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Street, NYC, US 0123456789 [email protected]

瑞信資訊

歷史小說

4cyy7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三國之棄子》-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孫策的故人讀書-d94se

三國之棄子
小說推薦三國之棄子
鲁肃为首的东吴军就这么灰溜溜地离开了江山。
身为三郡统帅,鲁肃兵败而归,大大地影响了军心和士气。但知道情况的人都会明白鲁肃是不得不撤退。再慢上一点的话,东吴军能不能走出江山都是一个问题。
经过粗略的统计,鲁肃这次战死了有几百人,对于他的军队人数,这点死亡人数是完全没有问题。但受伤的士兵居然有两千多人。还是那种影响到战斗力的。有这么多人牵累着,鲁肃很难在江山有所作为。
对比了一下刘军零伤亡,鲁肃感觉自己一世英名已经毁掉了。
明明知道如果被孙策知道郭嘉在江山会引起动乱,但鲁肃又不得不上报。
魔泣 小珠落玉盤
鲁肃无法保证郭嘉会不会使出其他的阴谋。一旦孙策不知情,导致被郭嘉给算计了,鲁肃自裁都谢罪不了。
鲁肃选择了距离江山最近的奉城作为自己的驻扎地点,刚刚一安顿好,鲁肃写了一份战报命人加快送到孙策的手中。
做完这一切之后,鲁肃就来到了地图上,仔细地分析着江山的地图,希望自己想出办法可以消灭江山的刘军。
宅龍攻略
周泰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于是准备好了最好的战马,用最快的速度送到了孙策的面前。
周泰原本是想要回到鲁肃的身旁商谈下一步的计划,可当他看到鲁肃目不转睛地看着地图,脸上很是忧郁,他就没有再打扰了。
说是要商谈,其实更是周泰去询问鲁肃。现在鲁肃正忙着呢,周泰就不想去打扰他了。
周泰非常希望鲁肃可以想出办法来,他也想着要尽快将刘军赶出江山。在江山吃了那么大的亏,还被郭嘉讽刺了,周泰心里可是非常的不舒服。
鲁肃的战报用非常快速的速度送到了孙策和周瑜的面前。
孙策和周瑜得知是曹操的谋士郭嘉郭奉孝在江山,震惊得下吧都快张不开了。
“刘玉好大的手臂,居然把鬼才郭嘉用在了江山上,他这是要干什么?想要在江山把东吴给拖垮了么?”孙策内心的震惊太大了,语气都快了不少。
周瑜沉着脸,看完了地图,对孙策说道:“伯符,事情有点严重了!看来咱们和神武朝廷是没有办法和谈了!”
勝券在手
“你的意思?”孙策被周瑜的话给吸引了。
周瑜解释道:“咱们用尽全力击退了吕布、关羽、张飞的部队,将其困在了建业城。还把刘军的进攻给挡住了。说是困住,可建业城中的刘军只是无法出城而已。他们照样在建业城中逍遥。我军只能说是堪堪维持着现状,对于刘军的威胁,只有建业城中的刘军。但是我军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办法么?没有了!先不说刘玉如何调兵遣将来支援,另外一说就是孤军深入的郭嘉,难道就不是刘玉早就计划好的?可以说,郭嘉带领刘军占据江山,就是在我东吴扎下一根钉子。要是不拔出这颗钉子,我军就处处被动。一旦刘军在这段时间从其他地方调动更多的兵马,再由郭嘉在我东吴腹地兴风作浪,以我军现有的兵力,真的难以对付。所以说,刘玉十有八九是不会和我军和谈。”
孙策听完之后,咬牙切齿地说道:“难怪蒋干一点消息都没有,原来是刘玉压根就没有打算要和谈。”
周瑜轻轻地点头附和,他知道蒋干肯定是被软禁起来,甚至都已经被刘玉在用各种手段虐待了。周瑜内心有点对不住蒋干,希望自己的同窗可以保住一条小命。周瑜日后有机会的话,一定会补偿的。
同时周瑜也是说道:“郭嘉又是一个很角色,单单靠子敬对对付他,吾没多大的信心。”
孙策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骂道:“好狡猾的刘玉,居然给吾来一个暗度陈仓!吾怎么可能容忍郭嘉那厮在我东吴境内猖狂,吾即可亲自带病杀向江山,杀了郭嘉那厮!”
