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Street, NYC, US 0123456789 [email protected]

瑞信資訊

其他小說

4pk5h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第五百六十一章 大小姐想讓我種田-bsh3k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小說推薦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大小姐,你要不然就把钱还我,要不然就把东西给我。你这样两个都不给我是什么意思?打算明抢了?”
我无奈地看着卡莲扛着那一袋种子,哼哧哼哧地走在我身后,刚刚勉强维持的一些淑女气质霎时间荡然全无。
卡莲把种子从肩膀上放了下来,靠在路边歇息了一会儿:“我跟你说,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可怜我。我要把种子拿到牧场,亲眼看着你播种下去才会离开。”
好吧,卡莲似乎还以为我买这些陈年种子,是在故意做善事,补充她外出上学的费用呢。
人的自尊心强属实有好有坏,比如说这时候,明明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把钱全部昧下,她却非要为了好奇心和自尊心,跟着我一探究竟。
“好吧,那就让你当一天的督工,看看日常到底干了多少的活。”
我从她手里接过了那袋种子,轻而易举地扛在肩头,健步如飞地领在前头。
“诶,等等我,别走那么快!”
卡莲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一定是在还没歇息完毕就追着我重新跑了起来。
…………
矿石镇上的路并不漫长,在炽热的艳阳下被晒得通透暖软,在气候炎热潮湿的地区,人会变得容易疲劳,精神也逐渐懒散堕落,因此家家户户都有一个瘫坐在客厅的废物,空气中都是一股丢人的摸鱼味道。
在跨入牧场大门的那一刻,我发现牧场上的野马都躺在半人高的草丛里,马尾无力地甩动着驱赶蚊虫,也化身成了国家一级保护废物……
不行,我可不能成为这样的人!
被太阳晒得差点丢了魂的卡莲,竟然还契而不舍地跟在我身后,一路追击进到了牧场里。
“卡莲,你先到树下休息,我抓紧时间先除草整地,你就看好吧。”
我用通用石材拼出了一张凳子,放在了大树底下留给卡莲,转身就从仓库里拿出了格雷打造的纯铁锄头。
在出仓库的时候,我还细心地把门重重落了锁,防止百无聊赖的卡莲闯到里面去。
仓库里住着一只棕熊那么大的变异昆虫,虽然腿边的小绵羊挂件缓和了它的狰狞气息,却凸显出了后现代魔幻色彩,不是人人都欣赏得来的。
将纯铁锄头抓在手里后,我感觉到这杆不符合人类需求的农具,已经不太能让我感到压力了。
平时干干农活锄锄地倒还好,若是想拿来给克雷西会战的法国骑士老爷们当开罐器,就还差了那么点意思。
今日乳髪(1/1)。
总而言之,我也体会到了孙悟空到了龙宫宝库里,试遍了兵器却个个都不趁手的寂寞——什么叫做超级战士呀(战术后仰)。
改天再找格雷,用上最好的材料给我打一套农具好了。
“系统命令:开启蓄力模式。”
我默默下大了殖民者系统的命令,进入了我长久以来都无法很好掌握的状态里。
在边缘世界逗留的最后几天,我有幸碰到了一个前辈高人,告诉了我平时使用方法上的谬误,还将毕生的功力都传给了我(雾)。
在学习了高明的运力使气法门之后,我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有信心攻克这个难题,将机械式的运用化成融会贯通的掌握。
我一手握住锄头,微微屏息凝神,将这根纯铁锄头作为了身体延伸的部分,向上轻轻抬起了三公分,然后缓慢压下,寻找着这根农具的重新,调整手握位置的角度。
在蓄力模式开启的短暂的时间里,我就再次感觉到了凝聚在身体里的力道,就像是气团一样凭空出现,充满了我的五脏四肢,让每一处肌肉都微微发胀。

猛鬼新娘之厲鬼索命
这样的异状在科里洛山上就开始了,可能是我的身体逐渐适应了蓄力模式的压力,积蓄的力量明显壮大,已经达到了人体能够承载的上限。
这时候如果由殖民者系统控制,就会无差别地作用于接触身体的物体上,做到一击碎石。
但我不相信人类这么轻易就到达了极限,因为……
“人类的赞歌就是勇气的赞歌!给我突破啊!”
我晒着大太阳,呆站在空地里凹造型的迷惑行为,本来就让卡莲有些不耐烦,而现在我一嗓子怒吼,差点把她也给送走。
“马库斯!你在搞什么鬼啦!”卡莲怒吼道。
但下一刻,一种石破天惊的巨响就猛然出现!
