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Street, NYC, US 0123456789 [email protected]

瑞信資訊

其他小說

e88ds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討論-Turn161.掌控、破局與源源不斷展示-0efj4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我将一张卡盖在场地上。”
稻草人将一张卡盖在了场地上,这个动作让对手微微一愣,就这样结束回合了吗?
查尔斯不敢相信,这个回合就会这么快过去,然而下一秒,他就知道对手在打什么主意了。
“手卡中未界域的鹿角兔效果发动!将手卡中的这张卡给对方观看,然后由对方随机选一张卡送去墓地,那是未界域的鹿角兔以外的卡的场合,再把未界域的鹿角兔从手卡特殊召唤,从卡组抽一张卡!”
量子手卡展现在天空中,以里侧表示展现在查尔斯的面前。
“选择吧!”稻草人微笑,露出了一嘴甑白的牙齿,嗜血的笑容看得查尔斯胆寒。
“为什么不放过我……”查尔斯向后退去,“我……我只想活着而已!我只想自由自在的活着!”
“你是怪物。”稻草人的回答干脆而有力。
“就因为这个你就要杀死我!?”查尔斯喊道,“就因为这个……你们人类就要将我们赶尽杀绝!?”
“没错。”
“但我已经是人类了!!”查尔斯捏着自己的脸,直到抓出道道血痕,“看这血!看这身体!我已经是人类了!”
“是啊,你是人类了,但是我已经不是人类了,”稻草人说道,“而且……”
稻草人看了眼玻璃外面的浴缸,那里面的一堆碎肉,“看到那个,没有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类能忍耐得住吧?”
做错了事情要承担责任,更不要提犯下这种滔天大罪,哪怕你是个人。
“作为犯了罪的人类,理所应当接受审判,”稻草人说道,“好了,来选择你的命运吧!”
再次在稻草人那里碰壁,这个时候查尔斯才意识到他面对的是怎样的对手。
这个人根本不在意自己是不是人类,不在意自己的想法,只是一心想让自己去死,仅仅是因为自己是怪物。
“可恶!!自私的人类!”查尔斯的手在空中一点,“我选择这一张!”
稻草人看了眼,“唔,还行,将手卡中的谐谑曲骷髅丢弃,将鹿角兔特殊召唤,接着从卡组抽一张卡。”
一只长着鹿角的小兔子落到了场地上,随后身体也逐渐腐朽,最后变成了一只殭尸兔,但至少头顶上的角还连在一起。
看到抽上来的东西,稻草人一愣,随后就是一笑。
有点顺利了。
“打开吧!开辟的回路!”
天空中张开了回路的大门,“召唤条件为卡名不同的怪兽两只!我将场上的鹿角兔与终末之骑士设定连接标记!”
鹿角兔与终末之骑士化作两道黑色的旋风,击中了回路大门上的上与右两个连接标记。
“link召唤!出来吧!梦幻崩影!”数据的光芒在天空中闪烁,烈焰化作红莲的色彩,自回路的大门中张开了一对红色的翅膀,“凤凰!”
終極護美 落雨辰
一只红莲色的火凤张开双翼出现在天空中。
“梦幻崩影凤凰的效果发动!这张卡连接召唤成功的场合,丢弃一张手卡,以对方场上一张魔法卡、陷阱卡为对象才能发动,那张卡破坏!”
相門醜妻 傳聞中的美七
稻草人将一张手卡丢弃,“我选择你场上的不死世界!将其破坏!”
凤凰的火焰坠落于世界,热浪席卷,蒸发了下方腐烂的毒沼。
死灵王恶眼的力量来源于种族,只要不死族发动效果,那么它也能发动效果,而不死世界在场,那么场上所有的怪兽都被视作不死族。
也就是说,那个效果的发动可以连锁场上所有的怪兽。
再加上死灵王恶眼只要场上有场地魔法卡,那么自身就能从墓地中特殊召唤。
可以说,死灵王恶眼的恐怖效果,终归来源于场地魔法卡。
“不会让你这么做的!”鉴于对方一上来就想斩断自己对全局的控制,查尔斯的反应并不慢。
“陷阱卡发动!反击陷阱!永久辉煌的黄金乡!”
