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Street, NYC, US 0123456789 [email protected]

瑞信資訊

玄幻小說

eiuvs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戰錘王座 線上看-第1章 離別熱推-f5c7g

戰錘王座
小說推薦戰錘王座
夜色下的灰树堡宁静而悠远,远山吹来凉风,拂过麦田,吹入心田。塔林纳姆站在树林下,月光拉长了他的身影,也拉长了他的思绪和惆怅。
“就到这里吧,塔林……”
茵妮娅转身,眼里闪烁着坚毅,却又带着一丝不舍与温柔。
那是塔林纳姆从未见过的温柔,就像一缕晚风,拂过塔林的心湖,扬起一轮轮的涟漪。他多么想将眼前的女人留下,可是他不能。就像茵妮娅也不能留下。他们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肩上背负着太多太多,是责任,也是义务。
塔林纳姆知道,自己可以疯狂一次,为了爱,跟着茵妮娅远赴天涯。但是他不能,现在的他,是灰树堡的主人,是领主贝尔托的继承人。身上肩负着太多重任,是责任,是荣耀。如果疯狂一次,跟着茵妮娅远行,放弃自己身为领主的责任,那么,茵妮娅也未必会喜欢自己。或许,她喜欢的,正是这样一个有责任心,有担当的男人。可是成为这样的男人,注定无法与她厮守。是命运,是错过吗?塔林纳姆不知道,他只是站在原地,眼里除了不舍,还是不舍。
“你接下来要去哪?”
塔林纳姆站得笔直,颇有绅士风度的问到。他甚至没有勇气伸手去牵茵妮娅的手。因为巴托尼亚的骑士法典中写到——必须对女士保持尊重。所以,即便内心深处有多么想将茵妮娅拥入怀中,却不能。
“不知道……”茵妮娅拨了拨额前的刘海,将细发拨在耳后,“可能会去北方,也可能会回我的家园。总之,我的神叫我去哪,我就去哪。你知道的,我生来就是为了执行他的旨意。”
“它的旨意就是让你来到我的身边。”
鼓足了勇气,塔林纳姆终于说出了自己最深情的告白。当然,这样的话语在那些南方贵族公子哥眼里,甚至算不上情话。最多就是一个守旧骑士木讷笨拙的笑话。
可是茵妮娅不这样认为。她微微笑了笑,嘴角弯出小小的弧度,一双清澈的眼眸隐藏在长长的睫毛下。微风拂过,女骑士发梢的细发随之轻舞。
“塔林,你是一个很好的男人,一位优秀的骑士,也会是一位优秀的领主。”
茵妮娅低声说到。她的声音是那么温柔,那是塔林纳姆从未听过的低语。让人很难将眼前这位柔美的女性和战场上浴血厮杀的骑士联系在一起。这一刻,她不再是玫瑰骑士,而是一位多愁善感的少女。同样多愁善感的,还有塔林纳姆……
“我希望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流浪骑士,像以前那样……”
塔林纳姆凝视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说到。他希望她读到他的心意,很显然,茵妮娅读到了。可是,那又能怎样呢?他们注定不是属于同一世界的人。残忍的不是没有遇见,而是遇见了却因为外界原因不得不分开。
“别挣扎了,塔林,我知道你放不下你的职责,你的领民,你身后的一切。就如同我,无法放弃自己的信仰……”
茵妮娅说着,目光暗淡了下去。
新編入黨積極分子培訓教材2016 傅治平
有一阵子,她只是轻抚着战马,沉默不语。
“无论今后你在哪,只要有困难,就告诉我。我会出现在你身边的!”
穿过长长的树林,直到不得不分开。许久,塔林纳姆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眼。
而茵妮娅只是微笑,“一个很残酷的现实,塔林……不出意外的话,我们不会再见了。世界这么大,一旦出了这里,我们再相遇的概率微乎其微了。提利尔距离巴托尼亚并不近,何况以后我可能会去更远的地方远行。而你,注定是灰树堡的领主,巴托尼亚的骑士。或许,这便是我们的命运吧。”
“这该死的命运!”
塔林纳姆大骂到。
茵妮娅却轻轻捂住了他的嘴唇——
“别这样,记住你的身份,你现在是巴托尼亚骑士,灰树堡领主,作为一名领主,一名巴托尼亚骑士,你应该记住你的誓言。立誓,你必须为之遵守一生。”
塔林纳姆只能无能的点了点头,他知道,他当然知道。立誓那一刻,他便成为了湖之女神的信徒,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巴托尼亚骑士。
盛寵之嫡妃攻略
屍行天下
青梅甜甜噠:竹馬哥哥寵上癮
“保重吧,塔林……”
说完,茵妮娅转身上马,绝尘而去。她的坚决,甚至没有给那个男人一个告别的拥抱,没有回头多看一眼。只剩下塔林纳姆在原地久久凝望,心碎了一地。
……
俊美公子俏妖姬
“领主大人,这是各个村庄的人口统计,您过目。”
日子似乎过得很快,三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塔林纳姆已经适应了领主的生活,他保持着当骑士侍从时的优良作息,每天天一亮就起床,锻炼身体,吃完早餐立马处理公务,中午的时候准时进餐,天黑前回城堡。好似他就是曾经那个贝尔托领主。
当王国骑士哈维将公文递上去时,塔林纳姆熟练的解开蜂蜡,开始审阅。屋外,阳光淡淡的洒向地面,被茂密的树叶阻隔,在地上投下斑驳的剪影。一时间,塔林纳姆似乎又回想起那个冰凉的夜晚。只是,恋人已远去,再回首,也是空空如也。
他放下公文,走到窗外,俯瞰着城堡外的领地。原野上,绿波千里,那是生命的气息。塔林纳姆回想着,这便是他要保护的,他要守护的。就像当初贝尔托要守护的一样。
“早上好啊,灰树堡领主。”
一个熟悉的女声从身后响起,前领主夫人安娜穿着华丽的大衣出现在了房间门口。骑士哈维识趣的先行退下。留下塔林纳姆和安娜两个独处。
“你不该来这里。这里是办公行政的地方。”
塔林纳姆转身,一脸不悦的说到。
“呵呵,看起来你还真把自己当作灰树堡的主人了。”
安娜慢慢走来,言语中带着轻蔑与鄙夷。
“不是当作,我就是这里的主人。”
面对前任领主的夫人,塔林纳姆不再有一丝顾虑,他站得笔直,骄傲的说到。
“呵呵,混小子,不要忘了,你和我丈夫毫无血缘关系这一事实。我看着你进来灰树堡的,打从你第一天来到这里,我便怀疑你。你骗得了所有人,唯独骗不过我。混小子,你根本不是贝尔托的私生子,你甚至不是巴托尼亚人。你只不过是遥远蛮荒之国基斯里夫的一介平民!”
創神 無斷
安娜趴在塔林纳姆耳边,轻声说着。
最強召喚師 何婪
说完,又轻笑着走开。“背叛、谎言。我想不用我多说,你也知道自己犯下了怎样的罪行了吧?骑士誓言我可和你一样,可以倒背如流。要不要我背诵一遍给你听?”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