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Street, NYC, US 0123456789 [email protected]

瑞信資訊

歷史小說

jt07f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起點-第336章 要不我來試試看書-wqqfl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一阵乱箭,前方的贼人倒下了一片,剩下的开始撤退。
“武阳伯有令,穷寇莫追。”
陈连旭赞道:“这是山中,又是夜里,若是追击,弄不好跌落了山崖怎么办?这一句穷寇莫追,说得好!”
他有些小心虚,先前那个贼人就是从他的左边防御点摸上来的,但想到公主柔顺,不禁暗赞老天开眼。
“无能!”
高阳怒道:“带着五十人干瞪眼,要你何用?”
陈连旭被喷的面无人色,晚些和麾下说道:“公主先前好生温柔,为何就变了?”
麾下说道:“那是武阳伯啊!”
“武阳伯,什么意思?”
麾下无语,指指自己的脸。
陈连旭的脸颊颤抖了一下,“武阳伯俊美,某只是不丑而已。”
他呆滞了,“长相就这般重要?”
麾下点头。
但他们却不知道硬汉贾的功力。
有人问道:“今日多亏了武阳伯的安排,可他为何连咱们都瞒着?”
陈连旭站在山道上,侧耳倾听了一阵,只有风吹过的声音,“这是沙场的手段,许多事只有领军的将领知道,麾下不得闻。”
“可他却把咱们当做是贼人来防备。”
麾下有些不满,任谁被自己人当贼防备都会如此。
陈连旭幽幽的道:“这便是他的高明之处。谨慎,若非他的谨慎,你我回长安时,便是待罪之身。”
“歇息了。”
贾平安令人继续盯着附近,随即就睡了。
高阳有些小兴奋。
“我睡不着?”
“那就数羊。”贾平安知晓睡眠是精神和体力的保证,回头那些人不知是否还会下手,他得打起精神来。
高阳问道:“若是数了依旧睡不着呢?”
“那就是没数。”
什么意思?
高阳不解。
侍女捂嘴笑。
贾平安进了帐篷,侍女才说道:“公主,没数就是没……没……”
高阳恼火,“没什么?”
侍女说道:“没头脑。”
陈连旭那边眼巴巴的看着高阳,心想公主该发飙了吧?
“歇了!”
高阳进了帐篷。
陈连旭木然。
“难道长得俊美就能为所欲为?”
随后再无波澜。
贾平安一觉睡到了凌晨。
起床后,见两个侍女进去服侍高阳,贾平安长叹道:“女人啊!”
高阳晚些出来,一脸从容。
“回去?”
贾平安问道。
“为何回去?”高·不怕死·阳自信的道:“我还想去看看花开。”
开个毛线。
这个娘们果真虎,昨夜遇刺,今日依旧还想玩。
随后一行人沿着山脉往前。
终南山风景宜人,山间植被茂密,偶见水源,高阳就欢喜的不行。
“在这吃午饭。”
高阳回身,不容拒绝的道:“必须吃午饭。”
这是一个小湖,水源来自于一道小瀑布。
山水顺着落下来,激荡起了水汽。
贾平安坐在湖边,水汽飘了过来,他深吸一口气,只觉得心旷神怡。
“生火,我来做饭。”
高阳的兴致很高。
那些军士们都没有吃午饭的习惯,但得了休息也是好事,三三两两的散在湖边。
百骑的人在周围哨探,陈连旭的人也开始了搜索。
“放盐。”
高阳兴高采烈的做菜,她只是总指挥,边上两个侍女也是二把刀,没一会儿百骑携带的锅上面浓烟滚滚。
“咳咳咳!”
高阳败退,兀自嘴硬的道:“这火太大了些,小贾,你来看看,可是如此?”
前世有句话:人无用,怪卵痛。
说的就是高阳这等人。
贾平安叹息一声,起身过去。
仙武破空
“闪开!”
一群渣渣,做个饭和渡劫似的,像话吗?
高阳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
贾平安伸手,高阳把锅铲递过去。
“武阳伯。”
两个侍女知晓自家公主和这个男人的交情,所以很亲切的准备打下手。
“不必了。”
洗刷锅,放油,把少的可怜的作料放进去,翻炒香了之后加水。
水开,加调好的面疙瘩下去。
煮几分钟,贾平安放盐起锅。
喷香!
