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Street, NYC, US 0123456789 [email protected]

瑞信資訊

仙俠小說

e3fmu精彩都市言情 蘭若仙緣 txt-第四八六章 深山傳法 點化山精相伴-6z2zb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
“传闻之中九州之间有些地方是沟通阴阳两界的通道,这些地方虽然已经封印了起来,但是鬼怪之事多有发生。”
“叶兄在书院见多识广,应该知道这些地方的具体方位吧?”
叶琼楼这么一说,无生想起了自己曾今经过的那一座山,山中就有一处封印之地,封住了幽冥通往阳间的通道,那里貌似距离曲东来修行的太和山也不是很远。
“其实那些比较可怕的封印之地附近多半是有一些修行门派守护的。”
无生闻言点点头,这个他可以理解,就像是兰若寺地下镇压着罗刹王的肉身一样,一些修行的方外之地除了自身的修行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职责就是看守一些凶险的东西,比如那种封印之地,比如某些凶戾的邪物经常出没的地方。
这两个人正说着话呢,突然听到嘎吱嘎吱的响声,好似木门转动的时候发出的酸涩响声,在这黑夜之中显得极不寻常。
寺庙外面有东西。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望向寺庙的外面,无生更是运起法眼朝外面望去,看到一道淡淡的土黄之色从那残破的院墙之外飘到了半空之中。
那声音到了寺庙大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
黑夜之中,大门半截腰的位置,悄悄的探出一个头来,说是头不如说是一块像是头颅的石头更加的形象一些,只是上面多了两只眼睛。
仙道修真系統 終級boss飛
“山精!”叶琼楼看着那颗怪头,脱口而出。
“既然来了,就进来了吧。”无生冲着寺庙之外喊了一声。
等了好一会也没什么动静。
站在门外的山精既没有进来,也没有离开,似乎是在思索犹豫。大殿之中的两个人也没有出去,就坐在那里静静的等着。
又过了约么一盏茶的时间,外面的山精方才小心翼翼的进来。
这?!
看到那个山精的模样无生有些愣了。
土石而成的身躯,四肢皆有,五官只看到一双眼睛,看着隐约有个人形,身上不着寸缕。这副模样让他想到了当日在西域的时候见到的那位被大光明寺的僧人召唤出来的山神,貌似也是这个模样,只是比眼前的这位要高大的多。
“这就是山精?”无生转头望着一旁的叶琼楼。
山精,其实乃是山中精怪的总称。
“老实说,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般模样的山精。”叶琼楼如是道。
“你为何而来?”无生笑着味道。
他在这山精身上看不到一丝的邪气和血焰,那双眼睛好似婴儿一般纯净,应该是刚刚修行有成没多久。
“我,想,学,道。”那山精一字一顿道。
興唐
嗯?无生和叶琼楼两个人听后都愣了。
这山精所说的道乃是修行的法门,他想修行,白天的是时候他在山中听到了寺庙里的动静,看到了无生如何收拾那个大和尚,看到了他腾空而起,那个和尚的本事他曾经见过,在山中单手托起巨石,在山野之间纵横如飞。
那大和尚在的时候它没敢过来,因为他在那个大和尚的身上感觉到了让它十分不安的气息,而眼前这两个人则没有,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直觉,趋吉避凶。
“学道?”无生转头望着叶琼楼,他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叶琼楼也是有些茫然,他不是没有见过拜师的,但是那些拜师之人都是人,而不是这样的精怪,况且书院的神通也不能轻易传授。
npc種田記
见他摇了摇头,无生就知道叶琼楼是没打算教这个山精了。
无生倒是想,这山精现在极为淳朴,如同一块璞玉,倒是可以好好雕刻一番,况且这里将来会成为他们几个人联络的地方,需要看守,这山精乃是在这片山野之中成精,对这里自然是再熟悉不过,实在是不二人选。
“叶兄,你说我们能不能把它培养成山神,这里云屏山的山神。”无生抬手指了指那山精,然后又指了指四周这一片大山。
“你的意思是……”
“我们既然打算在这里定期碰面,还是留个人在这里更好一些,但是我们几个人都未必合适,现在合适的人来了。”无生抬手指了指那山精。
叶琼楼听后沉思了一会。
“这个想法倒是挺好的,只是书院之中有规矩,书院的神通不能轻易传授的。我不好破例。”
“这个我理解,所以,我打算教他试试。”
“你?”叶琼楼一愣。
“怎么,不行吗?”
