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Street, NYC, US 0123456789 [email protected]

瑞信資訊

軍事小說

0ib3l优美都市言情 獵諜 愛下-730、宋曉的決斷-e54kk

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
如意茶楼。
这间茶楼就坐落在华亭市西南角,虽然说不是在公共租界的地盘内,但一直以来也没有受到战火的洗礼,勉勉强强总算一直都开着门做生意。
虽说没赚钱,也不至于饿死。
茶楼的老板叫做宋晓,是个见到谁都会笑容满面的男人,他四十来岁,风度翩翩,据说在没有经营茶楼前是一个教书育人的老师。
夜幕降临。
如意茶楼早早的就打烊,毕竟现在的时局混乱,市场不景气,没有谁会说晚上还来这里喝茶,与其在这里耗费时间不如关门休息。
但意外就这样降临。
“砰砰!”
宋晓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这里有朝一日会被发现,手底下的三个特工都没有来及反击,便被对方乱枪打死,而自己更是被困在房间中,死活没有办法逃掉。
整座茶楼被包围。
四周都是荷枪实弹的特高课精锐。
獵鬼檔 半宅
“这下算是玩完了!”
宋晓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笑容,冲着身边惟一活着的兄弟说道:“估计咱们是要栽倒在这里了,咱们可以死,但这里的事情一定要让站里知道。”
“宋大哥,您觉得咱们这里要是变成这样,站里能不知道吗?放心吧,站里肯定会收到消息的,他们也肯定会替咱们报仇的!”
“你说的对!”
宋晓抬起手臂往外开了一枪,大笑着说道:“不就是死吗?和这群特高课的拼了,咱们也算是值得,兄弟,做好准备没有?”
“做好了。”
“那就来吧!”
一分钟后。
如意茶楼在一阵爆炸声中被炸成了粉碎。
以宋晓为首的五人小组无一存活,全都牺牲!
特高课伤亡惨重。
初步统计,重伤六人,死亡八人。
消息第一时间传到楚牧峰耳中。
正在睡觉的楚牧峰,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立刻就从床上跳起来,猛地拉开门,冲着站在门口的西门竹急声问道:“消息是真的?”
“是真的!”
西门竹脸色凝重的说道:“宋晓最后是将埋在如意茶楼的炸药包引爆的,他到死都没有选择被活捉,而是和敌人同归于尽。”
“该死的!”
楚牧峰脸色阴冷,心中冒出阵阵疼痛。
一个联络点就这样被拔掉了!
是,我知道特高课是会展开报复的,只是没有想到报复会来到这么快,猝不及防之下就这么来到。
不对啊,他们是怎么发现如意茶楼这处联络点的。
“走,现在回站里,让刘劲松和魏大宝都回来。”
“是!”
发生这样的事情,没谁能够安心的睡觉。就在楚牧峰往华亭站赶的时候,刘劲松和魏大宝其实已经早早的来到这里,他们清楚以着楚牧峰的性格,是肯定会过来处理这事的,他们作为下属,岂能还在家里安静的睡大觉。
何况那声爆炸如此剧烈,谁能置若罔闻?
“如意茶楼的事情你知道了吧?”魏大宝问道。
“知道。”
刘劲松点点头,神情悲呛的说道:“宋晓是我亲自安排在如意茶楼的人,我怎么能不知道他出事了?那声爆炸这样剧烈,整个华亭市的人应该都被惊动了。而且我就是从那边过来的,那里附近的建筑物都被炸裂倒塌,还有当地也被宪兵队戒严了。”
“麻痹的,狗日的小鬼子,他们是怎么知道如意茶楼的。”魏大宝恶狠狠的说道。
“谁知道!”刘劲松无奈的叹息。
“这应该只是开始,后面还会有更加疯狂的报复,毕竟咱们将他们的假钞工厂给毁掉了,武田正雄能够忍受才是怪事。”魏大宝说道。
“是啊,现在就看咱们站长准备怎么解决这事了。”刘劲松说道。
五分钟后。
楚牧峰带着西门竹出现在会议室,刘劲松两人赶紧站起身来,楚牧峰直接摆摆手,示意他们坐下后冷静的说道:“如意茶楼联络点被拔掉的事情,你们都已经知道了吧?”
“知道。”
“知道就说说现在掌握的情报。”楚牧峰说道。
“是!”
说话的是刘劲松,他毕竟是情报处的处长,发生这种事情原本就是他的失职。他要是说能早点知道特高课已经发现了如意茶楼,这事就能避免。
一吻成災:屍王的爆萌寵後
