要吃你做的,你这个侵占别人家的女人。”林风暖委屈巴巴地看着张姐,一把扑进落寒的怀里,“他是我的,就算你给他洗衣服做饭,打扫卫生,他也只能是我的。”
落寒不想理眼前这个撒泼打滚的傻女人。
张姐尴尬的站在一旁,“林小姐,你误会了,我没有。”
落寒看着他们二人,内心暗嘲,明明知道他是一个傻子,你还要跟他争对错,竟然还想跟他解释,就算你解释了。他听得懂吗?
“给他拿一份西式的吧。”落寒看着张姐窘迫不已的样子,出口解围。
落寒看着林风暖将他推开,一本正经的看着她,“今天你自己待在家里给我老实一点,不要到处乱走,你不要给我闯祸,不然你就完蛋了。”
林风暖思索了一会儿,我不出去才怪,我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弄清事实的真相的。嘴上却乖巧的回道,“好吧!”
“张姐,我想吃牛排要全熟的那种哦。”林风暖一改之前委屈的样子,直接冲着厨房大声喊道。
落寒的嘴角不禁抽搐,这个女人变脸怎么那么快,刚刚不是说不吃张姐做的东西吗?现在倒开始点餐起来了。他是专业学变脸的吗?
张姐端出一份两份牛排,整齐的摆在了两人的面前。
你是我一生的眷戀 子若
林风暖一看眼前的牛排,心情顿时大好。
二人吃完后,落寒就交代了张姐几句出门去上班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