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Street, NYC, US 0123456789 [email protected]

瑞信資訊

科幻小說

都市异能小說 神遊諸天虛海 ptt-第683章士可殺也可以可辱熱推

神遊諸天虛海
小說推薦神遊諸天虛海神游诸天虚海
不由分说。
林青手中真武七截剑,古拙且沧茫的剑锋在半空中画出一道优美至极的弧线似有无可匹及,不可思议之璀璨剑辉突从其间绽放。
当然林青多少还是要点脸的,像类似真武禁招,造化金桥,彼岸神技,截天七剑这类可怕到唯有同一级别存在才能抗衡的绝世神功都没有使出来。
至少在他自己看来,这只不过是最普通的平斩罢了。
充其量……咳咳咳,其实就是在和对面的几个小家伙打声招呼。
至于自己的所作所为,会不会一不留神,就是打的眼前这群小家伙们跟个猫仔似的,眼泪簌簌,嗷嗷直叫,会不会有以大欺小的嫌疑。
嗯……
在其位,谋其政。
虽然很多人都在暗地里疯狂咒骂林青就是个多元拆台高手;就是个随时随地可以在任何世界剧情里拉着所有参与者连同高高在上观众,以及藏于最深处的那群幕后黑手们一齐疯狂,宛如“机械降神”搅屎棍。
但林青知道自己是个好人。
既然自己来到了这条时间线,又已经完全代替了鬼真武的位子,并且躺在了他的棺材里,那么自己自然也要做出符合鬼真武身份的举动事情。
这群小家伙都已经在自己的坟上蹦迪了,那自己挨个赏他们一人一剑不过分吧?(/ω\)害羞
至于在最后,就算有谁想要深究。
可是那又我林青什么事?
明明这一切都是只“鬼•真武”做的啊,你们有能耐就去找那只“鬼真武”就是了。
┐(‘~`;)┌
再另一边,虽在林青看来自己的一剑平斩,只不过是在和他打声招呼。
但在孟奇他们看来,就简直和亲眼目睹天崩地裂,亲手接触星辰崩塌没什么两样!
在如此可怕气机的牵引下,早已由不得他们不做出反抗。
更何况从林青降临的那一刻伊始,孟奇几人就已经就和绷得死紧的弦线没什么两样,林青不论做出怎样举动,都可能被他们视为“出手”,由此引得最激烈的反击!
无需多言,手中武器便是他们交给林青的答案!
仅万分之一刹那,孟奇就已经一步跃出,他手中刀剑相击乱舞,阴阳错乱,丝缕剑辉刀芒如似芳华璀璨,交织如龙蛇。而与此同时,孟奇护佑身体的真气也是急速旋转,黑白交错,阴阳乱舞,宛如一轮错乱磨盘,搅碎万象!
这正是他历经一个个轮回世界得起其灵感,炼其武道再结合“元始金章”中那有限的几个完整功法,而创造出的“阴阳乱”!
这一招可以说是孟奇此刻的最强绝学,尤其是他在以少林“舍身诀”,“魔门“天魔碎玉”等等催发根基的绝学,瞬间催发出数倍潜力之后,这一招的威力更是呈现以几何倍的递增!
“铮铮铮!”
悦耳动听的空灵琴声在这座幽寂如死的古墓里响彻。
身为天下十四世家,琅琊阮氏的阮玉书环抱腰间古朴七弦琴,抚琴用意,指尖划出道道血痕也混不在意。
琴声时而厚重,时而清越,恰似在无形之中契合孟奇一步当先的“阴阳乱”,让其威力更是平添四成!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神遊諸天虛海-第683章士可殺也可以可辱看書
骤然阮玉书芊手指尖用力一挑,琴声突地高亢。
铮!
古琴发出一记破裂罗森万象般的杀伐之声,穿透金水大石,笔直朝林青的面目洞穿!
“砰!”
剑出无我,太上忘情!
一旁江芷微剑势在也亦是在这一瞬息展开。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狠辣绝决,在这一瞬的剑诀剑辉中,江芷微似是抛下一切,甚至连“我”都已经抛弃,唯有“剑”才是一切。
唯有置之死地,方而后生!
越是到了这般绝望时刻,江芷微的心神就愈加宁静,她的本我好似在这一刻投向无穷高处,事无巨细的俯瞰着自己的所有姿态。
快似奔雷,纯粹精致,灵秀多变,奇峰突出……由“我”生繁,由繁至简,一切在她这一决绝一剑中,再无分别!
三人如此可怕的绝杀,若在以往早已成为天地之间唯一,纵然面前是外景第三重阶梯的绝世高手,他们也有信心从起手中挣扎出一份生机。
但这一切落在林青眼前,却让他连眼皮都懒的抬起来。
真武七截剑所荡漾起的剑光,分化重重真形。
“花里胡哨。”
一剑孟奇的“阴阳乱”彻底崩碎,让他打着旋儿,在半空中翻滚如原地螺旋桨飞升,口中鲜血狂吐三斤不止,重重地被镶嵌在了不远处的一面石壁上。
那残余气劲还顺手拂过孟奇的头顶,让孟奇感觉头顶突然一凉。
忍着浑身剧痛,孟奇颤颤巍巍的伸手一摸……摸了个寂寞,顿时两行热泪从他眼眶里拉了出来。
太特么欺负人了(ノಥ益ಥ)。
知道自己为了养出这一头秀发,舍不得吃,舍不得用的带了多久的假头套吗?!
士可杀,难道也可以可辱?
“雕虫小技。”
无视孟奇拉出来的那两条眼泪,林青分化的一道剑光已经迎上阮玉书的琴声。
涛涛剑光席卷而过,滚滚雷音呼啸而来,荡涤灵肉,荡平虚空。
如此浩瀚大雷音,顷刻之间充塞了阮玉书耳中所有,再无一丝杂音旁色。
蹦蹦蹦~
小吃货怀中那七弦古琴,七根琴弦齐齐崩断,经脉内由剑光蔓延而来无形的伟力肆意横行,逆行九转,阮玉书忍了又忍,以自己以后不再吃苍郁府“翠玉血豆腐”的无上决心,终于是忍住了从心头夺口而出的那口逆血。
可谁想,在见到孟奇嵌进墙里都不忘颤抖地摸上自己的光头后,小吃货一个没忍住,“汪”的一声到底还是吐了。
“屠鸡之剑。”
江芷微剑锋刚刚递出不过三寸,林青咧嘴一笑。
分化剑光挥洒如阳春照白雪,不动声色,不起波澜,不染尘埃,就已将江芷微的绝决一剑,化成和煦拂面清风,绕指婉转红夷。
三人杀招奇招绝招,连抵到林青面前都做不到,更不用说摧其气机,迫使林青露出一丝破绽,然后好让他们死中求活,使用“登仙符”逃出生天了。
但还不足以让他们彻底绝望。
因为不知何时,齐正言已经化成一抹毫不起眼的乌黑阴影藏于他们三人各类杀招之下,直逼林青而来!
“有点意思。”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