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Street, NYC, US 0123456789 [email protected]

瑞信資訊

科幻小說

rtpe0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神遊諸天虛海討論-第654章說的真好,我自己差點都信了。相伴-9iuo7

神遊諸天虛海
小說推薦神遊諸天虛海
“老师救我!”
面对着数位造化大神者那难以企及的无限伟力,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即将现出原形的孽畜。
张远山强忍着尿意,努力扶正了自己裆下的勇者短剑,然后恬不知耻的朝天怒吼了一声…
“师来!”
“来!”
“!”

没办法,打是绝对打不过,所以只能隔空摇人,施展“抱大腿”绝学了。
这可是他历经千辛万苦沧桑磨难,和那只滚滚斗智斗勇,甚至是甘心当铲屎官后,才习得的至高至强的绝学!!
撒旦總裁:做你的女人 橘清澈
昔日那只滚滚的祖辈,不就是依靠着抱大腿绝学从一只九黎凶兽,魔神之坐骑,变成了炎黄国宝,享受人道气数的瑞兽?
它主人都被五马分尸,死的分外不安详,连坟头草高得都已经看不到墓碑。可它依旧活的风光无限,甚至还能成为包括人皇在内,太上,娲皇,真武等数位至高者的喜爱。
如此近乎彼岸级的“抱大腿”绝学,可知这货活得有多么滋润了。
此绝学如此甚好,不能不学。
而在现场还有比自家老师更粗的大腿吗?
不靠真武老师,难道还能指望昆仑山上那位天天被葡萄架砸脸,然后还悄咪咪想给自家女儿再找一个二妈的家伙?
刹那间,一众造化围在他身边的绝杀都是一顿,风云止息
镇元子、弥勒、燃灯:“(TT)”
你特喵的做一次人吧!就做一次不行吗?
打不过就直接找家长,有你这么玩的嘛?
这是搁着过家家么?
话说,在你这个不良子眼里,不是把你老师当什么了?
堂堂彼岸至尊,真武上帝。
昔日是道门九尊前三……咳咳,前四……前五……前六…好吧,是前…八的存在。
金烏逐道 不倒蛋
但哪怕是道门九尊中的前八,也哪是能像你这般挥之即来,呼之则去的?
更何况祂已登临彼岸,证道道果雏形,得享一切时空永恒大自在,自然要顾及到彼岸者的面皮。
大家几个后面谁没彼岸者撑腰,可就你一句话把彼岸老师喊出来,是瞧不起谁呢!
可惜纵然大家谁都觉得,这个能喊出“老师救命”的不良子,日后一定会被他那位老师清理门户。
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他那个正在和最古老者阿弥陀斗法的老师随意朝这里瞥上一眼呐?
现在停下来并没什么,反正他们早已看出眼前这货就是一色厉内茬的本质,连法身层次都不是的菜鸡。
就算多让一只手一只脚,能蹭破一点皮算他们输!
在这样前提下,让给他背后可能会有的真武天尊一分面皮又如何?
但若天尊不下场的话…
哼哼哼,在场这数位造化大神通尽是露出森然冷笑。
杀是绝对不敢杀的,但他们并不介意帮真武天尊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弟子。
但很可惜,他们的想法都落空了。
在张远山后腰上插着的那只玄黑旗幡无风微动,涛涛黑水从那黑色旗幡中涌出将这一“角落”淹没,从旗幡中所映彻出的无底幽渊。
幽渊深邃,重重叠叠,有无尽无穷神意大恐暗藏,
仅不经意间流露出的一鳞半爪就尽显波澜风云汹涌,于这方寸之地演绎涛涛九渊,至阔至广至高至黯之真武神庭的风华无双!
更加叫镇元子,弥勒他们难以想象的是,从真武皂雕旗幡中所涌出滔天无铸的玄冥黑水之意,在沿着此刻时间线朝着上游与下游飞速覆盖冻结,似要将一切都凝固于此时此刻,凝固于玄冥黑水之间!
蠢蠢欲動:辣妹,請溫柔 西極冰
根本不需思索,身后都有彼岸者若隐若现,知晓彼岸者威仪神通的镇元子一干人等都已经知晓,这“玄冥黑水”完全就是刻意针对彼岸的大神通!
彼岸者,一切时空永恒大自在。
可若是有人能冻结了时光,凝固了岁月,那无疑便是将彼岸者们最强大的手段之一给封印了。
即便有至尊能打破玄冥黑水所冻结的时光,但这也是要花时间的,所以一段时间里他们几位,可就是在以造化级的姿态来面对一位完整无缺的彼岸!
镇元子几位面面相窥,莫名想哭。
“我们不一样……”
大家都是有彼岸级大腿抱的人,什么你就能抱紧,我们就只能在暗地里想屁吃?
莫非真是有“抱大腿”的绝学存在与世?
但很快的,他们就没什么想法了。
濟公全傳 郭小亭
畫愛為牢:純良嬌妻哪裏逃
天價新妻:總裁大人別心急
只见从那卷皂雕旗幡所演绎的黑水幽渊中,一尊身影朦朦胧胧的黑袍人影从其间款款走出。
黑袍之下幽幽暗暗,混混沌沌,难以辨别名状,既仿佛包容万物,是最初的混沌,又似乎能冻寂一切,乃最终的玄冥!
可即使如此,镇元子,弥勒,还有燃灯也依旧能感觉到这位看到自己以后,突然展开的微笑。
“礼敬真武!”
“礼赞天尊!”
“礼赞玄天真武金阙天尊!”
情不自禁,在场这几位造化大神通者尽数是手捏道诀,佛印,低下自己目光。
“嗯,皆好,皆好。”
末世之進化系統
“你们都在,就是少了世间一切圆满光王自在佛啊。”
“呵呵呵,只是可惜了,这里原本我还给他准备了一份机缘的,看来自在佛是无福消受了……”
道道不可名状之光芒自从虚无垂下,混沌如水,笼罩四周,让黑袍林青如同威严俯视万方的至高者,步步从虚无深处走出,款款来到他们面前。
林青回顾左右似有感而发,不觉就是引得这几位大神通嘴角抽搐不止。
“机缘?可别是丧命的“机缘”吧。能把一场以大欺小的伏击,讲的如此清新脱俗,天尊不愧是天尊,彼岸不愧是彼岸…这般的不要面皮,吾等自愧不如……”
無極始神
重生之專屬影帝
“师师师傅~~您老终于来了。”
林青笑呵呵地还没说两句,正想说什么,却就见张远山那厮几步并作一步,从十几步之外一个滑跪就滑到了林青面前,张开手死死抱着林青大腿没撒开。
“您可一定要给弟子我声张正义,就因为他们,亲爱的弟子差点就见不到你了!!”
“好说好说,我这就给你报仇。”林青摸摸张远山的脑袋,一脸笑嘻嘻,只觉这厮手感毛茸,甚是趁手,心中寻思着什么时候就把这不着调的玩意儿当法器给祭炼了。
听说某个多元宇宙里被虚无邪能吓破胆的泰坦星灵就有一手“提头来剑”的绝活,还尤其喜欢对自家部下眷属下手,林青打算哪天和他交流交流。
另一边,听到张远山恬不知耻的推诿,以及林青义正言辞的画风。
弥勒:“……”
燃灯:“……”
“我佛在上,这真是有什么样的徒弟就有什么样的师尊。还说给我们什么“机缘”,呵呵呵,说的真好,我刚刚差点都快信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