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Street, NYC, US 0123456789 [email protected]

瑞信資訊

都市小說

9yech火熱都市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笔趣-655. 相當怕!”就當是一次挑戰”閲讀-82j44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
抽签仪式结束后,六小只便各自去忙碌自己的事情去了。
封子言被赵一诺拉着去了商场。
齐峰喊困回酒店补觉去了。
因为夏树要接受yamah的采访,方宗尧与对方约定了下午的行程安排后便随他的管家上车离去。
秦键和段冉本来也打算回酒店补觉,不过半途二人又决定先去吃饭。
“先吃饭吧,吃饱了就能睡个好觉。”
魔女殺手有點冷 月泠汐
“好~”

饭间的话题自然是少不了上午的抽签仪式。
秦键坦然的说出来他的担忧,“第三组的压力确实不小,夹在瑞琪儿和埃德蒙多之间,你的压力不小,第一轮你得彻底打起精神。”
婚不由己
段冉吸溜了一口菠菜汤,发出了一声很满足的‘啊’,接着抬头说道:“首先,不论在哪一组,我都会完全打起精神。”
“第二。”说着她勇气满满的看向秦键:“只要我不觉得会有压力,那压力就是他两的。”
“呃。”
秦键一下被段冉的话哽住了,他忽然觉得段冉说的有道理。
他一直站在段冉的角度考虑,却忽略了或许在他人眼里段冉才是那个令人头疼的角色。
“不要小看我哦。”
段冉确实没有来自外部的压力,向来都是,但她心中有另一股压力,是来自秦键对她预期的压力,只是她并没有把这告诉对方。
见段冉有这般心态,秦键也就没有什么顾虑了,笑容挂起,一个大拇指送上,“那你牛逼~”
“要注意要讲文明,秦老师————”
“没事,他们听不懂。”
“那也不行!”


饭后二人回到宝格酒店,秦键一进门先给家里去了个电话。
电话里他告诉了何静自己第一轮比赛的具体时间,“姐,我在五号上午那场。”
何静听后表示知道了,她让秦键好好准备自己的比赛就行,不用挂念他们的行程,“酒店我已经订好了,3号晚上到华沙之后我就带秦老师和方姨直接去酒店了,你不用来接我们,之后看你的情况咱们再联系,秦老师也是这个意思。”
秦键见状便答应了,“行姐,那你们路上注意安全,上飞机前给我说一声。”
淬世輪回 安沐研
“还有,这趟你让他们别再带那么多东西了,路上麻烦。”
何静回他:“嗯,我知道了,你忙吧,最近饮食休息多注意,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秦键:“放心吧姐。”
挂了电话,秦键将电话收起转身正见段冉趴在床边一脸莫名的看着他,不由问道:“怎么了?”
段冉有点忐忑的小声问道:“这趟会见到秦叔叔和方阿姨吗?”
秦键不觉笑了一声,“随你。”
段冉不愿意的坐了起来,目光移向了别处:“这种事哪是我说了算。”
秦键见状坐到床边将手搭到了对方的肩上说道:“那我说你们见一见,一起吃顿饭?”
段冉墨迹了一会:“紧张。”
秦键哈哈一笑:“那就下次。”
段冉一天扭过小脑袋问:“下次会是什么时候?”
秦键想了想,好像下次确实没有一个准确的时间,便说道:“以后肯定有机会。”
从内心来讲秦键认定了与段冉之间的感情,所以让段冉和家人见见也没什么,所以这个问题他还是以段冉的意思为主,看对方。
见段冉不给反应,秦键继续说道:“行了,这些事情暂时都不重要,我们安心准备比赛,到时候看情况。”
段冉嗯了一声,“好,不过要是我没准备好你可不能强迫我。”
秦键一愣,接着笑道:“依你依你。”
得到了秦键的肯定回复,段冉的眉头才解开,她扬身躺倒,滚到了枕头上,嘴里嘟囔着:“睡觉睡觉。”
“段叔叔什么时候来?”秦键也躺了下来。
“他应该还得过两天吧。”段冉回道。
“那,你母亲这趟会来吗?”这个问题秦键好奇了有一段时间了。
段冉似是想到了什么,轻轻翻身,靠向秦键怀里,嘴角扬起问道:“你怕不怕见我妈妈?”
这话秦键听懂了,“相当怕。”
段冉一听这话气鼓鼓捏起耳鬓的发梢抽打到了秦键脸上,“哼!睡觉。”
这秦键表面闭着眼睛不作声,可心里着磨着自己的回答有问题吗?
不过睡觉就睡吧,也确实得补补觉。
很快二人就呼呼的睡着了。