“不是不行,叶兄你可是剑修啊!”
一个剑修教授山精练剑吗?况且修行不是一朝一日就能成功的,教授他人修道也不是教一次就可以的。
“哎,我不光练剑,别的东西也懂一点,就当是点化它了。”
染指纏愛傲總裁
“我看着山精灵智初开,未手世间戾气侵染,如果能够教导它修行之法,帮他立下根基,未尝不是一桩机缘。”叶琼楼明白了无生的意思之后点点头。
“那就定了。”
无生起身出了大殿,来到那山精的身旁,叶琼楼随手一划,将自己四周封住,听不到外面传来的声音,然后转头望着火堆,不看无生。
他的朋友要传法与这山精,这本来当是一件很重大的事情,所谓法不传六耳。
他是书院弟子,自然知道偷听其他门派的修士传法乃是大忌。
无生走到那山精的身前,然后抬手,渡了一道佛光于那山精身体之中。
他那会什么传法点化,但是他会开光,此刻,他就将这山精当成了佛像,自己就当是为佛像开光了。
因为是背对着叶琼楼,他有也不怕叶琼楼看到。
佛光渡入那山精身体之后,便隐约可见有一道光华在他的身体之中流转起来,好似鱼儿在水中游走一般,它就静静的站在那里,动也不动,好似一块石头。
戀上你的床
过了好一会功夫,方才颤动了一下身体。
“感觉如何?”老是说,无生自己心里也没谱,这山精终究是个活物,与那佛像有着根本的不同。
那山精咕咚一声跪在地上。
“起来。”无生一挥手将它托起来。
蘭陵王妃
“我在念一段经文,你且听好了。”
无生以法力将他周身两丈之地罩住,然后轻声的诵读经文,他诵读的乃是《金刚经》。
念诵经文的时候他身上泛起淡淡的光华,梵音阵阵,却被收拢在两丈之内,那山精静静的站在那里,无生念诵了一遍经文然后停下来,望着眼前的山精。它就好像一块石头一样。
等了一会,见那山精还是没有动静。
无生悄无声息的回到了佛殿之中,感觉到了叶琼楼设置的法阵。
“成了?”叶琼楼抬头望着无生。
“看它的造化了。”无生指了指站在院子里面的那山精。
親愛的鬼公子
“这是它的机缘啊!”叶琼楼望着它看了一会知乎轻声道。
火焰还在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除此之外只有山中呼呼风声。
篝火中的木材在不停的燃烧着,慢慢的化为灰烬,又添上新柴,而后又化为灰烬,如此往复,这冬日的夜晚似乎格外的漫长。
大殿之中,无生盘膝而坐,闭目凝神,叶琼楼手中握着一卷经书,静静的看着,不知不觉外面的天色渐渐的亮了起来。
咔嚓,外面的山精“醒”了过来。双眼之中有光芒一闪而过。
接着它便朝着大殿之中的无生行礼,被无生一挥手扶住。
“这是你的机缘,好生修行,勿入歧途。”
“是,师父。”
“我不是你师父,走吧。”无生朝那山精挥挥手。
那山精在原地犹豫了好一会,然后转身离开,出了寺庙,在无生看不到的地方又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行礼之后方才转身离开。
地方也看了,也算是合心意,无生和叶琼楼就准备离开,半空之中却又有一人飞来。
“找到你们了!”那人未曾落地,声音便已经传来。
“东来,你怎么下山了?”