金黄璀璨的光芒自天空中亮起,煌煌乎仿若天威,带着无可比拟的威力朝着梦幻崩影凤凰涌来。
“当场上存在黄金国巫妖的时候才能发动!根据这张卡的效果!怪兽的效果、魔法、陷阱卡发动时将自身场上一只不死族怪兽解放让那个发动无效并破坏!”
光芒越过了死灵王恶眼的头顶,笼罩在了梦幻崩影凤凰的身上。
“我将死灵王恶眼解放!让梦幻崩影凤凰的发动无效并破坏!”
死灵王瞬间从场上消失,化作金光融入了笼罩下来的光芒中。
“轰!”
就像是被激光炮扫中了一样,梦幻崩影凤凰的身影顿时土崩瓦解,随着一声爆炸了无踪迹。
“厉害……”稻草人笑了笑。
一只恶眼有两康,后场还埋伏着一大堆盖卡,不过可惜,这边技高一筹。
“那么我这边也发动盖卡!打开盖卡,魔法卡!死者苏生!”
“!”查尔斯吃了一惊,“你居然将这么珍贵的卡盖到场上……”
反正通常魔法卡盖到场上也能发动。
没错,稻草人是在赌。
鏡媒
“根据这张卡的效果,复活墓地中刚刚被破坏的梦幻崩影·凤凰!”
漆黑的墓地通道打开,梦幻崩影凤凰自墓地中振翅飞出。
揭棺而起!
“如果你觉得自己优秀到足以成为人类的话,不妨猜猜看为什么我要将这家伙重新召唤出来?”我赌你枪里没有子弹!
然而超乎稻草人意料的是,下一秒查尔斯再度打开了盖卡。
“打开盖卡!黄金乡的征服者!”
打开的盖卡同时打开了辉煌的通道,自金色的城市——被诅咒的黄金国度中飞驰而来披金带甲的金色战士,落到了场地上。
“这张卡发动后变为五星、攻击力500守备力1800的怪兽,并且当场上存在黄金国巫妖的时候,可以选场上一张表侧表示卡破坏!”
黄金卿的双眼亮起了猩红的光芒,黄金乡士兵和战马的眼睛也化作了猩红。
得到了命令的骑士朝着稻草人的场地发起了冲锋。
流氓新娘
“根据黄金乡的征服者的效果!将梦幻崩影凤凰破坏!”
战马人立而起,伴随着咆哮一般的嘶鸣声令双蹄踏下,猛地击中了幻崩凤凰的身体。
幻崩凤凰再度破碎。
也验证了查尔斯的答案——不猜!
打脸,深深的打脸,刚刚还在想对手“枪里没有子弹”,结果就一梭子打过来了……
果然这是个猜拳游戏。
“现在你场上什么都没了!”查尔斯喊道,“结束了!投降吧!只要你认输的话,我就会自动离开!绝对不会对你做任何事情!”
劝降吗?
也是,自己场上看起来空无一物,通常召唤也用掉了,手卡里似乎也没有能解场的东西。
对手虽然同样没有手卡,但场上却有着两只怪兽和两张魔法卡……
无论怎么看,弹尽粮绝的都是自己这一边。
稻草人笑了笑,随后笑容猛地化作凛然。
“英雄,可不能落荒而逃啊!”
场上和手卡虽然没多少东西了,但是墓地里却有啊!
權路香途
“发动墓地中自奏圣乐谐谑曲骷髅的效果!将自身除外,从墓地中将一只自奏圣乐怪兽特殊召唤!我从墓地中将宵星之骑士吉尔苏特殊召唤!”
