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Street, NYC, US 0123456789 [email protected]

瑞信資訊

科幻小說

utf2v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巫師的童話-第五百七十二章 一下打死了七個閲讀-01fu1

巫師的童話
小說推薦巫師的童話
威廉的人手严重不足,底蕴太过于浅薄,所以敌方的的土地是占据不了的。这只会分散了他的力量。
但是,存人失地。
地可以不要,但人就一定要拿捏在手里。
几场胜仗下来,威廉的手上多了不少俘虏,甚至还有地位不低的贵族俘虏。
他们落到威廉手上之后,还在叫嚣着要求获得贵族应有的体面,所以求锤得锤,威廉就派他们去刷厕所,和挑粪便了。
所有的俘虏落到威廉手上,都必须接受劳作,没有例外。
这帮失败的贵族俘虏还不肯做这种“低贱”的工作,一副要面子不要命的的样子。
不肯干活难道还要养着他们,留下来过年吗?
威廉直接让人挖了一个大洞,然后就把这帮贵族丢入大洞之中,然后就开始往下丢泥土,竟是准备要将他们活埋了。
刚开始这帮贵族还有恃无恐,以为威廉只是在威吓他们,这种事情他们见多了,也做多了,威廉一个人怎么敢跟整个贵族阶层作对?
但随着泥土覆盖了他们半个身子之后,这帮失败贵族发现,威廉竟是玩真的,就开始哭爹喊娘起来,大声求饶,并说自己愿意做一些低贱的工作。
只要一个倔强贵族还在那里死死撑着,不肯妥协。
威廉的解决方法也很简单,其他求饶贵族捞起来,而那个有骨气有尊严的贵族,就直接直接用黄土掩埋。
黄土盖住他脖子,快到他嘴巴的时候,他才发现威廉不是开玩笑的,死亡的恐惧缠绕心头,他顿时慌张了起来,也想求饶了。
但太迟了,威廉只给一次机会。
于是其他的失败贵族,就眼睁睁看着那个“倔强”贵族被活埋的场景,一个个心里都是一凉。
埋下一座城關了所有燈
真是奇怪,当他们高高在上决定别人命运的时候,他们不会有这么多愁善感。
但当他们成为被决定命运的人的时候,他们就开始慌乱起来,和他们嘴里的贱民一个样子,哪里有什么高贵血脉的尊严?
賽爾號之星月逆襲 紫晶魂傷佳音
这些被俘虏的贵族,按五个人为一组,在监工的看管之下,开始了体力劳动。
………………………………………………………………………………………………………………………………………
威廉突然爆发出来的实力,出乎了费烈特王子的意料。
接连吃了几场败仗之后,费烈特王子也承受不住了,他派出使者找到了查理斯王子,言明利弊之后,两人开始合力围杀威廉。
对于他两人来说,一个弱小的威廉,可能是两位王子领地之间很好的缓冲地带,但是一个强大的汉莱领,就是顶在他们腰间的匕首了,随时可能要命。
而且,威廉的发展这么迅速,要是背后没有他们那位阴险的弟弟的协助,他们是绝不会相信的。
其实,事实还真是如此。
汉莱领是威廉自己一砖一瓦建立起来的,李斯特有锦上添花,但绝不是汉莱领目前盛况的基石。
两位王子的实力合流之后,军队一下子就膨胀到了一万八千多名,从四面八方将整个汉莱领包围住,慢慢收缩,就想要来一个瓮中捉鳖,一网打尽。
巫醫之死亡禁書 農夫仙拳
但威廉怎么会让他们如意?
在这个通讯十分落后,同村交流都要依靠喊的世界,彼此之间的联系不够紧密,怎么可能将威廉的汉莱领围得严严实实的呢?
而这就是威廉的机会了!
威廉带领的军队的一大特性就是来去如风,攻势如火,总是突然杀出,好像能未卜先知一样。
这是充分发挥了魔镜的能力。
而且更阴险的是,威廉只抓着费烈特王子的军队发动攻击,而查理斯王子的军队则是丝毫不动。
几番战斗下来,费烈特王子的军队实力大降。
本来他的军队就被威廉打击过几次,现在又是一样的“待遇”,而他哥哥查理斯王子的军队,却从来没有遭受攻击。
这种情况之下,费烈特王子的心也变得多疑起来,怀疑其中有猫腻。
就算一切都只是巧合,可要是他的实力下降得过于厉害,那也会对他的地位造成冲击。
在这样的念头之下,费烈特王子开始磨洋工,甚至缓慢后撤,想要让查理斯王子的军队顶在前面。
查理斯王子只是脾气暴躁,但绝不是傻子,甚至他的战场灵敏性要比费烈特王子要强多了。
在受到威廉一次攻击,而费烈特王子的军队没有及时应援的的时候,费烈特王子的行为很快就被他知道。
查理斯王子气得在帐篷里狂怒咆哮,大声咒骂自己的两个弟弟,然后也不商量,就直接带着军队后撤十几里了,等于退出了战场。
查理斯王子走了,费烈特王子哪里敢直面威廉的军队?
