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Street, NYC, US 0123456789 [email protected]

瑞信資訊

其他小說

215j9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txt-第三百七十三章 黃金搭檔讀書-vx12i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来吧!幸之!”
“嗯!”星之宫点了点头,还是没忍住看了一眼的仙道。
最后,好不容易下定决心一般,转过头去。
“你要跑就跑吧!无视!”星之宫小声自言自语。
“噗!”
“盗垒!”
“无视!”
“咻!”
“啪!”
“好球!”
“安全!”
“首球内角直球!打者没有出手,但是跑者游刃有余的跑到了二垒!”
“这就是猎……,嗯!御幸一也,有没有比猎豹跑的快的生物?”泽村想喊猎豹,但是突然想到猎豹是仓持,于是想找一个更厉害的形容词。
“哈?”御幸一瞬间没反应过来。
“你看!仓持前辈是猎豹吧?
仙道比仓持前辈更快,而且也不能叫猎豹了!
所以想找一个更厉害的生物。”泽村手脚并用的形容道。
“谁管你!
而且,你随便给那个家伙取奇怪的绰号,小心他回来揍你我可不管!”御幸故作高傲道。
“这方面他可是很小气的!”说完又把脑袋凑过去小声说道。
“确实!那家伙这方面很小气啊!
而且总是有各种理由教训我!”泽村一脸认真的说道。
“那是你自己作死好吧?”御幸吐槽道。
但是被泽村完全无视了。
……
“看吧?只要投的够刁钻打者就不会出手的!
为了跑者上到二垒啊!
如果打出界外跑者就白跑了。”桐山嘴角微翘,看着自己的搭档心中有些得意的想道。
“话说,我在得意个什么劲啊?
極道兵王
一个好球数换一个推进垒包怎么看都是我们亏啊!
明明没办法阻止跑者才出此下策的,可恶!
喂喂!桥豆麻袋!……你还要盗三垒吗?”桐山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得意是多么可笑,还没等他对自己有多懊恼,就瞪大了眼睛,看着二垒处,同样夸张离垒,嘴角微笑,高傲的看着他的仙道。
“啪!”
“安全!”
桐山马上给星之宫一个暗号,马上给了一个牵制。
修真菜鳥的清朝之旅
牵制球丢出去的时候,星之宫才发现自己身后的仙道离垒居然那么夸张。
但是,需要转身的星之宫,把球传到二垒需要一秒五的时间,等球进入二垒手套,黄花菜都凉了。
“喂!你这离垒得有十米,不,没有十米也得八米以上了吧?
就不能来个人管一下这个嚣张的家伙吗?”桐山看着马上回到垒包的仙道,一脸的无语。
垒间总共就二十八米,你这离垒就少了三分之一。
哪怕只依靠目测,桐山知道,如果不能让他离垒近一点,好像还真的有点阻止不了他去三垒。
这就让桐山感觉难受了啊!
桐山感觉自己可能阻止不了,而看台上,满眼发光的的白龙教练,如果知道他想的,会告诉他,不是可能,就是阻止不了。
白龙教练手中的秒表不会骗人,仙道离垒比这个近一点的情况,垒间推进距离两秒八七。
要知道当时仙道可是没滑垒也就是只是全力跑了一多半到二垒前提前减速了,要是全力冲刺的滑垒要更快。
这次离垒更远,如果全力的话,最保守估计,也就是最慢,这二十米出头,也只需要两秒五以下。
原著中白龙对青道,白龙教练说过,春甲时期御幸到二垒的传球速度一秒九一,白龙战是一秒一八,而泽村的快速投球速度一秒二五。
哪怕传二垒比传三垒快,也快的有限,0.2,3秒而已,但是右打者会干扰往三垒传球,哪怕技术好也得慢0.1秒。
也许白龙战的御幸,能和现在仙道的速度,在二三垒间掰掰手腕,也仅仅是和仙道的速度掰手腕。
御幸会果断的送仙道去三垒,或者说根本不可能让仙道前面没有跑者,不过前面没有跑者就只能和打者决胜负了,不会有任何对决的欲望。
因为,想要去牵制仙道,就只能投直球还得投偏。
仙道在二垒可是能看清投手握球姿势的,直球的时候不跑,御幸是一点办法没有。
只投直球,还投偏,那就是在保送打者。
这还是好的,就怕仙道故意在投直球的时候假跑,如果在意他而投偏了,一样白送坏球。
而且还被封印了变化球,还不如让他随便跑呢!