一人高的机械骑士手持骑士长枪出现在场地上。(注:这张卡的字段有两个,一个是机界骑士,一个是自奏圣乐)
為沒好的世界獻上英靈
看到从墓地中跳出来的古怪东西,查尔斯吃了一惊,“那只怪兽是什么时候进入墓地的……”
查尔斯人不傻,仅仅在思索了片刻后,忽然间恍然大悟,在刚刚梦幻崩影凤凰的效果发动时就已经发动了。
“宵星之骑士的效果发动!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成功时,从卡组将一张自奏圣乐或是星遗物卡送去墓地,我将卡组中的自奏圣乐·梦幻崩影送去墓地!”
“接着,宵星之骑士的效果发动!当自身场上只有这张卡存在时,在双方场上各将一只星遗物衍生物特殊召唤!”
星尘的粉末自天空中洒下,宵星之骑士举起了手中的骑士长枪,光芒伴随着他的指令旋转,在双方的场地上显现出了一只闭着双眼的精灵人偶(机械族·1星·暗·攻/守0)。
“打开吧!开辟的回路!箭头确认!召唤条件为一星怪兽一只!我将一星的星遗物衍生物设定连接标记!”
召唤的大门在天空张开。
苍白的精灵人偶化作一道暗色调的旋风,飞入了召唤大门的下连接箭头中,连接标记亮起,数据的光芒堆叠,化作了一只长着尾巴的球体。
“link1!连接栗子球!”
迷茫的栗子球从空中落下来到了左侧连接标记处。
“接着再度打开吧!开辟的回路!箭头确认!召唤条件为包括自奏圣乐在内的效果怪兽两只!我将宵星之骑士与连接栗子球设定连接标记!”
宵星之骑士与连接栗子球同时化作白色的旋风,腾空而起,落入了右上、左下两个怪异的连接标记上。
紅顏亂
“link召唤!出来吧!Link2!自奏圣乐!伽拉忒亚!”
手持苍白镰刀的紫发人偶在数据堆叠的世界中现身,带着朦胧的轻笑声,落到了左侧额外区域。
“接着墓地中自奏圣乐梦幻崩影的效果发动!以场上一只怪兽为对象,通过将自身从墓地中除外,从卡组将一只机械族怪兽送去墓地,让那只怪兽攻击力上升被送去墓地怪兽的等级×100点!”
“我选择场上的伽拉忒亚!将墓地中的自奏圣乐梦幻崩影除外,将卡组中的星遗物-星杖送去墓地!让伽拉忒亚的攻击力上升其等级×100点!”
【伽拉忒亚atk:1800→2600】
“接着墓地中星遗物星杖的效果发动!通过将自身除外!从除外区选一只自奏圣乐怪兽特殊召唤!”
“我将除外区的自奏圣乐·谐谑曲骷髅特殊召唤!”
一只架子鼓组成的长着骷髅脑袋的机械,从除外区第一次展现了它的庐山真面目。
“接着再度打开吧!开辟的回路!”
天空中再度打开了回路的大门,“召唤条件为暗属性怪兽两只以上!我将link2的自奏圣乐伽拉忒亚与谐谑曲骷髅设定连接标记!”
谐谑曲骷髅与伽拉忒亚化作三道闪耀着暗淡光芒的旋风飞上天空,点亮了回路大门的左下、右下与右三个连接标记。
“link召唤!出来吧!Link3!”
三枚连接标记依次亮起,一只挥舞着碎裂斧头的幽灵骑士身穿盔甲自网络世界中诞生,随后缓缓降落到地面上。
这一副幽灵骑士的形象倒是和不死世界相得益彰。
“幻影骑士团!锈蚀月刃斧!”
“幻影骑士团锈蚀月刃斧的效果发动!一回合一次,通过将卡组中一只幻影骑士团怪兽送去墓地,从墓地中将一张幻影魔法卡、陷阱卡盖到场上。”
“我将幻影骑士团沾尘袍送去墓地,从卡组将幻影骑士团阴暗布面甲盖放到场地上!”
“接着打开陷阱卡!阴暗布面甲!当墓地中没有陷阱卡存在时,这张卡可以在盖放的回合发动!发动后这张卡变为怪兽卡(四星·暗·攻0/守800)特殊召唤!”