来人正是太和山的曲东来。
“我已经将黑棺的事情告诉了师父,山上很重视,许我下山专门调查此事,只是不能惹出其它的乱子来,而且只能在荆州之地行走。”
“这里已经不是荆州了。”无生道。
曲东来听后只是笑了笑。
“你们觉得这里如何?”
“不错,你是如何找到这个地方的?”
“两年前我下山,无意之间碰到了一个邪修作恶,追了他一路,结果他就跑到了这座山中,我也因此发现这座庙宇。”
“那就这个地方定位我们定期碰面的地方?”
婚淺情深:禦念衷心
依秀那答兒–妃禍天下
“好。”
他们三个人定好了地方,然后又约定好了时间,每个一个月来这里一次,互通消息。然后无生便要离开。
“王兄还要去哪里?”
“再去找一个朋友。”
“是吗,一起吧?”曲东来道。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一时半刻未必能够找的到他。”无生如实道,他是准备去找青衣军的华源,不单单是为了黑棺的事情,上次听那叶知秋说,华源和青衣军的首领青龙将军闹得很不愉快,然后不辞而别。他便想见见华源,在内心,他还是将华源当做是朋友的。
朋友可以好几年不联络,但是你听到他有难处,便会想要帮忙。
“稍等片刻,我带了好酒,喝完酒再走也不迟。”说这话曲东来便取出了一坛酒,三只碗,外带一些肉干、熟食。
无生看着这一幕不禁笑了起来。
“曲兄每次出门都是要准备这些东西吗?”这番做派怎么感觉都像是出门游山玩水。
“也不是每次,来来,坐下尝尝,这可是山中师兄酿制的灵就,我好不容易才搞到的,这是我自己制作的酱肉,尝尝味道怎么样。”曲东来招呼他们两个人。
无生伸手那了一块肉尝了尝,味道很是不错,有嚼劲,很入味。
“我也认识一个人,他的厨艺十分的精湛。”他不自觉的就想到了兰若寺中那位老实憨厚的师兄,师兄的厨艺是在是没的说。
“是吗,有机会的话介绍我认识一下。”
“有机会的话。”无生点点头。
灵酒味道也不错,但是感觉比空虚和尚酿制的就差了那么一点。
酒足饭饱之后,无生便与那二人告辞,腾空而去,片刻就消失不见,寺庙之中只剩下了那两个人。
“这王兄倒是心怀天下之人呢!”曲东来又喝了一口酒。
“新华天下,嫉恶如仇,九州虽然广大,但是向他这般的修士实在是太少了。”叶琼楼感慨道。
“我下山之前,师父特意把我叫去,叮嘱了一番,说我此番下山虽然凶险,但也有机缘,让我谨慎小心。”曲东来送了一块肉往嘴里,慢慢的咀嚼。
“早些时候我曾经施法看过王兄。”
“朋友之间不该如此。”叶琼楼听后道。
“那是我们还不是朋友,再说我也施法看过你,不止一次。”曲东来笑着道,叶琼楼听后无奈的摇摇头。
“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什么?”
“我看到了金光一片一闪而没。”
“金光?”叶琼楼听后一愣。
修士身上气息与修士修行法门不同,那些邪修、鬼物头顶之上多事黑灰之气,正派修士身上则各不相同,五彩之气皆有,但是金色气息却是极少。
“功德之光?”叶琼楼突然想到了什么。
“我猜也是,在你的身上我也看到过金光,却无他身上那般强烈。”
“那是好事,我们应该为他感到高兴才对。”
曲东来应了一声,点点头。
“只是,我觉得他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也有很多事情没对你说。”
“那不一样。”曲东来摆摆手。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叶琼楼发现自己的这位朋友今天怪怪的,突然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就是有些感慨。”曲东来笑着道,他想起了下山之前师父和自己说的那些话,可惜,不能和自己的这位至交说。
离开了玉屏山,无生一路东行,他要先去找叶知秋。他要找华源但是却不知道怎么找,以前华源留下的联系方法未必管用,他决定先去找叶知秋问问,到了两个人事先定好见面的地方,无生找到了那户人家,出示了叶知秋留给自己的信物。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