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Street, NYC, US 0123456789 [email protected]

瑞信資訊

玄幻小說

si623火熱都市小说 升維之旅 求知求真-第0616章 間幕——圓桌與龍神分享-60ww7

升維之旅
小說推薦升維之旅
在蓝精灵艾维的简略讲述中,程斌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大致处境——
从宏观视角来看,他当前所在的晶壁系,或者说世界线,归属于一位名为“世界树”的高维生命的核心领域。
由于进行过离谱的实验,且意识状态比较特殊,世界树统领的无尽晶壁系吸引了很多高维生命的目光,经过各种变迁后,这里暂时变成了各个高维生命停驻分身间接交流的特殊开放场所。
这里的部分晶壁系在多方插手下简直和筛子一样,是真正的穿越者多如狗、神上之神遍地走。
而这片被翠绿色填充的天地,是这个领域中某个成员构成复杂的魔网文明,聚合了整个晶壁系所有位面与对应虚空,复现出的“泰坦创世纪系统”。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一个针对原初晶壁系里消逝在过往时间线中的泰坦文明的另类考古行为。
翠绿的大地,本身就是原型为史莱姆的实验员艾维的在这个兴趣使然的考古实验室里的化身——专职休闲用的化身。
程斌从无限之主那脱离,背后有着深层的缘由,但掉落到这个考古实验室,却是纯粹的运气问题,用艾维的原话说——
把你丫从无限之主那完好的提出来就很不容易了,上面那些个大佬们谁会在意你穿越后用什么姿势着地的?反正大方向上只要在世界树这边的世界线着陆就行,哪怕掉到危险环境直接落地成盒也无所谓——
毕竟世界内的时间对大佬们来说毫无意义,你就算一秒去世,高维大佬们回头需要的时候也能把那一秒的你抓出来摆弄亿万遍。
听到这里,程斌的心绪还算平静——毕竟第一个试炼世界就见识到了那么多扯谈的东西,眼界或者说心理接受能力着实增强了很多。
但接下来程斌的心情就有些复杂微妙了——艾维带着意义不明的微笑说,这次直面无限之主的行动的主导者,上面诸多大佬中的绝对主力,就是程斌。
——所以你之前才会用好奇中带着瞻仰的目光打量我吗?
程斌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微微叹了口气——
“程斌”…难道就是无限之主稍微提及过的、我作为噬神者最终所要面对的那个“神”吗?
愛如潮水,染指首席總裁
他还以为进入无限世界后,自己会迎来一个主角打怪研究一路升级、到最后直面作为BOSS的另一个自己的王道故事呢…
没想到这位最终BOSS根本不讲规矩,直接撕了剧本、起身抄家把主角堵在新手村里了。
感慨过后,程斌心底微微有些茫然——因间接制造末世而绝望的他,在无限之主带来的希望之光中冲入了未知的世界,但还未等他适应无限空间的试炼节奏,他就又被“自己”给直接带了出来…
袭上心头的灰暗回忆,让程斌心底略微动摇瞬间消失——说到底,他挽回一切的执念从来就没有改变过,在无限空间也好,在世界树也罢,重要的不是自己的处境,而是自己为了目标的实现能做什么。
澀澀公主的冷酷霸道男友 塔羅塔
而且…换个角度想想——相比无限之主那遥遥无期的许诺,另一个“程斌”带来的希望难道不是更高吗?
毕竟都是“程斌”,总不至于对他那个世界发生的悲剧视若无睹吧?世界内的时间,对于高高在上的那些生命来说,不是毫无意义吗?
想起目前稍微有了点概念的、高维生命的强大力量,想起试炼世界里那些颠倒因果违逆时光的替身,程斌心底不由泛起了一丝迫不及待的躁动——
異界之惡魔領主
无论自己迎来的是什么样的结局,只要那段历史能被改写,只要自己世界发生的那一切能被挽回…
被“不惜一切牺牲”的念头所主导的程斌,忽然感到大脑一阵抽痛、意识溃散了一瞬——莫名的不安与割裂感席卷了他的心灵,却又瞬间消失殆尽。
一直注视着沉默的程斌的艾维,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矮子里面挑高个…被自己卖掉的、神孽的神孽啊…果然,不管是哪一边、哪一种的大人,本质都是这么的有趣。
珠釵淚
……
程斌从莫名的头痛中回过神来时,艾维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两手把玩着璀璨结晶的福,对左右张望的程斌耸了耸肩:“大致情况说到这里就行了,更高层面的东西,休闲型艾维可没有心思和资格去关注判断,来吧,我们一起出发去会议室,去和大佬们详谈后面的事情。”
程斌的视线在福身上微微一顿——听这意思,在艾维面前像猫一样被撸来撸去的福,实际地位要比她高很多?
算了,这些细节不是现在该关注的事情。
程斌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绪后向福问道:“怎么走?”
“嗯…”福来回翻弄着手上那仿佛有无穷切面的结晶,似乎纠结了一会儿后才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是一个晶壁系只有一颗的至高神神格…