不只是高阳,周围的人嗅着味道都动心了。
“武阳伯这厨艺,让人叹为观止呐!”
“尝尝。”贾平安给了高阳一碗,自己弄了干饼,就着水囊里的水吃了午饭。
“锅里还有。”高阳提醒了一下。
“某就吃这个。”
干饼子不好吃,吃一口慢慢的咀嚼,若是时间紧的话,那么就喝一口水快速咽下。
“公主,军中的将领不能撇下将士们吃好的。”一个侍女低声说着。
高阳看着自己碗里香喷喷的面疙瘩,突然起身,把面疙瘩倒进了锅里,然后说道:“拿干饼子来。”
这个娘们!
虎!
贾平安笑了笑,“给公主干饼子。”
干饼子吃的高阳怀疑人生,“你为何吃的这般香?”
“因为军中一旦断粮的话,你只能喝马血,吃马肉,甚至只能吃草根。”贾平安没遭遇过这些,但梁建方他们说过,“所以干饼子就是美食。”
将士们吃干饼子,你吃火锅燕鲍翅,那你就等着将士们离心吧。
高阳看着他,突然觉得这个男人真的与众不同。
这里是终南山,不是军中,可他依旧和麾下保持一致,当然,有特殊,那便是晚上他单独一顶帐篷。
重生之籃球少年 烽火長安
看看那些百骑看向他的目光,许多都带着崇敬。
吃完饭,一行人再度往前。
第二天他们开始回返。
从返程开始,贾平安就不许高阳离开自己的视线内。
“回来!”
高阳发现了一朵紫色的花,可远了些,刚过去就被贾平安叫住了。
“不要离开某五步之外。”
贾平安在看着前方。
高阳察觉到了些味道,“可是有人要动手吗?”
“来时他们无法判断咱们的行程,所以那次夜袭有些仓促。如今咱们回程,这便是他们最好的机会……”
守株待兔。
陈连旭的人被撒了出去,而百骑的人也开始了哨探。
包东亲自带人出发了。
第一天平安无事。
第二天中午……
前方出现了木屋。
秦岭乃是华夏龙脉,终南山靠近长安城,在此修炼的人不算多,也不算少。
其中一部分是想养望,学汉代的那些前辈,若是被贵人看重的话就能飞黄腾达。
一部分人真是想修炼。
呆萌小狐妻
树下,一个男子坐在那里,他的下半身有一半陷入了泥土中。
听到脚步声,男子缓缓抬头,贾平安甚至都听到了他脖颈处发出的声音。
那眼神茫然的看不到任何意义,又清澈的让人自惭形秽。
这便是苦修士。
他们用这种方式来寻求大道,也就是寻求人生的意义。
众人看到这一幕,不禁就放松了许多。
只要见到人烟,便是安全了。
前方突然传来尖叫,“敌袭!”
贾平安一把把高阳拉到了自己的身后,吩咐道:“小心箭矢!”
话音未落,右边有人喊道:“这里有人。”
这是蹲点式的伏击。
“放箭!”包东大声喊着。
箭矢飞舞,右侧传来了惨叫声。
高阳握着小皮鞭,神色兴奋的道:“冲杀上去。”
这个虎娘们!
贾平安骂道:“安分些!”
右侧的两名百骑退了回来,“三十余人!”
人多势众,他们留下也是炮灰。
贾平安冷冷的看着右侧,“包东!”
“在!”
“带着十名兄弟看着左侧!”
右侧的贼人冲了上来,一波箭雨就被放倒了十余人。
接着便是近身搏杀。
“武阳伯,他们悍不畏死,怕是死士。”
贾平安当然知道。
前方的陈连旭带着人也遇敌了,正在厮杀。
高阳问道:“你怎么不慌?”
贾平安摇摇头。
高阳回身看了一眼,“那边没人,从那里走吧。”
“这便是常人所想,后退担心被截断退路,前方右侧有敌,这便是围三阙一。”贾平安按着刀柄,在观察着两处厮杀。
繆塞詩選 阿爾弗裏·繆塞
高阳没有丝毫害怕,反而很是兴奋,“你想多了……”
“敌袭!”
身后传来了包东的呼喊。
高阳张开嘴,不敢相信的道:“你竟然猜到了。”
贾平安漠然拔刀,“躲在某的身后。”
凭什么?