镜头很快来到了一个半小时后的华沙爱乐音乐大厅的试琴会场。
会场舞台上有4架钢琴。
从左到右分别是,yamah-Cf7 、施坦威D-275s 、法奇奥立308、kawa-skex。
此时有的选手在钢琴前试琴,有的在台下围观或交流,敞开的大门处陆陆续续的有人进出。
今天下午所有选手都将要再次来到这里试琴,并最终再次向赛方提交选琴信息。
这次选琴将伴随选手走至比赛结束,中途不得再更换。
下午17:50时,大多数选手都已经提交完信息离去。
六点整秦键二人来到了试琴大厅,此时这里只有一名选手在。
秦键记得这个选手,是和方宗尧一组的葡萄牙男选手,他正坐在kawa前演奏着肖邦第二叙事曲。
新編輯部故事 鞏向東

来到4台钢琴前,两人按照路上的计划,由段冉先试施坦威,秦键再默默yamah。
接着三台不同钢琴交织的肖邦旋律混作一团。
五分钟后段冉ok了,她起身看向秦键。
接着秦键从yamah移到了施坦威前,“你不试试别的琴?”
段冉摇头,“不用啦。”
秦键点头回身看向眼前的施坦威。
一秒后,
他几乎没有什么预备动作,直接抬手落指。
他选择了与cf7上试演的同样音乐片段——降b小调前奏曲。
“噹——!!“
權貴夫人
粗旷的和弦一经按下便从扬起的响板下凶猛而出。
施坦威厚重的音色在秦键特有的手臂前倾推动下彰显出了无尽的华丽。
天空的灰
这时,kawa前的葡萄牙男选手也停了下来看向隔壁的施坦威,脸色看起来有些怪异。
54秒,秦键双手一台一落‘bong‘的一声敲下最后一组音,收手。
“waa……aaow!”
葡萄牙男选手拍起了手掌,他惊讶的是,他竟然听到了两遍几乎音色一摸一样的降b小调前奏曲。
是的。
但他又亲眼所见秦键分别是用了两台不同的钢琴在演奏。
老实说,他的观念被颠覆了,如果不是在现场他不可能相信会有这回事发生。
秦键扶琴起身,向葡萄牙男选手微笑着点了点头,致以感谢。
段冉凑上前来,“怎么样,决定好了吗?还是再试试yamah。”
錯把拽妃當良妻
“不试了。”秦键摆手看向了施坦威的金标,片刻,“就当是一次挑战吧。”
他话音落下,段冉‘嗯——’了一声。
接着俏皮道,“那就提前恭喜你咯,未来的施坦威艺术家”
秦键一笑,刚准备说点什么,他的余光看到大门又走进来一个带着黑色帽子的男人。
接着他的目光不由一凝。

这位黑帽选手来自第10组。
但秦键对他的看法可与绝大多数选手都不同。
他脑海里正回放着对方在初赛所演奏的夜曲,接着他看到对方也看向了他
两人一高一低,隔空相望。
对方忽然一笑,露出了一口雪白的牙齿。
这一刹,秦键胳膊上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
億萬歌後乖乖就擒
解放軍王牌第三十九集團軍揭密
三日一晃而过。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