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Street, NYC, US 0123456789 [email protected]

瑞信資訊

其他小說

txvap优美言情小說 我成了龍媽 txt-第969章 龍女王的懷疑鑒賞-pnwoy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
“这次淡月楚女没说一句谎话。”布兰道。
“祂与穆尔忒雅的交流过程,你仔细看了,确定真的没问题?”丹妮皱眉道。
这次布兰沉默了更长时间。
“穆尔忒雅应该真有骑墙的意识。”他说。
丹妮的眉毛弓起背,喃喃道:“不应该呀……”
“为什么不应该?”布兰疑惑问:“穆尔忒雅本来就不是战斗神,表现相对懦弱也很正常。
而且祂的情欲园很依赖人类政权,与你起冲突实为不智。”
“你不懂……”丹妮表情奇怪地说:“别人不知道,难道我自己心里没数吗?
当初捉住西蕊·洋心时,我就醉翁之意不在酒,一心期待激怒穆尔忒雅,等祂找我发飙,我再低调地、合情合理地一巴掌拍死祂。”
“呃……”布兰呆住了。
那时传经小队还没出发,丹妮也不会想到七藏这般给力。
她急需神性却苦于找不到下手对象,为此,还把金刚赶出家门,让它在冰冷黑暗的森林里流浪。
可见她当时是多么“饥渴”,西蕊洋心正好撞在手上,奈何体量小,压根不够塞牙缝。
所以,丹妮当时主要目标是穆尔忒雅,坦格利安当表子的人太多了,她压根不在意,也在意不过来。
什么维护坦格利安的荣誉,完全是扯淡。
她就等穆尔忒雅找上门来,然后饱餐一顿。
劍皇重生 血舞天
这代表什么?
说明丹妮对祂有最赤-裸裸的杀意,比当初对黑山羊的更强烈、更直接。
九陽通神訣
穆尔忒雅又是高级法则神,是神灵中的大佬。
连黑山羊都能在灵觉中感受到来自龙女王杀意,没道理不知活了多少万年的穆尔忒雅是个傻白甜,明知道龙女王对祂恶意满满,却还想着骑墙。
丹妮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在听到淡月楚女的话时,心里一直觉得不对劲。
所以,她才让布兰用三眼乌鸦的手段去摸祂的底。
布兰很快也想明白过来,凝重道:“如此说来,穆尔忒雅的表现还真有点不正常。
确定您的杀心后,祂不仅不该骑墙,反而应在第一时间加入正义联盟,偏偏祂不仅自己不加入、联盟,还对淡月楚女说出那样的话……”
“麻烦!”丹妮烦躁道:“长夜降临,世界坠落,那群邪神不努力拯救世界就算了,偏要拖我这个救世主的后腿,真不知道世界养那些邪神有什么意义。”
“这能怪谁?祂们只是单纯地想活命罢了。你有世界养祂们没有意义的想法,正是祂们抱团的因。”布兰叹道。
“祂们如果积极参加抗鬼大业,与我做战(小)友(弟),我能对祂们下手?”
“现在说这也没用了,今后有什么计划,都三思而行吧。”布兰道。
接着,他又道:“当务之急,得让传经小队改变一城一庙的计划。
最好即刻离开泰洛西,回维斯特洛太丢人,不如让他们去奴隶湾待一段时间。”
“不,继续按原本路线一步步传经。”丹妮眸中闪过一道冷芒,“我很想试一试,一个无限蓝、技能无CD的七藏能打出什么样的战果,也许……”
也许让她实力暴涨的方法压根不是吞食贝勒里恩,而是让侏儒引怪,让七藏耍流氓。
干掉百八十个邪神,她的五个龙娃都要超神。
那时,五条半神龙魂,五重超频,天下还有谁是她的对手?
“也许能打死不少邪神,但传经小队也将伤亡惨重。”布兰担忧道。
“传经小队不惧牺牲!”丹妮浑身散发一股破釜沉舟的气势。
——是你不在意他们的牺牲吧?
布兰讷讷道:“艾莉亚……”
“放心,她最狡猾,也最不引人注意。”
布兰心里不以为然,数以百计的半神围攻五个人,怎么可能忽略艾莉亚?
“提利昂死了怎么办?”他委婉提醒道。
“为了正义,为了荣耀,为了拯救世界,死得其所!”丹妮没有半点迟疑。
布兰算明白女王的决心,不再劝阻,改而建议道:“派遣一支瓦钢小队过去保护他们,如何?
普通半神还真不一定是瓦钢骑士的对手,有个百人小队组成战阵,至少可以替传经小队分担七成压力。”
丹妮只考虑一会就摇头道:“那样太张扬,可能会引起正义联盟一齐加码。”
你这边有一百瓦钢骑士,正义联盟难道不会安排五百普通骑士与他们兑子?
“若用瓦钢骑士对付神灵,只有一种情况效率最高:主动进攻,打一场突袭战,让邪神被动防御。
如此,就能保证我方瓦钢军对邪神的牧师造成绝对压制。