周瑜一听到孙策这话,立刻劝止道:“主公,万万不可啊!郭嘉从一开始就秘密进军,一点都不想让人知道他潜入东吴。到如今却是公开露面,无非就是希望主公你去江山,而他就可以对主公不利了!主公身系东吴的安危,绝对不可以去冒险!”
平时和孙策在一起的时候,周瑜都是用表字称呼孙策的。这一次周瑜用“主公”称呼孙策,也是希望孙策可以记得自己的身份,不能意气用事!周瑜可以清晰地看到郭嘉的用意,就是想要把孙策给弄到江山去。要是孙策直接带兵杀过去,那就是把自己送到郭嘉的面前,郭嘉随时都可以把孙策给弄死。周瑜相信有鬼才之称的郭嘉,在智力上绝对是碾压孙策的。孙策到时候被卖了都不知道。
孙策被周瑜一番话给说服了,可他心中很是不甘,说道:“难道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刘玉一步步设计咱们,一步步将东吴给吞并了?”
周瑜其实很想说自己过去对付郭嘉。可一旦自己不在孙策的身边,刘玉要是有其他的阴谋,以诸葛瑾等人,还真的没有办法可以帮到孙策。不是周瑜不认可诸葛瑾等人的能力,而是现在局势敏感,每个人都会多想一下。难保诸葛瑾等人会有一些想法,来一个出工不出力,孙策可就非常的麻烦。
想到这里,周瑜就感觉有点头大,对于刘玉派出郭嘉是非常的气愤,用郭嘉这么出色的谋士来孤军深入,真的是浪费啊。
浪费不浪费,就不关东吴的事情。
周瑜愁眉苦脸,他现在都感觉东吴的人才太少了。
能够委以重任的陆逊,也被刘军给抓住了。现在回想起来,以郭嘉的能力,生擒陆逊就正常了。就算是周瑜自己,也不能够保证自己不会被郭嘉给算计了。
霸愛成歡:邪少的貼身小寵物
周瑜把脑海中的杂念给抛弃掉,全神贯注地看着地图,他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想出解决办法,也好让东吴有更多的余地。
辦公室來了個極品女同事 趙趕驢
在这个时候,大帐之外有亲兵汇报,说是荆州有一个故人来求见孙策。
“故人?本公在荆州哪里还有什么故人!一定是奸细!将其抓起来,直接砍了!”孙策现在的心情非常不好,也想不起自己有从荆州过来的故人,所以他马上就认为是奸细了。
亲兵就要去按照孙策的命令办,而周瑜及时说道:“且慢!来人可有自报名讳?”
在周瑜看来,什么故人都是借口,特别是从荆州来的,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信号。
亲兵回答道:“回禀都督,来者并没说自己是谁。不过小的见他一身儒服,气质不凡,不是凡人,故而前来通报。”
周瑜转过头来对孙策说道:“主公,看来来者不简单啊。还是先见见吧。若是有诈,再杀了不迟!”
还是周瑜好,孙策一下子就听进去了,说道:“带他进来!”
亲兵飞快地出去了,用了很短的时间,一个身穿儒服的文人就走进了大帐。
周瑜和孙策一见来人,瞬间就站了起来,异口同声地说道:“水镜先生!”
来者就是水镜先生司马徽司马德操了。
司马徽的名声很大,早在孙坚占据长沙的时候,就去拜见过司马徽。而司马徽也和孙坚往来了几次,孙策也是见过司马徽的,说是孙策的故人也不为过啊。孙坚倒是求贤若渴,希望司马徽可以到他麾下任职。可当时的司马徽在荆州的处境很是敏感且有着自己的打算,没有答应孙坚。孙坚倒是没有为难司马徽,还是保持着和司马徽的交情。这件事情,孙策是知道的!
