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Street, NYC, US 0123456789 [email protected]

瑞信資訊

仙俠小說

0v1mo火熱玄幻小說 大周仙吏笔趣-第132章 借法讀書-i0fvd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
一步迈出,李慕再次出现在那个白茫茫的世界。
进入这里的第一时间,李慕的目光就望向悬浮在桌前的符箓,然后便轻叹口气。
这是一张紫霄雷符,不出他的预料,从第四十四个石阶开始,便要书写地阶符箓了。
紫霄雷符,是地阶符箓的代表,最为常见。
而紫霄雷法,是第五境的神通,李慕能够借用“临”法,释放紫霄神雷,但凭借他自己的法力,却无法直接施展。
符箓无非是将法术封存,自己无法施展的法术,自然也无法成符。
所以目前的他,不可能画出紫霄雷符。
前方那年轻人,虽然看着只有聚神,但他必定隐藏了修为。
護國公 木允鋒
不过,这也是自己技不如人,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不能通过试炼第一,拿到那枚符牌,也只能恬着自己的老脸,看看能不能从符箓派讨一个。
李慕自己在符箓派虽然没有什么面子,但女皇有,扯虎皮拉大旗可是他的强项。
李慕抛却这些杂念,明知不可为,他还是要试一试,倘若失败,他就会和大多数人一样,被传送到最下面的石阶。
他正要拿起符笔,手上的动作却忽然一顿。
这张桌子上的符笔,似乎和之前的符笔不太一样。
四十三阶之前,他所用的,都是普通符笔,笔杆是木制,其上刻有符文,是为了保证书符时,修行者的法力不会损毁符笔。
而此刻他手中的符笔,似金非金,似木非木,拿在手中,像是没有重量一样,更重要的是,握住此笔之后,李慕有一种错觉,似乎他体内的法力,突破了神通的瓶颈,已经达到了造化。
他再次看向那紫霄雷符,只见那符文消失,又从头开始书画,紫霄雷符符文的书写顺序,逐渐印在他的脑海中。
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异象,直到这一刻,李慕才明白,徐长老说的,这第四关,对试炼者来说,既是考验,也是造化。
以李慕自身的法力,只能走到第四十三阶。
不能继续向前,不是因为天赋或者其他原因,只是因为他的修为有限。
但从前三关的试炼来看,符箓派根本不在乎试炼者的修为,第一关第二关考的是最基础的驱邪符,第三关的符箓,虽然是没见过的新符箓,但书写那符箓需要的法力,也没有超过驱邪符。
第四关中,在李慕书写的符箓,达到自己的法力极限之后,试炼规则似乎发生了变化。
他从未画过紫霄雷符,不知道书符顺序,也不具备书符的法力,但在这一关,符箓派将他需要的,都已经给他了。
他要做的,只是控制法力,按部就班的完成书写。
恐怕对于后面的那些修行者,也是一样。
閻錫山傳 景占魁
符箓之道,书写符文不难,控制法力也不难,难的是在流畅书写符文的同时,保证每一个符文法力平稳,不同符文之间法力过渡变化,这是一个一心二用甚至多用的问题。
越是高阶的符箓,符文便越复杂,法力变化的次数越多,失败的概率也越大。
这时候,天赋的作用,便显现出来了。
李慕没什么天赋,但他有挂。
他握着符笔,并没有立刻开始书符,而是先在虚空了练习了几十遍,将紫霄雷符的符文记住且熟练,然后在不用书符材料的情况下,感受书符时法力变化的过程,如此又是几十遍,他的目光,才望向桌上的符纸。