说白了,要用瓦钢军对付邪神,至少让他们接触到邪神。在别人的地盘被动防守,很大可能连邪神面都见不到。”
布兰听了更加担心,“邪神会不会安排普通人对付传经小队?”
“有可能,不过那时就该提利昂发挥作用了。”
“他能做什么?”布兰不解。
“狐假虎威,狗仗人势,凭三寸不烂之舌,让城邦亲王、大君们悬崖勒马。”丹妮笑道。
一世刻骨一世銘心(妤茶)
“如果无效呢?”布兰又问。
“我会为他复仇的,坦格利安,言出如山!找不到庙里的邪神,难道还找不到王国的王宫?
还是说,魁尔斯遗憾客与王族的遭遇,他们都忘了?”丹妮杀气凛凛。
“如果邪神不找当地朝廷借兵,反而雇佣佣兵、组织教会武装呢?”布兰又问。
“邪神不找朝廷调兵,就轮到提利昂会找城邦国王寻求庇护啦!
藍星飛揚 藍千帆
实在不行,就骑龙跑路呗。
如果连起飞都办不到,还可以让泰莎撒泼打滚,50米长的身体,石碾子一般,来回滚几圈,留下一地肉饼,普通人见了,吓都吓跑了。
你要对提利昂有信心,他精明着呢,懂得随机应变。”龙女王信心十足。
布兰无可如何地说:“至少提醒他们一声,让提利昂雇一批佣兵,让瓦里斯注意探听王宫与城邦军队的动向。”
“这个可以。”
……
“呜呜~~~~“
丹妮在营地内逛了一圈,正准备去城堡吃晚饭,雪橇巴士围成的军营大门口,传来两声号角。
一声代表友军,两声代表敌人,三声代表异鬼。
“现在还有什么敌人?”丹妮嘟哝一声,调转头,往城外走去。
除她这位大统领,军营里本已安歇下来的将士们也都披甲持剑,从营帐内、从斯莫伍德家的城堡里跑出来,很谨慎地开始布置防御阵。
祭靈人
“是一群红神信徒,不是普通民众,有强大武装。”远远的,主持营地防务的加尔斯向走来的龙女王大声解释。
下午与尸鬼大军的鏖战,他带头发起冲锋,傍晚又替女王指挥将士安营扎寨,白骑士这会儿又疲惫又狼狈。
灿烂若阳光下白雪的披风,早已被污血与泥水弄得乌七八糟,银色的精钢铁靴在雪水浸湿的泥土路面一脚深一脚浅,也成了泥靴。
“多少人?”丹妮跳上雪橇巴士,抬头张望。
上百辆雪橇巴士无法进入城堡,就在城门外围了一个弧线,有些像瓮城。
大熊也爬上雪橇车,看了一眼,沉声道:“至少三百人,一大半都是精壮汉子,人人手持武器,还有弓弩。”
也难怪哨卡上的士兵会吹响号角,在漫漫雪原,三百人多人的队伍拉开,看着有些浩浩荡荡。
更诡异的是,对方明目张胆打起拉赫洛“烈焰红心”的旗帜。
“不是敌人,他们都举着火把,大大方方,不像要偷袭咱们,强攻更不可能。”加尔斯语气轻松,表情却很奇怪,“只不过这里哪来的红神武装?看服装,像难民多于圣火之手。”
“圣火之手的装备比金袍子都好,他们哪有半点圣火之手的样子。”丹妮吐槽道。
强大如瓦兰提斯红神寺庙,数十万红神信徒,也只豢养了一千名圣火之手,可见红神武装的力量多精锐。
当然,与七神的战士之子还是没法比,战士之子个个骑士出身,从小锻炼武技,接受最优质的贵族教育,人人都能读能写,还自带祖传铠甲、宝剑与战马,装备与单兵素质都非常强。
几人说话的功夫,红神信徒的队伍已经来到“雪橇车大门”百丈外,大部队停下,一个灰色羊皮裘的小个子在怀里摸索一阵,拿出块破布片,将它展开,双手高举于顶,才大步往军营方向走来。
等一下,我陰夫呢 寒狐
“那是……”丹妮凝眉,“流星与剑?”
其他人看不太清,龙女王却有一对锐利如鹰的眼睛,最先辨认出破布上的图案。
“应该是个贵族,开门放他进来。”她说。
随着一声令下,三米高的木栅栏吱嘎吱嘎,向两边打开。
那小个子见此,放下手里的布片,向身后挥挥手,然后大步向营门跑来。
“我是艾德瑞克·戴恩,星坠城的戴恩。”靠近后,他用变声期的公鸭嗓,向雪橇车围墙上的龙女王大声叫喊。
毒女重生:夫君,滾下塌
“喔,原来是戴恩。”丹妮恍然大悟。
星坠城戴恩家的族徽是淡紫色背景下,一柄银剑和一颗银色流星相互交汇。
丹妮没认出来,是因为那块布灰不溜秋,颜色不对。
别小看颜色的区别,坦格利安的红龙与黑龙,可不就只有颜色的区别?
“见过女王陛下。”小伙子虽衣着破旧,却礼仪熟练,有一种教养良好的贵族气质。
“你怎么来这儿了?”丹妮好奇道。
“我是贝里·唐德利恩伯爵的骑士侍从,最近几年一直在河间战斗。伯爵死后,无旗兄弟会一分为二,石心夫人一支,我和剩下的人一支,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五六年。”艾德瑞克苦涩道。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