慌忙带着自己的部队后撤到自己的领地,像一只乌龟缩进了龟壳!
汉莱领第一次领地生存危机就这样化解了,以至于姗姗来迟的国王使者都不知道来做什么!
调停?
好像是。
查理斯王子和费烈特王子都通过这位国王特使向威廉表达了停战以及赎回威廉俘虏的贵族军人的意愿。
威廉的回答很简单,停战可以,赎回贵族军人也可以,但是查理斯王子和费烈特王子对他进行了不正义的战争,使他蒙受了空前的损失,所以得赔钱。
如果不赔偿的话,那么他就会而且只会选择一位王子的领地进行无止境的骚扰和猛烈的攻击,直至双方有一方彻底倒下。
这个威胁简直无赖,偏偏查理斯王子和费烈特王子对他毫无办法,不得不又进行了妥协。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两人王子一共赔偿威廉两万三千枚金币。
而贵族军人,按照身份地位的差距,赎金由一千金币到五十金币的价格不等。
就这一项,也给威廉贡献了六千多枚金币。
威廉听说,当那些贵族军人被赎回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拼命洗澡,并畅享美食。
至于俘虏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他们很多是不愿意进行回忆了,那是一段不堪的历史。
胜利者有补偿,贵族有赎金,至于那些普通的军人,无论是费烈特王子还是查理斯王子,都没有一人提前。
其实这些说是军人,其实大部分都是一些普通的民众,被强行征召而来的,战斗力一般。
只是少部分骑士身份的家伙,才是军队的骨干。
这些人,要不就是贵族次子,私生子的身份,要不就是骑士侍从这类,早就被一并赎回了。
只有普通民众,才无人问津。
按照这个世界的潜规则,领主之间的战斗结束之后,这类的普通士兵往往都会放走,因为他们消耗的粮食,远远超过他们产生的价值。
两位王子原本以为威廉会遵守这个潜规则,但没想到威廉根本不按剧本来。
被俘虏的普通士兵,并没有被放走,而是被贬为奴隶,然后包吃包住,从事最艰苦的城市建设工作。
这倒是让两位王子的领地在打完战之后,陷入了“劳工荒”的境地。
是的,在打退强敌并讲和获得大量赔偿之后,威廉把所有的金币都投入了新尼塞城市的建设之中。
制砖坊,水泥烧制室,耕作田地规模不断扩大。
陶器作坊,养殖园,化肥作坊等等,如雨后春笋,不断冒出来。
邪情將軍狠狠愛 海燁
随着来往人流增多,剧院,图书馆,学校这类特殊建筑,也建起了雏形。
双向车道的的水泥路面,宽阔的下水道也开始了动工。
现在整个新尼塞城市就像一个大工地,到处都是施工的现场,灰尘遍地。
但这反而吸引了大量的商队够来进行贸易。
整个新尼塞城市变得热闹不已。
而威廉也为此,成立了新尼塞城市的商会,来跟各个商家打交道。
路易斯这个中年老头子,不得不暂时扛起了这个重任!