“用它当媒介,就能访问晶壁系外特殊信息带里的万神殿——魔网文明接手晶壁系超过一半后那地方就已经废弃,后面改造成专门给‘外来者’化身碰头的特殊地图了。”
研究了半天、似乎偷偷摸摸做了什么手脚后,福将这枚珍贵的神格抛给了程斌。
程斌伸手接住神格、垂目仔细打量了一下——怎么说呢,手感很奇怪。
无穷无尽的切面似乎时刻都在幻变,仔细注视的话,目光乃至意识都有种被逐渐吸进去的感觉。
“回神!”福用力拍掌,将沉迷神格的程斌惊醒,随后她抓住程斌托住神格的手,笑眯眯的说道,“就是因为你对这东西不是很熟,所以才需要一个门童啊——
“艾维姐姐想让你通过一场漫长的冒险来适应世界树领域中晶壁系的特殊环境与规则,不过那纯粹是她想找乐子,我们只要这样就行——你放松一点。”
在福的引导下,程斌渐渐放空了思绪,随后他就感觉到,翠绿大地中无数漫游的念头碎片向着他汇聚了过来——
红的、黑的、蓝的、紫的…五颜六色的史莱姆又一次从大地上冒了出来,它们欢呼着蹦了过来,围绕程斌组成了一个又一个不同半径的同心圆,井然有序的滚着圈。
試愛成婚
在这古怪的仪式中,程斌眼前的世界模糊了起来,他感到自己的身躯与心灵正在沿着神格搭建的桥梁、从另一个维度逐步脱离当前所在的世界。
然后…以史莱姆之神的名义,在另一片信息海洋中重新塑造属于神灵的可视化躯体。
程斌视野中没有一丝外表变化的福拉着他的手,也不等他适应这种特殊的神灵状态,就以他无法感知理解的“速度”冲向了远方。
嗇夫記 文利
神話重啟之洪荒戰界 電弧
无穷无尽的信息流冲刷着程斌的意识,纵然绝大部分信息都被神格自动过滤分担了,但余下的那一点点与神名相关的信息,依旧庞大到将程斌的思考回路彻底阻塞。
在程斌意识断片的时候,绯红之王·镇魂曲的虚影于神灵之躯的背后浮现,他以另一种视角打量着亿万晶壁系间的信息洪流、审视着世间万物的变化。
“生命的定义与灵魂的赋予…很像啊,真是有趣…不知道在世界树的感官里,没有真名系统的世界是种什么模样,如果不同高维生命的不同视角真的有所谓的物质共性…”
沉吟了一会儿后,绯红之王·镇魂曲和前方转回头看来的福对视了一眼,随后他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摇着头嗤笑了一声,整个替身躯体骤然淡化崩解、与程斌的身躯完全重叠融合在了一起。
……
卡住思考回路的信息洪流骤然衰退、程斌立刻从迷蒙中惊醒。
仿佛量身打造的朴素座椅传来舒适的体感,程斌搁在温润扶手上的双手微微用力,坐直身体睁大了眼睛——
一张质地莫名与无限光球相似的、无法判断大小的纯白圆桌横搁在深邃的黑暗中,画风各异的、概念上接近“座椅”的独立空间以圆桌为媒介挂靠在程斌的意识感知中——
似乎在这里,难以认知、模糊不清的座椅就很远,相对熟悉可以理解的东西就会很近。
被圆桌遥远端那混沌破碎的扭曲景象压迫到心神,程斌猛的收回视线闭目凝思,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
謹 來自遠方
再抬起头后,程斌不敢用神灵的特殊视野看向太远的地方,他侧头看了看身边,不出所料的在左手边看到了正靠在深色沙发上转动指尖小刀的福。
福拇指抚着刀刃,笑眯眯的对程斌点了点头,无声示意带路工作已经结束。
程斌谨慎的就近拓展自己的视野——
紧贴着他右手边,一个绿色蔓藤编织的平台上,一头鳞甲如火的幼小红龙蜷缩着肢体翅膀趴在那里,它伸出修长的脖颈、将下巴搁在纯白的圆桌桌面上,盯着眼前桌上摆着的一个精致圆盘怔怔发呆。
精致的圆盘上放着的是白色的蠕虫和某种菌类,这个奇特容器似乎扭曲了空间尺度,里面的蠕虫和菌类的数量一直在增多,仔细去看,简直就是密集恐惧症患者的灾难。
不明所以的程斌,在看到红色幼龙探出舌头卷走几个虫子菌类、龙脸生无可恋地咀嚼后,强迫自己移开了视线。
——不过,如果这里的距离和信息上的关联、相似度有关系,那么…另一边的福好歹还是人类的模样,为什么一头龙在这特殊的空间里会距离我更近?
程斌试着在承受范围内粗略远眺了一下,发现他能看到的范围里并没有他想象中属于“程斌”的熟悉人影,或者说有着人形轮廓的生命都屈指可数,幻想作品里才会有的奇特事物反倒很多——
例如让程斌悚然一惊的、一扇紫红色似是木头质地的、凭空立在圆桌旁的门扉。
一扇有着圆形把手的,程斌原本世界里随处可见的、小时候的他异常熟悉的普通门扉。
沿着圆桌扩散而来的某种震荡中断了程斌的观察,他抬眼望去,就看到一个难以形容描述的庞然大物脱离了远方的混沌,一点一点的向着他这边接近。
仿佛无数个不同生命的外观轮廓变幻重叠在一起构成的特殊生命,向程斌投来了视线。
在这一瞬,程斌看到了“完美”——
来历莫名的替身、尚未适应的神躯、迟钝摇摆的精神、甚至于虚无缥缈的命运…
与他对视的生命,仿佛是他聚合自身所有资源、战胜克服一切苦难、弥补所有缺陷后进化晋升的完美终点。
不…那不是终点,那是基于自身现状的、更强大、更完美的进化路途,永远徘徊在生命幻想极限的…
賭石之王
“我在你身上嗅到了适应与进化的气息…是那只蜥蜴吗?”形态未知的生命对程斌温和的笑了笑,“…看来这次轮到我配合行动了,来认识一下吧,程斌…
“你可以称呼我为——龙神·艾欧。”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