“站长,如意茶楼是在半小时前被特高课攻克的,宋晓没有选择屈服,而是引爆了埋在地底的炸药包,和敌人同归于尽,以宋晓为首的五人组,全都以身殉国。”
“现在那里已经被宪兵队的接管,附近两条街都处于封锁状态,所有来往的人都在接受严格的盘查,所有住户也不例外……”
这是正常的举动。
华亭市毕竟是日占区。
在这里发现了华亭站的一处联络点,附近居住着的人自然都要接受调查。只是就现场的破坏情况,估计也检查不出来什么有价值的事情。
“我想知道特高课是怎么发现如意茶楼这处联络点的?我已经给所有联络点都下达了严令,让他们近期都要低调点蛰伏起来,相信他们是不敢违背命令的。而要是这样如意茶楼都被瞄上,只能说明一件事,这事是有人告密的。”楚牧峰肃声说道。
“我也是这样想的。”
刘劲松点点头,表示同意楚牧峰的观点,他眯缝着双眼说道:“这个联络点特高课要是说早就发现的话,肯定早就拔除掉了,即便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顺势找到其余联络点,这条线也放的够长了。”
“而且现在的问题是,别的联络点是安然无恙的,这就说明只有这家如意茶楼是出事了。早不出晚不出,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出,肯定是还有人告密的。”
“这个告密的人或许是咱们华亭站的,或许是外面的。但我更加倾向于是外面的,毕竟咱们内部这点纪律性还是有的不说,知道如意茶楼的人也屈指可数。”
“外面的人?问题是外面的人怎么会知道如意茶楼就是联络点那?而且能知道这个,还能通知给特高课的人,绝对不是泛泛之辈,是有点能量地位的。”
“这样的人在华亭市有不少,可敢和咱们华亭站对着来的却是少之又少。”
西门竹挑眉分析。
“这人肯定是不怕咱们华亭站!或者说是和咱们华亭站有仇恨!要不然的话,没谁会这样做的。这么做只要被发现,那就是卖国行为!是会被人唾弃的!”
任何事情最怕的就是分析。
只要抽丝剥茧的分析,总是能够找到点思路的。
就像是现在。
随着西门竹的话说到这里,刘劲松,魏大宝同时抬起头来,他们对视一眼后,心中已经浮现出了一个名字来。
將軍三嫁
限量版夏天
“你们是不是想说张演洪?”楚牧峰扫视过去后淡然问道。
“对,我想说的就是张演洪,根据咱们刚才的分析来判断,符合这种情况的只有张演洪。”
靈怪盲妃,王爺疼入骨 蘭竹之女
“他在华亭市是大人物,有着自己的人脉网和情报网,是能发现如意茶楼的不对劲。或者说就是一次无意中发现,然后留意上后来确定的。”刘劲松言之凿凿的说道。
“张演洪是亲日派!他还因为吴社的事情和咱们华亭站有了矛盾!所以,我觉得他有很大嫌疑。”魏大宝附声说道。
“没错!”
西门竹做出了总结。
“或许这是有人隐藏在暗中,想要借着这事挑拨咱们和张演洪之间的矛盾,引起一场战争。不是说没有这样的可能,但也不能说因此就否定了张演洪嫌疑人的身份,我觉得他是有很大嫌疑的!咱们应该重点监控他!还有他身边的那些人,比如说宋一舟。”
“就按照西门说的办,劲松,这事你来负责督办,一定要给我监视住张演洪,还有他身边的人。最好是能够控制住宋一舟,我感觉他很有可能是破局的关键。”
“毕竟他知道张演洪很多秘密,是张演洪的狗头军师。至于说到其余人,只要发现有谁做过这事,那我就要和他好好的清算清算这笔血账。”
楚牧峰眼神凛冽,一言裁决。
大妖
“是!”
刘劲松恭声领命。
“至于说到现在,特高课既然拔掉了如意茶楼,就说明他们是铁心要展开报复的,给所有联络点再次下命令,谁都不准擅自行动,这段时间给我低调点做事。要是有谁敢违抗命令做事,军法伺候!”楚牧峰厉声道。
“是!”
话说到这里,魏大宝脸上浮现出一种伤悲,低声说道:“特高课那边应该会拿着宋晓他们的尸体做文章,站长,咱们要不要抢夺回来?”
“做文章?”
楚牧峰摇摇头,平静说道:“他们是做不了什么文章的,宋晓他们的尸体已经在爆炸中支离破碎,到处都是血块,还能做什么文章?”
“这是咱们华亭站的耻辱,是血海深仇,给宋晓记功,我要拿特高课和宪兵队的人头来祭奠他们。”
听到楚牧峰的话,感受着他身上释放出来的那股浓烈杀意,西门竹三个人也都眼放精光,杀意凛然。他们心中何尝不震怒!不伤悲!不想要杀人报仇!
特高课,宪兵队,等着吧,你们就擦干脖子等着我们来夺命!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