司马徽对孙策和周瑜拱手一礼,微笑地说道:“草民见过吴公,大都督。”
“水镜先生快快请起!折煞孙某了!”孙策急忙过去把司马徽扶起来。
论能力,司马徽培养了诸葛亮和庞统等天才,其声望很高。论辈分,司马徽和孙坚也是同辈相交,严格来说也算是孙策的长辈。两方面加起来,孙策必须尊重司马徽。
“公乃当时英雄,吾乃是草民。这礼不可废啊!”司马徽嘴巴上说得好听,实际上还是接受了孙策的搀扶。
“先生快快请坐!来人,快上茶!”孙策亲自将司马徽安排了一个座位。
孙策乃是吴公,能够得到他这么礼遇,司马徽算是第一人。
周瑜就一直在观察着司马徽,心里不断地猜测着司马徽的来意。
自从刘玉占据了荆州之后,司马徽就去了洛阳。而且据周瑜得到的消息,司马徽到了洛阳之后就一直都不断地为刘玉站台,把刘玉夸得如同圣人一般。现在司马徽在刘军进攻东吴的时候到了东吴,其用心让周瑜很是怀疑。
司马徽微笑地坐下,享用着孙策安排过来的茶水。
浮沈共愛
等司马徽喝了茶水之后,孙策开口问道:“早闻先生移居洛阳,如今却为何来到这建业?”
不仅是周瑜知道司马徽的动静,孙策也是知道的,他不认为司马徽来到他的面前有什么好事。
許我一生時光 紅塵飄雪
司马徽将茶水放下,而后轻轻地说道:“老夫本来想要在洛阳了却残生,谁知好友庞德公逝世。老夫赶到荆州拜祭!恰好听闻文台后人有难,故而前来相助!”
“相助?先生是说真的?!”孙策心中狂喜啊。
司马徽可以说是诸葛亮和庞统等人的师傅,他的能力肯定不低,以前都不知道有多少诸侯想要司马徽出山,如今司马徽却主动前来,孙策能不高兴么?
但周瑜却说道:“先生是来帮助伯符成就霸业的?还是来帮助朝廷说服伯符的??”
周瑜对司马徽很是怀疑。
此话一出,孙策的脸色不变,内心却是警觉起来,难不成司马徽是开当说客的?
司马徽微笑地说道:“老夫本是闲云野鹤之人,若不是当年文台对老夫有恩,老夫也懒得管。既然吴公和都督不信任老夫,就当老夫没来过。告辞!”
说罢,司马徽站起来,就要往大帐走去,动作行云流水,十分的潇洒。
孙策急忙劝住道:“先生莫要如此!公瑾只是多言一句尔。”
司马徽停住脚步,看向了孙策和周瑜,淡淡地说道:“老夫也不强求其他。有一计策献给两位。两位愿意听就听!不听就算了!”
孙策急忙说道:“先生请讲!”
反正都是听听而已,孙策倒是觉得无可厚非。
司马徽说道:“以东吴之物力,想要割据一方,尚可!然要称霸天下,简直痴心妄想!如今朝廷誓必拿下东吴,成就天下一统。若是吴公想要有所作为,停战和谈乃是不智。须知保住一时,保不住一世!所以,东吴想要有所突破,只有一法!那就是趁机拿下徐州!”
“什么拿下徐州!?”孙策但是没有想到这一点。
周瑜也是眼前一亮,他怎么就没有想到要进攻徐州呢?
徐州物产丰富,距离东吴的距离不远,用水军突袭的话,以现在的情况,还真的非常有可能逼得刘军撤离。
不过现在东吴的兵力太少了,内部又有郭嘉带兵盘踞江山,孙策是分不出更多的兵力去进攻徐州。
孙策最后对司马徽说道:“先生此计甚好!然却已经迟了!”
星輝斑斕 DEARS
“也罢!就当老夫没说!告辞了!”司马徽拱手一礼,转身就要离去。
“先生且慢!”周瑜微笑地走到了司马徽的身旁将其拦住,脸上的笑容很是灿烂,说道:“先生乃是我主之故人,要是匆忙离去,岂不是告诉天下人,我主不念旧情!还请先生留下几日。好让我主尽一下地主之谊,以报答先生相助之举。”
孙策附和地说道:“是极!先生暂且留下几日吧。”
司马徽看了看周瑜,微笑地说道:“看来老夫不答应,可能还走不出这里了。好,好,老夫就留下几日。”
周瑜感激地说道:“先生能够留下,真乃我主之幸事!”
司马徽没有多言,只是静静地看着周瑜和孙策。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