从我脚下开始,一股土尘甚嚣,仿佛有一个小队的高斯奥特曼在原地蹦高,制造出了大片的黄烟。
随后,两边的动物都被异状惊动,树上的栖鸟猛然飞起,边上躺卧的野马扬蹄嘶吼,屋顶睡午觉的警豹从屋檐掉了下来,惊慌之下一个闪身,就消失在了野草丛里,只露出两对警惕的眼睛。
但大地的震动这才刚刚传来,宛如大功率燃油机在运作,轰轰隆隆地与土地产生着共振,让所有靠近的人都心绪不宁。
这一切的异变都与我无关,因为我的注意此刻都集中在了锄头落地的位置上。
身体里凝聚缭绕的劲力,此时一丝不剩地倾泻在了土地上,荒草蔓生的耕地早就板结僵化,却也经受不住这样的的打击,被一击深入了土壤里,激发出惊骇的大洞。
……不行!这样的发力还是不对!
在有金手指的情况下,我肯定不会莫名其妙地说出封印这个外挂,要靠自己努力出人头地的想法——像这种憨批绝对是没有经历过现实的毒打。
按照高人的说法,人体积蓄力量,只是引导并传输的一个流程,并不意味着力量的全部;吸纳、融合、蓄收、调转,才是人类运用力量的正确方式。
这一方面,殖民者系统注定只懂得把身体作为工具使用,无法在极限的状态另辟蹊径突破——对于金手指来说,它只会给出“血肉苦弱,机械飞升”的答案。
我要做到的,就是自己迈出这突破系统的一步,补全殖民者系统的短板,将自身的努力和外挂的辅助结合在一起,晋升到更高级的阶段!
其实我也很好奇,当我告诉高人身上的力量来源于神秘外挂时,这个纯靠自身晋升到了惊人境界的宗师,竟然没有鄙夷这种借助外物的方法,反而很热心地替我分析殖民者系统的缺陷,规划这个系统的补丁功能。
他告诉我,想要引出蓄力模式更大的潜力,需要的就是现在!
把握这种旧力已尽、新力未生的状态!
在感觉到身体里的神秘力量空空如也时,我再一次挥动着锄头,将锋面插入地表,咬着牙从四肢和腰部汲取更多的力量,完成这一个极限动作。
但空乏无力的身体并没有呼应我的努力,纯铁锄头只是落在地面上,毫无异状。
这样的情况似乎已经注定了我的徒劳,但是下一刻,我的身体从脚部开始,直至握住锄头的手臂,猛然绷出一条筋络,虚空中的力量再一次滋生了出来,灌输进了这片荒芜的土地!
可以说这一击下去,呈现了刮地三分的效果,将整片土地的生态重塑!
被锄头接触到的耕地,地表瞬间被震碎成细微的砂土颗粒,还原成细碎松散的模样,脚踩上去能够留下一道深深的鞋印。
上面附着的灌木植物,也纷纷被力量折断荡倒,化成了纷飞的草屑。即便有也较为坚硬的山胡桃木、梣木或槭木,也失去了吸附着土壤的根系,无力地倒在了地面上,轻轻一扫就能清理走。
换成以前的我,是怎么也不敢相信,这种极具破坏力的行为,能在一个人类的身上看到——给我工具,我能迅速地砍伐作物,也能精准地击杀敌人,但是绝不代表我有信心,在环境上造成这么大的影响。
如果是我一个人,那当然也不算什么。
但要是有这么样的一百个人、一千个人、一万个人呢?是不是能够在最最莽荒的丛林里横行,像移动天灾一般肆意改变着地形与地貌?
“殖民者系统这东西,似乎比我想象的更复杂呀……”我沉吟道。
像高人那样的宗师,恐怕千百年才能出现,并且要充分发挥天赋、克服困境才能成长起来。但殖民者系统不一样,它随随便便就能被赋予,像我一样稍微有一点天赋和指导,也能做到这件事。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系统的出现,到底是为了对抗什么样的恶劣环境,才会赋予包括蓄力、反击等模式,艺术、烹饪、锻造等等如此多样的功能,将持有者打造成一个个小超人呢?
这样的复杂的问题,并没有办法在短时间思考出结果,但是我的耕地工作已经在短时间有了成效。
我不停地在地面上锄击,每次锄头落地,都能以落脚点为原点,创造出一道深刻的破坏痕迹,周围呈不规则的圆形,尤其向着面对的方向蔓延而去,开辟出一大片可供种植的土地。
以前玩牧场物语的时候没发觉,每一系列主角那种不科学的蓄力耕地法是多么的逆天而行。直到现在才发现,在原地按一会儿蓄力键,就能制造出一片向前逐步蔓延的方格,这功能和琦玉老师的认真活……咳咳认真一拳有什么区别?