高阳想扛一回,贾平安看了她一眼。
渐渐硬化了。
高阳嘟囔着躲在了他的身后。
她这才发现,曾经的少年竟然比自己高了半头,曾经瘦削的肩膀,也渐渐宽厚。
二十余贼人蜂拥而来。
“他们在此!”
有贼人欢呼着。
撒比!
贾平安从容的道:“给他们一下!”
有百骑拿出了一个小型陶罐,点燃引线后扔了过去。
轰!
陶罐在贼人中间爆炸,周围倒下了五人,还有数人受伤。
包东带着人冲杀了上去。
这些贼人悍不畏死,两人突破了封锁冲了过来。
高阳的呼吸渐渐急促,伸手按住了贾平安的背,“你闪开。”
这个疯女人!
贾平安拔刀。
呛啷!
高阳喊道:“让我来,小贾,你退后!”
这个女人竟然觉得贾平安上去危险。
贾平安冲了上去。
高阳捂嘴看着,手中拎着的短刀在颤抖。
贾平安险之又险的避过一刀,接着鲜血飙射。
对手的胸脯那里开了一刀大口子,贾平安已经冲了过去。
第二个贼人暴喝一声,倾力劈砍。
贾平安避开,接着二人厮杀在一起。
高阳和两个侍女在颤抖,她是担心贾平安,外加兴奋激动,两个侍女是害怕。
小贾!
那个贼人看来是头目,刀法凌厉,贾平安看着有些危险。
高阳咬牙切齿的道:“一天就装硬汉,一天……小贾!”
贾平安岌岌可危的避开一刀,高阳再也忍不住了,拎着短刀就冲了上去。
公主!
贾平安和对手错身而过,对手反手一刀,接着准备回身。
这便是过渡的手段。
無良
可贾平安却骤然止步,横刀在右侧格挡。
铛!
贼人回身。
人的习惯是有刀就砍,不会想到拳脚。
贾平安一脚踹的贼人身形一滞。
高阳已经冲了过来,一刀砍去。
噗!
贼人背部中刀,但没事人般的厉喝一声,“杀!”
横刀劈砍。
但贾平安更快。
长刀闪过,贾平安避开。
贼人呆呆的站在那里。
鬼伏
高阳拔出短刀,然后喊道:“啊……”
一刀。
两刀……
贼人重重的倒下。
“我杀人了?”
高阳茫然,贾平安拉了她一把。
高阳扑在贾平安的怀里,见一支箭矢从自己刚站着的地方飞了过去。
这是最后的反扑。
“杀光他们!”贾平安的命令很冷酷。
接着就是一场杀戮。
“我杀了人!”
高阳在念叨着,咽喉上下涌动。
贾平安招手,两个侍女过来后吩咐道:“准备水。”
准备水干啥?
血腥味开始弥漫。
高阳干呕了一下。
贾平安起身,“跟着来。”
此刻来时的路很安静。
贾平安带着高阳到了一棵树下,“在这吐吧。”
高阳一阵狂吐,侍女这才知道贾平安让准备水的缘故。
晚些高阳一直在干呕,贾平安皱眉道:“那人不是你杀的!”
“就是我杀的!”高阳蹲下又吐了一阵子。
“你问问验尸的人。”
验尸人很干脆的道:“此人的胸腹被武阳伯一刀破开了肚皮,脏腑流出而死。”
“看看背部。”高阳缓过来了些,不服气的道:“我砍了他好几刀。”
验尸的是雷洪,他把尸骸翻过来,脸颊抽搐了一下,“这几刀……无法致命。”
高阳随即就神气了起来,一迭声的催促大伙儿赶紧走。
掩埋了尸骸后,一行人开始回去。
这一路贾平安很放松,半路上高阳问道:“是谁干的?”
“不要问。”
高阳的性子火爆,要是知道是长孙无忌那伙人干的,说不得回去就砸了长孙无忌家。
是的!
贾平安断定这便是长孙无忌的手笔。
那位国舅不知为何,对高阳颇多仇恨。
难道……高阳和他有什么恩怨?
贾平安问道:“你当年在宫中得罪过谁?”
“没几个。”高阳很自得的道:“阿耶当年宠爱我,我只是不喜欢那些笑的虚假的人,那些兄弟姐妹我都不怎么搭理……”
大唐帝王的子女稍微大一些就开始各自居住,什么兄弟姐妹情……那和塑料花差不多。
到了李隆基时就越发的狠辣了,通过政变上台的他把那些儿子近乎于软禁般的丢在一个大宅子里,令人监视着他们。
这便是皇室父子情。
“外面的……就是亲戚。”高阳很是轻松的说道:“我最不喜那等阴测测的人,以前见到了就要出言讥讽。”
贾平安问答:“你讥讽过谁?”
