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Street, NYC, US 0123456789 [email protected]

瑞信資訊

歷史小說

umtqs火熱連載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笔趣-第1064章 在下朱凡-u16cd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小說推薦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与徐明德的交谈中,徐明武渐渐的了解了大明的国情,对这个世界有了大概的认知。
忽然有一天,徐明德私下与徐明武道:“老弟,哥得提醒你一下,万不能与二皇子深交……”
“为何?”徐明武诧异道。
徐明德凑近低语了几句,面容严肃。
“什么?二皇子八岁时杀过人?”徐明武低声唏嘘道。
徐明德点点头,道:“不仅他杀过,连当今太子八岁时也杀过…..”
听完兄长的讲述,徐明武惊了,喃喃道:“老子让儿子从小砍人?这是一家子狠人呐!”
他这才意识到,这个天武皇帝能将大厦将倾的明末重新扶起,并非有钱这么简单,更大的魄力和凶狠!
徐明德继续道:“这俩都不是省油的灯,父亲曾经告诫我,不要跟任何一个皇子深交,哪怕是已经被立为储君的太子殿下!”
徐明武试探的问:“父亲大人不想早早站队?”
徐明德摇了摇头:“父亲大人已经站队了。”
重生之錦繡良緣
“老头子已经站队了?”
徐明武惊愕,刚想问问平阳侯府站的哪个队,却见兄长摆了摆手道:“明武,你只管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至于其他事,就交给父亲和大哥吧!”
看着兄长认真的面容,徐明武心中暖暖的,当初便宜爹也和自己说过这样的话。
都说长兄如父,徐明德作为侯府嫡长子,能跟他这个庶子出生的幼子如此交心,实属不易……
此刻,徐明武的心中油然而生一种归属感,开始慢慢将自己真正当成是平阳侯府的人。
文明之帝國崛起 帝國咆哮
正当徐二少感动之时,却听兄长道:“大哥知道你聪明,特地给你报了外语兴趣班!”
徐明武一阵无语,都他妈十七世纪了,怎么还流行兴趣班?
他发出质疑:“学外语做什么?我们大明不强大吗?需要向洋人学习?”
徐明德道:“让你学外语,不是让你去学习洋人,咱们是打仗用的!”
他在空气中虚化一个地球,指着其中一片道:“你看啊,咱大明现在是东方霸主,未来咱们跟英格兰和法兰西之间必然会大打出手争夺西方世界,作为大明的军官,必须做到知己知彼,要想知己知彼,就得掌握对手的语言!”
徐明武瞪大了眼睛:“大哥,咱们大明这么牛逼吗?都想着要统一全球了?”
“那必须啊!陛下还不到不惑之年,我们也都年轻,不打仗做什么?还有呐,从经济学角度分析,当国家的经济发展到一定地步时,必须要发动对外战场……”
夢幻香江 王梓鈞
徐明武彻底服了,这种言论,自进入皇明军校后,经常听到有人如此说,似乎这里的所有军官生,都渴望战争!
進化之耳
“那大哥,你会几国语言?”
“会的不多,也就四国吧,目前为兄正在努力学习俄语,争取在年底通过考核……”
“……”
压力,满满的压力,就这样,在语言天才兄长的激烈下,徐明武进入了繁重的学习生涯中。
……
五月,皇明军校内春暖花开,一片祥和。
紅色王座 想見江南
这天夜间,徐明武刚刚结束了法语课,走出兄长的书房,漫步在一处僻静的小花园中。
花木繁盛,暖风拂面,景色怡人,当空一轮明月悄然升起,皎洁的月光洒下一片银白,照在春芽初露的树枝上。
徐明武踏着月色信步游走,不知不觉到了人工湖的池塘边。
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还有那漂浮着的荷叶随风摇曳,以及荷叶上传来的蛙叫声,徐明武心血来潮,想要赋诗一首。
于是高声朗道:“蛙蛙蛙,静夜呱呱呱,悠然荷叶上,一戳一蹦跶!”
忽听岸边柳荫深处,响起一声尖利的呵斥:“什么人!”
徐明武没想到池塘边还有别人,吓了一跳,他循声望去,只见柳荫下,走出一高一矮两个人来。
那两人都是一身皇明军校的戎装,看样子是校友,不过似乎这二人的军装料子看起来更高档一些。
二人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借着月光,徐明武大概看清了两人的长相。
两人左边的家伙长眉若柳,身如玉树,温文尔雅,大约一米八的大个子,是个标准的帅小伙。
右边的一位身材瘦小,面色白净,柳眉大眼,很是秀气,身高大概一米六几。
特别配合刚刚的一声喊,给徐明武一种娘炮的感觉。
只听这家伙走过来声音尖利地喝道:“深夜不回营房,在此鬼鬼祟祟的作甚?”
大半夜被人当成贼,徐明武心头有气,于是直接开怼:“我深夜不回营房在此吟诗作赋,关你们屁事!我看你们才是鬼鬼祟祟的!”
对方皆是军官生的军装,徐明武没必要客气!
小白脸闻言哈哈大笑三声,讥笑道:“就你这水平还出来吟诗作赋?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幻想鄉建造之旅 腦魚
徐明武刚想斥责这小白脸几句,却见旁边那大个子巍然而立,不怒自威,嘴角竟也慢慢上扬了三分,似是不屑自己的文采。
徐明武压着火气,负手而立,摆出了一个装逼的造型,道:“我刚刚那首诗,名为《咏蛙》,是我方才临意之作,二位大才,不妨也来上一首?”
小白脸一声冷笑:“好一个《咏蛙》,简直羞辱了四杰之一的骆宾王!与你斗诗,我不屑!”
親愛的,軍婚吧!
徐明武乐了,指着他笑道:“一看你就是个没文化的人,你不会就说不会,扯什么犊子啊,大家都是武人大老粗,装什么文化人!”
權少的天價逃妻
“你才没文化!”
小白脸气呼呼的有些急眼了:“谁说我不会作诗!”
“那你来一首啊!”
“来就来!”
小白脸喘了几口粗气,接着眼珠子一转,张口作诗道:“鸡,鸡,鸡,尖嘴对天啼,三更呼皓月,五鼓唤晨曦!”
徐明武顿时张口结舌,小白脸以彼之道还之彼身,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显然更是高明一筹。
“怎么样?我的这首《咏鸡》如何?”
小白脸嚣张的背着手上前两步,一副要和徐明武一争高低的劲头。
“芷薇,算了。”
旁边那位高个子帅小伙终于开口了,他对着徐明武微微点头道:“一场误会而已,搅了兄台雅兴,失礼了。”
纸薇?我他妈还尔康呢!
徐明武心中腹诽,不过看这帅小伙蛮有礼貌的,也不纠缠,笑呵呵道:“大家都是同僚战友,些许小事,无妨,敢问兄台尊姓大名?是否有空一起在这花前月下吟诗作赋一番?”
奇葩王後升職記
高个子青年微微笑道:“在下朱凡,敢问兄台大名?”
“徐明武!”
徐明武刚刚报上自己大名,却见对面这家伙突然就面色不善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