场上再次多了一只散发着幽蓝光芒的面甲怪兽。
“!!”看到场上的情况,查尔斯能清楚的感受到眼前的威胁,貌似对手的展开已经无法阻止了。
“墓地中的幻影骑士团沾尘袍效果发动!通过将墓地中的这张卡除外,从卡组将一张幻影骑士团卡加入手卡!”
“我将卡组中的幻影骑士团无声靴加入手卡!”稻草人又将一张卡从量子决斗盘中抽出,展示给查尔斯看。
黑暗帝國 無境界
两只怪兽,其中一只还是恐怖的link3,除此之外又增加了手卡……这让原本一开始信心十足的他动摇了起来。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稻草人笑了笑,“这才刚刚开始!发动魔法卡!星遗物的继承者!”
一张卡在稻草人的后场展开,映出了稻草人因为破局成功而满是笑容的脸:“这张卡还是通过鹿角兔抽上来的……你距离胜利只差一线而已。”
“根据星遗物的继承者的效果!从墓地中将一只怪兽朝着自己场上连接怪兽的连接处特殊召唤!回来吧!自奏圣乐·伽拉忒亚!”
朦胧的紫发人偶再次回到了场地上。
“自奏圣乐伽拉忒亚的效果发动!从除外区将一只机械族怪兽返回卡组,从卡组选一张自奏圣乐魔法卡、陷阱卡在场上盖放!”
“我将除外区的自奏圣乐梦幻崩影返回卡组!从卡组将自奏圣乐的通天塔在场地区域盖放!”
又赚了一张卡吗?
看着出现在对方场地区域的卡,查尔斯的神情变得更加阴沉了。
然而稻草人似乎预料到了这一点,操作进行得更欢快了。
“我将自奏圣乐伽拉忒亚叠放!以一只自奏圣乐连接怪兽构造超量网络!”
伽拉忒亚飞起,再度落入了连接召唤的大门中,这一次,连接召唤的大门自内部展开,化作二维的平面,在稻草人身后旋转。
“什么!超量!?”见到这一幕,查尔斯愣住了。
召唤大门的中心放出一道闪电,在门前召唤出一道超量的漩涡。
漩涡在闪电的牵引下与大门相撞,迸发出无尽耀眼的炸裂光芒。
“超量召唤!出来吧!R8!宵星之机神!丁吉尔苏!”
在波涛汹涌的光芒中,一只以黑色为底的金色骑士,一手持枪,一手持盾,枪盾并行,出现在场地上,高达百米的庞大体型带给人无尽的压力。
一枚超量素材的光点仿佛神环一般在他身后盘旋着。
“宵星之机神可以在自己场上一只自奏圣乐连接怪兽上叠放进行超量召唤!”稻草人说出了原因。
“竟然是这样……”
“场上幻影骑士团锈蚀月刃斧的效果发动!”就在宵星之机神特殊召唤成功的瞬间,另一只怪兽身上燃起了更强烈的磷火。
“当这张卡的连接区域有暗属性超量怪兽特殊召唤成功时,以对方场上一张卡为对象!那张卡破坏!”
“接着宵星之机神的效果发动!这张卡超量召唤成功时,选一个效果发动!或是从除外区将一只机械族怪兽在自身下方叠放,或是选对方场上一张卡送去墓地。”
说到这里,稻草人看着查尔斯,“与死灵王恶眼有异曲同工之妙对吗?但是又不对……我的怪兽,自奏圣乐们,可是和机械族有着很强烈的羁绊啊。”
所有特殊召唤的效果,不是涉及到除外区,就是涉及到卡组,精准的避开了不死世界带来的DEBUFF。
在除外区的自奏圣乐和机械族怪兽们,完全不会受到不死世界“视作不死族”的效果影响!
“根据宵星之机神的效果!将除外区的机巧蛇丛云远吕智在自身下方叠放!”
机巧蛇从除外区飞出,身形化作白色的光点在丁吉尔苏身后盘旋,两枚光点构成了无限的标志。
“接着根据幻影骑士团锈蚀月刃斧的效果!将你场上的不死世界破坏!”
腐烂的世界登时化作碎片,显露出了原本的荒原。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