他觉得应当不多吧。
“好些。”高阳想了想,“长孙无忌是第一个,当年他喜欢奉承阿耶,但皇后却不喜欢他那样,说没个人臣的样子,以后会走偏了,就告诉阿耶,别让长孙无忌居于高位。”
这事儿历史上有记载,长孙皇后屡次劝谏李世民,让他莫要对长孙无忌封赏太厚。
那真是个睿智的女人,可惜先帝没听她的,长孙无忌就更不用说了,估摸着觉得妹妹在拆台。
贾平安看了她一眼,“以后……继续吧。”
他想说你以后消停些,可想想消停了那也不是高阳啊!
回到长安后,高阳看着城门,很是遗憾的道:“小贾。”
“干啥?”
贾平安已经在想念阿福了。
高阳侧身看着他,“你是个男儿!”
这不是废话吗?
“你放心。”高阳认真的道:“你不告诉我是谁干的,我知道……你这是担心我会发脾气。”
呵呵!
贾平安笑的很是和气。
高阳突然无奈,“说吧,我发誓不发脾气。”
女人发誓……
“女人发誓就和牙疼咒一般。”
高阳咬牙切齿的道:“你说不说?”
贾平安摇头。
高阳冷笑道:“回头我就去寻皇帝,说你喜欢男人!”
將軍的下堂啞妻 綺麗兒
你好毒!
贾平安淡淡的道:“陛下会送一个美女让某试试,你觉着呢?”
他觉得高阳会败退。
“那……”高阳咬着红唇,媚眼如丝的道:“要不我来试试?”
贾平安:“……”
他随即进宫,给李治说了此行之事。
李治很冷静的道:“朕知道了。”
没说查,也不愤怒。
贾平安觉得脊背发寒。
晚些等他走后,李治淡淡的道:“褚遂良回来了?”
“是。”王忠良觉得皇帝的情绪不大对,“说是才将回来,正在沐浴,准备请见陛下。”
李治拿起一份奏疏,上面写着关于褚遂良的建言。
一来就想让褚遂良担任侍中一职,舅舅以为朕没有主见吗?
李治把奏疏放下,“让他来。”
晚些褚遂良来了。
君臣唏嘘感慨了一阵子,李治微笑道:“褚卿归来,朕很是欢喜……”
南歡北愛
这是要重用了吧?
长孙无忌说侍中,那也不错啊!
褚遂良心中欢喜,不禁有些伤感。
李治笑道:“吏部正好缺了人,褚卿便去任职尚书吧。”
褚遂良傻眼了。
侍中呢?
说好的拜相呢?
吏部尚书,合着老夫还要看李勣的眼色?
“兼修国史,光禄大夫,太子宾客。”
李治终究还是给了他脸面。
能参加朝政也不错。
褚遂良出去就寻了长孙无忌。
“不是侍中?”
长孙无忌变色。
“去查!”
晚些消息来了。
“高阳公主和贾平安去了终南山遇刺。”
长孙无忌摆手。
褚遂良眼巴巴的道:“辅机……”
“暂且忍忍。”
长孙无忌见他茫然,就沉声道:“最多一年。”
他看着褚遂良鬓角的斑白长发,坚定的道:“老夫在,安心!”
褚遂良深吸一口气,“老夫归来,当重整旗鼓,让那些人看看。”
“正该如此。”
褚遂良出去,准备去礼部。
“贾平安!”
贾平安和老许约好了一起去平康坊吃午饭,正在去礼部的路上。
“褚公。”
老褚回来了,看着精神抖擞,他含笑道:“听闻你最近很是活泼,老夫颇为欣慰。”
——听闻你最近上蹿下跳的,老夫已经准备好了钉板,拿你当杀鸡儆猴的那一只鸡,为自己的回归立威。
老褚吃爆竹了?
贾平安刚想喷,礼部的人来迎褚遂良,顿时就把他挤到了边上。
他不知道褚遂良此刻的难过。
说好的侍中变成了吏部尚书,那股子火气没压住,就发泄在了贾平安的身上。
……
晚安!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