但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桐山,却不会这么果断的不管仙道。
“啪!”
“安全!”
连续让星之宫投了好几个二垒牵制球。
最后还是西寺教练叫停这种无意义的牵制,继续牵制下去,就要影响投手的投球感觉了。
他看得出来,仙道的离垒还是留有一点余地,虽然每次都扑垒,但是能够确保星之宫的牵制,对他没有任何威胁。
“还好仙道君的跑垒各方面技术有些稚嫩,不然他的速度还能再离垒好几米,那就是想让投手不在意也很难。”西寺教练在心中庆幸道。
蝶舞清廷——穿越時空之戀 雲飛輕伴
他是明白松本教练昨天为啥和仙道对决前保送一个打者了,让他这么在垒包上跳,谁能受得了啊!
不过西寺教练一时间没有想起来,仙道在桐生战首打席的短打,上了二垒后就没有盗垒的事。
今天近距离看到这种威胁,如果回忆起那一幕,西寺教练是能发现一些端倪的。
虽然,发现了也没啥,他的经验以及想象力是绝对比不上松本教练那个老狐狸的。
高冷首席求放過 林婉約
而且,仙哲配合已经进化到2.0了。
虽然被教练阻止了,桐山还是狠狠的瞪了一眼仙道给予毫无震慑力的威慑,想告诉仙道,你敢跑我就绝对会在三垒刺杀你。
但是,仙道把脑袋偏了过去,不屑的无视了,就好像说,你可以试试。
这时候,哲队没有转身,依然左侧冲着投手丘的待机姿态,右手拿着球棒,左手再次率先举起了剪刀手。
这俩人怎么看怎么像在秀些什么。
星之宫还没感觉怎么样,把桐山气的不轻,他以为这对搭档小看他们呢!
哲队那个姿势怎么看怎么像在说,“放心!我会送你回到本垒的。”
不过,看台上的松本教练不觉得是故意气人,他猜出可能是暗号,于是有点幸灾乐祸的看向西邦板凳席。
西邦被打的越惨,松本教练越开心。
“第二球,外角低,如果跑者起跑了就投偏一点。”平复了心情后,桐山重新执行着自己的职责。
星之宫侧过头用余光看了一眼仙道,准备开始投球。
“哲桑!打出去啊!”
“阿哲!击溃他们!”
“没问题的,你可以的,压制住他们!!!
幸之!”
“噗!”
“盗垒!”
“咻!”
“啪!”
“坏球!”
“这个……!”桐山快速捡起球等要传球的时候,发现仙道慢慢吞吞的已经回到了二垒垒包。
于是,只能将球传回给星之宫。
而仙道看到这个,也开始小心的离垒,防止星之宫突然袭击给自己一个牵制,作为老阴比的仙道不可能被这种事阴到,这不是关公门前耍大刀吗?
不过,棒球运动。
只要在球场上,真的一刻不能放松。
“咻!”
“啪!”
“安全!”
果然,星之宫在仙道离垒五米左右突然传了一球,不过早有准备的某人游刃有余的回到了垒包。
“这样就把之前给你们的好球数拿回来了。
接下来就是赚的!”仙道心中真的是一点亏都不想吃。
“嗯?”松本教练这个时候皱起了眉毛。
“看样子是换暗号了!但是要如何做?
莫非……,这个打者的话,确实有可能做到。
昨天没有这招真是太好了!
……
呵!有没有这招我们都输了啊!”松本教练不愧是老狐狸,已经隐约的猜出仙哲2.0的暗号是什么了。
“可恶!被摆了一道,看样子不能对刺杀这个跑者执念太深了。”虽然只是一个坏球数,桐山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
仰望蒼穹之黑道王者
“差不多可以解禁了吧!
果然和这种级别的打者对决,这个是必要的。
先投偏一球吧!”