这个时候的新尼塞城市,算上奴隶,常住人口都有一万一千人,流动人口更是高达一万两千多人,已经形成了相对稳定的金字塔形等级制度结构。
金字塔之中,最顶尖的的就是威廉无疑了。
其次就是路易斯,戴维这类相对高阶的管理人员。
接下来就是参军获得自由民的雷霆之怒成员或者另一支军队的军事成员。
这次战争之中,减员了最起码有百来号人,为了表彰他们的功绩,所有人都获得了自由民的身份。
威廉的几支军队里,都是自由民了。
汉莱领里身份更低一筹的就是跟着他一步步走过来的老奴隶。他们有的获得了自由民的身份,只有少部分还是一等奴隶,随时处在晋升的边缘。
而身份最低的则是这帮战争之中的俘虏了,属于最低等的奴隶,从事着最危险也是最繁重的工作,另外每天晚上都要进行洗脑的教育。
但拥有最基本的衣食保障,同时,上升的通道也不会对他们关闭。
新尼塞城市的变化日新月异,肉眼可见。
威廉的领主别墅所在的区域,再度扩建。
居住区和行政区都分割开来,出现了新的政务大厅,路易斯等人就是在这里办公。
嫡仇
石灰产量的增加,带动了水泥的增产,让威廉将整个新尼塞城市的八条主干道,以及其他的次要干道进行水泥地面硬化的打算得以施展。
就这一个举止让整个新尼塞城市的形象焕然一新,也让来往的商队惊叹不已。
别说整个斯伐克王国,就算是整个大陆,像这样宽阔而平整的路况,也非常稀少。
随着人口和实力的增长,很多机构也随之设立。
雷霆之怒和其他几支军队在扫荡着周边的环境,并进行常态化的巡逻,保证强盗在威廉周边领地没有生存的土壤。
安全的环境,强大的武力,又反过来吸引了很多附近的民众前来威廉的领地定居。
絕世風華,廢柴狂妃惹不起
他们向威廉这个领主缴纳资金,购买田地或者从事其他行业。
重生之寶瞳 幽非芽
人口越多,实力就越强。
新尼塞城市在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强。
但这一点,除了紧挨着的两位前王子不愿意看到,王宫里面新上位的李斯特,也不愿意看到这一点。
…………………………………………………………………………………………………………………………………………
浩浩荡荡的建设之中,时间像风一样吹过,不知不觉,夏天就要到来了。
圣光无情地照耀着大地,将大地的皮肤晒红。
荒野平原接壤的阿瓦尔王国,某座边境小镇里。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一个眉清目秀的小裁缝坐在靠窗的台子旁,竭尽全力地做着手中活儿。
这时,街上走来一个长着马脸的农家中年妇女,说话却像少女一样悦耳动听,她边走边吆喝:“买果酱啦!物美价廉呀!”
小裁缝觉得这声音挺悦耳,于是就将一头卷发的脑袋伸出了窗外,喊叫道:“上这儿来吧,亲爱的太太,您的货这儿有人要!”
农妇手提沉甸甸的篮子,跨上台阶,来到小裁缝跟前,按照他的吩咐打开一只又一只的罐子。小裁缝挨个仔细察看,还把罐子举到鼻子跟前闻了又闻,最后才说道:“给我来四盎司,亲爱的太太,半镑也行。”
马脸中年农妇原来以为找到了好买主呢,她把小裁缝要的那一点点果酱如数秤给他之后,就气呼呼地嘟哝着走了。
“愿圣光之主保佑,”小裁缝嚷嚷道,“这些果酱能给我带来好胃口。”
他从柜子里拿出面包,切了一片下来,把果酱涂在上面。“我心里有数,不会不可口的,”他说,“不过我得先做完这件背心再吃。”
于是,他把涂了果酱的面包放在身旁,继续缝了起来,心里感到美滋滋的,针脚就一针比一针大了。
这时,果酱香甜的气味招引来了一群聚在墙上的苍蝇,它们纷纷落在面包上,要品尝一下这美味佳肴。
“哪有你们的份啊?”在干活的的小裁缝一下子发现了这群不速之客,他生气不已,说着把苍蝇赶跑了。
可苍蝇都是不要脸的无赖,根本不考虑主人的感受,才不理睬他说了什么,怎么也不肯走,反而是呼朋唤友,于是落在面包上的苍蝇越来越多了。
这下子,小裁缝可是火冒三丈,随手抓起一条粗糙的毛巾,朝着苍蝇狠命地打了下去,苍蝇躲避不及,一下子就被打死了整整七只苍蝇,有的苍蝇连腿都给打飞了。
“你可真了不起!”见到这个成果的的小裁缝大喜,他对自己说道,不禁对自己的勇敢大加赞赏,“全城的人都应该知道你的壮举。”
小裁缝越想越得劲,越想越觉得有这个道理,他说罢,就风风火火地为自己裁剪了一条腰带——用最好的布料!
缝好后,在上面绣了几个醒目的大字——用最大的字体:“一下子打死七个!”
“不仅仅是全城,”小裁缝看着自己的杰作,越看眼睛里的光芒就越盛,对自己的“壮举”感到骄傲,他突然喊了起来,“还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说到这儿,他的心激动得欢蹦乱跳,活像一只小羊羔的尾巴。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