真是一个人人如龙的世界啊!
在这样“蓄—空—蓄—空”的循环模式里,我身体里积蓄的力量实现了新旧交替、生死流转,以我为中心形成了一个闭环,使得力量源源不断地释放出来。
原本只能积蓄一个单位的力量,现在随着流转,已经拥有了超过三个单位的作用。并且随着我的持续训练,加快这个循环的速度,甚至有把握达到十个单位的程度,模拟出“十倍界王拳”的效果!
重生之妃本純良
耕地工作在技术突破后,便势如破竹地高歌猛进。
如果说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那么不科学的技术就是第一推动力的程度啊!
老公好可怕:萌上麻辣小鮮妻
我呼了一口气,才从滚滚的黄尘里脱身而出,解除了超负荷使用的蓄力模式,活动着身体来到了树边。
卡莲在边上坐着,目瞪口呆之下已经连话都说不来了,只能拿手指着我,满脸都是三观破碎的表情。
见到我向她走来,猛地想要站起来,却被我一巴掌按住:“基本操作,基本操作……独秀同志请你先坐下!哦不对……我好像才是独秀同志?”
咳咳,卡莲还是对我的能力不太熟悉。
基操勿6嘛。
这样的小事都要镇静一次的话,我的牧场就改制成UC震惊部好了。
等我赚够了钱,把整个阿美利加都变成牧场的领土范围,大家再发贺电就行了。
男儿何不带吴钩,分裂北美五十州(确信)。
留下了还在震惊的卡莲,我拿上了杂货店买来的种子,回到了场地里。
天才王女:皇夫婚夜不歡愉 檀逍
杰夫老板给我的这些种子,毫无疑问都是不同时期的存货。里面除了应季可种植的番茄、玉米、洋葱、菠萝外,还混杂了一大堆不当季的作物。
我先把场地上未能全部清理的树木堆放到一边,石头也清除干净,然后就手动地把土地开垦成规整的样子。
这个流程就比较缓慢了,我没再采取蓄力模式。
因为我发现,在身体素质不再制约之后,我的精力反而成为了影响因素。全力开垦之后,我就陷入了明显的身体疲劳之中,靠泡温泉恢复的精神也逐渐萎靡,还是达不到永动机的程度。
体力和精神要怎么提升?这个问题高人好像没有教过我啊……
整地和播种这样轻松的工作,我反而花了更多的时间,直到太阳高高挂在天空之中,我才解除了系统命令,完成了预计的目标。
至于浇水?可以留给河童嘛!
“卡莲,你现在相信了吧?我把这些种子都种下去了,就是想要好好收获一批产品的——现在可以把钱还给我了吧?”
我腆着脸凑近了卡莲,发出了还血汗钱的请求。
什么?这些钱和我血汗没关系?
哼,这些钱可都是托马斯的血汗钱,托马斯又欠了我的钱,那么就等同于我的血汗钱。有问题吗?
卡莲已经在震惊中逐渐麻木,连我后面闪电般的播种法都没办法让她再次发出惊叹。
紅顏花冢,莫道心塵
可惜了我的人类两倍速,马库斯号难得才屹立于大地之上啊!
“那可不行…”
卡莲眼珠子一转,拍开了我讨钱的手,“你现在只是种了下去,我又不知道它们到底能不能发芽收获——万一你还是在骗我怎么办?我的人格损失谁来承担?”
“你不会是想耍赖吧?”
卡莲大小姐强词夺理地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像兄弟一般亲热地揽住了我的脖子,露出了明媚的笑脸。
“当然不会啦。这样吧,我接下来会经常里这里看作物和你工作的情况,随着这些植物开花结果,我分期把钱还给你怎么样?”
盛寵醫品夫人
我挠着头疑惑地说道:“你这样说好像也有道理……但是这么做意义在哪里?除了让你得天天往我的牧场跑……”
卡莲大小姐忽然俏脸一红,一拳打在了我的肚子上,“烦死了闭嘴!按我说的做就对了!”
“噗!!!不想还钱就算了,犯不着杀人啊!!!”我发出了哀嚎。
“少废话,本小姐请你到酒馆吃饭。”
“哦好的,我们去吃啥?”我瞬间恢复了正常。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