“嗯!”星之宫看着哲队,压制着跳动的心脏,随后依然冷静的看了一眼犹如野兽般蹲下重心的仙道,做好了眼神牵制,最后转过头来准备投球。
“噗!”
“3!”仙道突然站直了,伸出了拇指,食指和中指三根手指,大声喊道。
“咻!”
“啪!”
“坏球!”
哲队在投手踏步的瞬间,眼睛有那么一瞬间瞄了一眼仙道的方向。
不敢多看,回过神来正好投手放球。
不过,这种级别的选手动态视力没有差的。
王爺的孽愛寵妃 安悠韻
由于现场有些嘈杂,所以大多数没人听到仙道喊什么。
只有二垒手听到仙道喊了什么东西,但是没听清。
不过,在仙道没有盗垒的情况,那个时间点,没人会去看向仙道的方向,包括现场的镜头。
只有一个男人,就是拿着望远镜始终盯着仙道的松本教练。
“果然啊!把瞄准的球种编号,然后按照编号进行提示。
而打者在瞬间看一眼,然后回去打击。
虽然对打者的要求很高,但这是一个绝妙的主意。”松本教练挂着望远镜的样子有点猥琐。
不过他没说错,这个配合对打者的要求很高,反应速度,以及动态视力必须是顶级,而且转移视线不会因为转移注意力改变自己的打击状态,缺一不可。
但是,全部具备的打者,使用这种方法,就没有缺陷。
比如转移注意力就会影响状态的,反应稍慢的不用解释肯定用不了这招。
而哲队这个天然呆,就是完美契合了。
不过知道球种后,发现是坏球所以没有挥棒。
真正可怕的是,西邦选手们因为嘈杂的现场,没有听到仙道喊了什么,就算听到也以为是加油,对此是毫无所觉。
同样看明白局势的松本教练,笑的更吓人了,都已经有点要暴露本性的趋势了。
“呦西!看样子之前本垒打的影响全部被消除了。”桐山这个时候完全沉浸在了,王牌状态恢复正常的喜悦中。
“下一球!这里!”
……
“哲桑!
都完成2.0了,我在垒上的时候,你可以更贪心一点哦!
不是追求安打,而是长打,并且把对方最有自信的球种打出去怎么样?
而且我们两个能这么配合的机会,最多只有两场比赛了。
让全日本见识一下吧!
我们两个的组合的可怕之处!
让全日本知道,什么才是黄金搭档!”就在西邦投捕对暗号的时候,哲队回忆起昨天晚上练习2.0的时候,仙道对自己说的话。
想到这,哲队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说的没错啊!
我们搭档的机会,只剩下两场比赛了!”
“噗!”
“咻!”
“那就让全日本见识一下我们的强大!”
“轰!”
“乒!”
“咻!”
“噗!”
“界外!”
看到裁判判决后,仙道和哲队同时露出了笑容,随后再次对视一笑。
一切尽在不言中。
“一记外角低的直球,遗憾的是,结城打成了界外。”解说遗憾的解说道。
虽然他也知道,今天裁判对外角球有些宽容,但是哲队之前的表现,不应该打这么偏!
“这是……!
阿哲故意打成的界外?”克里斯前辈看到这次打击,却愣住了。
随后看了一眼片冈教练。
“在这里,要相信结城的判断了!
他一直都是值得信赖的。”片冈教练皱着眉毛,但是一秒都不到,就舒展开来说道。
不过,片冈教练看着二垒的仙道,也明白了,肯定和这小子有关。
哲队都被他给带歪了。
“咻!”
“乒!”
“咻!”
“噗!”
“界外!”
“噗!”
“1!”
“咻!”
“乒!”
“界外!”
结城的打击也开始大胆了起来,好几次把有一定把握打出安打的球,故意打成界外。
“没问题的!只有一球了!压制住他吧!”
“阿哲!时机很准哦!”
“打出去!”
这个时候,其他青道的三年级选手们也开始意识到,哲队故意打界外球这件事。
不过,这是哲队的选择,他们就算知道了,也只有无条件的信任和支持。
因为这个男人,是这支队伍的中心,是这个队伍的队长!
他的选择他的判断,他们无条件信任!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