他提起笔,开始缓慢的书写。
白云山主峰,道宫之中。
玄真子闭上双目,手中也握着一只符笔,他的手腕在虚空中缓缓移动,却似乎并非主动。
玄光术中,李慕身上,仍然是一团迷雾,但若仔细观察那伸出迷雾的手,便会发现,他的手,和玄真子的手,移动轨迹分毫不差。
片刻后,玄真子的眼睛睁开,说道:“符成。”
符箓派招收弟子,并不看修为,只看天赋,在这第四关,当试炼者所书写的符箓,超出他本身的法力极限,诸峰首座,就会将法力与感悟借给他们。
这也是符箓派给试炼者的一份造化。
他们费尽辛苦,才闯入第四关,就算是最终不能进入符箓派,也会对符箓之道,生出一些感悟。
千百年来,有无数人受此启发,开创出了新的符箓之道,在外开山立派,成为符箓派的外门分支。
符道试炼,对于祖庭来说,既是择优收徒,也是传道。
符箓派祖庭,自创立之初,除了要壮大门派之外,还有着发扬符箓之道的重任。
玉皇峰首座正阳子看着玄光术中的画面,说道:“纵使他借助你的法力与感悟,能第一次就画出紫霄雷符,也极不可思议……”
玄真子目光露出期待,说道:“不知道他的终点,会是第几阶……”
白茫茫的世界中,李慕缓缓的收笔,桌上的符箓已成。
眼前景物再变,他又回到了第四十四阶石阶上。
第四关试炼,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他可以无须担心法力,也不用纠结符文顺序,唯一要做的,就是保持内心的极度平静,按部就班的书符就行。
理论上说,只要这种法力的援助是没有上限的,这石阶有多少阶,他就可以走多少阶。
李慕抬头望了一眼,刚才那年轻人已经消失在了五十阶之外,不过他并不担心,缓缓的迈上了第四十五层台阶。
主峰前的广场上,所有人的视线,都在石阶仅剩的两道身影上。
除了这二人之外,所有的试炼者,都已经完成了最终的试炼,他们中的最强者,也才走过了十五阶。
那道率先通过前三关的,画面中被迷雾笼罩的身影,已经走到了第四十五阶。
至于那位后来居上的年轻人,已在五十阶之外。
别说普通弟子,就算是派中长老,也是第一次见这种场面。
再次身处这奇异的世界,面对着一张剑符时,李慕的心情,已经彻底轻松了下来。
徐长老说的没错,这第四关的试炼,果然是一场造化。
虽然他现在还没有自己画出这些符箓的能力,但有过这一次的经历之后,必定会多出众多感悟,以后等到修为提升,再去画这些符箓,便水到渠成了。
紫霄雷符,剑符,定神符,冰冻符,火龙符……,李慕一步一步走上更高的台阶,目光望向前方时,那年轻人的身影,已经可以望见了。
生存本能
距离他几步远的前方,那年轻人回头看了一眼,向来淡然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些许凝重之色。
主峰道宫,几位首座和符箓派掌教,已经沉默了许久。
不多时,玄真子睁开眼睛,说道:“再过几阶,就是天阶符箓了。”
地阶符箓,至少也要造化修为,才能画出。
这里的造化境,是指符箓派的长老,一辈子精研符箓之道的人,非符箓派的修行者,哪怕是洞玄,也未必能画出地阶符箓。
而天阶符箓,则是只有符箓派的首座以上,才能保持较高的成功率,因为书符材料珍贵稀少,整个符箓派,一年也出不了几张。
庶女生存寶典
此时,那排在第一的年轻人,再往前一步,便是天阶符箓的石阶,在这之前,从来没有人走到过这里。
正阳子看着符箓派掌教,说道:“师兄,天阶材料珍贵,要不要去制止此人?”
符箓派掌教摇了摇头,说道:“制止试炼之人,若是传出去,符箓派会成为修行界的笑话。”
他的话音落下,那名年轻人,已经踏上了上一个台阶。
这一次,他足足在那里停留着小半个时辰,才终于睁开了眼睛。
臨世傲妃 霞飛滿天
他的身体还在原位,说明他画出了这一阶的符箓。
与此同时,李慕也已经来到了此人的后一阶。
在这一阶,他所画的符箓,已经达到了地阶上品,再往前一阶,应该就是天阶符箓了。
在他前面的这名年轻人,已经画出了天阶符箓,如果他没有和李慕一样的秘密,必定就是隐藏了修为,他的真实修为,应该在洞玄以上。
试炼第一关的山崖,能够测试骨龄,筛选出大多数浑水摸鱼之人,但对于真正的强者,却没有办法。
此人或许是来砸符箓派场子的,李慕暂时不清楚此人有多大的胆子,他只知道,想要获得那唯一的符牌,他便要走到此人前面。
毫不犹豫的,他抬起脚,迈上了下一层台阶。
刺刀1937
奇异空间中,李慕的身体再次出现。
桌前的虚空中,金光构成一道符箓,这道符箓由无数复杂的符文组成,普通人哪怕只是看上一眼,就会觉得头脑发涨。
难怪天阶符箓难以成符,就算是洞玄甚至超脱也不能保证成符率,这符文太过复杂,很难保证不出错,而哪怕是出一点儿错,也会前功尽弃,材料的珍贵,极低的成符率,导致符箓派一年也出不了几张。
难怪玉真子敲诈那位首座时,他的表情那么肉疼,这种级别的符箓,对一峰首座而言,也不亚于放血割肉。
这一次,李慕并未着急书符,而是环顾四周,打量这个奇怪的世界。
极目望去,入眼皆是白色。
李慕起初以为,这是某种幻境,后来逐渐意识到,这应该是一处壶天空间。
女帝鳳儀
猛鬼相親遊戲 雲夷後主
眼前的桌子是真的,符笔,符纸,书符材料,都是真的,画出来的符箓也是真的,符箓派对这次的试炼,倒是下了血本,天阶符箓符液所需的书符材料,浪费一份,都是莫大的损失。
李慕前面那名年轻人,显然已经成功了,李慕要想和他处于同样的位置,必须画出这一张天阶符箓。
李慕缓缓的舒了口气,再次念动清心诀,开始学习这道由复杂符文组成的符箓。
一个时辰后,第五十五个石阶上,李慕缓缓睁开眼睛。
他的身边,那名年轻人并未前进,而是看着李慕,浑浊的目光中,有着深深的震惊。
以他半步超脱的修为,书写天阶下品的符箓,也需要竭尽全力,加上一定的运气,才能保证一次成功。
他又怎么能看不出来,此人的真实实力,只有神通。
即便是他书符,用的不是他的法力和感悟,但这符箓,又切切实实的是他画出来的。
年轻人目中异芒闪动,此刻,眼前之人给他的感觉,像是一个三岁孩童,拿着一把丈二长枪,在他眼前,耍了一套连他都自愧不如的枪法。
他看了李慕一眼,走上下一个台阶。
總裁讓我勾搭一下 誰家公子
李慕观察着他的背影,发现此人的身体,介于虚幻和真实之间,看来他猜测的没错,石阶上留下的,只是一道影子,他的身体,已经进入了另一个空间。
第四关的试炼之地,看似是在这座山峰上,其实是在符箓派上三境强者开辟的壶天空间中。
李慕就在原地打坐调息,没过多久,他前面石阶上的年轻人身影,便忽然凝实。
下一刻,他的身体就被挪移而出。
显然,在这一阶的符箓上,他失败了。
年轻人出现在下方,脸色略有阴沉,抬头看着石阶之上,仅剩的那一道身影。
眼前已经空无一人,李慕松了口气,缓缓站起身。
如果此人再进一阶,他的压力便很大了。
他在这一阶失败,李慕只要成功画出下一个石阶的符箓,便能成功拿到那枚符牌。
而此时,主峰道宫之中,几名首座终于松了口气。
“那人终于失败了。”
“天阶中品,岂是那么容易的,就算掌教师兄亲自出手,恐怕也不敢保证。”
“李慕一路走来,一直游刃有余,下一道符箓,对他来说,应该也不是难事。”
玄真子正要握笔,符箓派掌教忽然走到他身旁,说道:“我来吧。”
玄真子笑了笑,说道:“师兄放心,天阶中品的法力和感悟,我还是可以帮他的。”
符箓派掌教看着他,笑而不语。
玄真子愣了一下,难以置信道:“难道师兄是想……”
……
李慕站在第五十五个台阶上,心中猜测,按照他一路走来的经验,下一个台阶上,他需要画的,可能是天阶下品符箓,也可能是天阶中品。
但以那年轻人这么快被淘汰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他对此倒是不怎么担心,只要那符笔能给他提供足够的法力,即便是天阶中品,问题也不大。
这样想着,他缓步向前迈出一步。
还是熟悉的空间,李慕望向桌前的虚空,在一片金光中,李慕只觉得一阵眩晕,直接倒退数步。
他看着前方那道复杂到极致的符文,愕然的站在原地。
他以为天阶下品符箓,就已经足够复杂了,没想到是他太天真了。
这一刻,李慕有一种刚刚认识了加减乘数,便直接让他用积分微分理论解答高等数学题的感受。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